達人觀點
Nov 06 , 2015
14:35

林中的月光 林慶台

文/藍漢傑 圖/高政全
  • 林中的月光 林慶台

林慶台身上有一把刀,這刀可用於出草,霸凌過他、掠奪過山地同胞的漢人就是殺不盡的對象。這刀也可以用於獵山豬,補給生活的匱乏,這把刀更可以用於雕刻,將他與上帝的關係,與仇恨的對話化解成藝術品,現在的他更把刀賣力地用於除草闢徑,希望在山裡為部落開出一條活路。


「把扁鑽插進臀部……轉圈……拔出來……逃走。把扁鑽插進臀部……」林慶台從混亂的械鬥中落單,躲在暗巷裡一再默念老大哥教他如何用扁鑽,此刻的他只想活命。突然另一夥伴被兩名仇家追殺而來,各捅一刀,夥伴倒下,睜著雙眼斷了氣,死於血泊之中。身在暗處逃過一劫的林慶台,驚慌不已。眼前的一切,不是散場後可以遺忘的電影場景,也不是醒來便能如釋重負的惡夢,而是真真切切的死亡。

林慶台丟下扁鑽逃離,他對自己說:「如果我繼續參與這些事,總有一天不是我被殺死,就是我殺死別人……」只是,他怎麼會走到這個廝殺的世界?

第一次打獵

父親彼厚在林慶台六歲時病逝,母親雅朋承接丈夫的傳道工作,經常出門遠行,前往偏遠部落傳福音。由外公外婆照護的林慶台,從小好動頑皮,而且具有領袖特質,常常領著一群孩子玩起他自己發明的遊戲,但在大人眼中,這些遊戲就是災難,諸如水牛被欺,掃把變成水泥竿。外公說:「這孩子和他母親小時候簡直一模一樣,在這種苦日子裡,都能夠憑著頑皮活下去。」他喊林慶台為「諾萊」,意思是好吃懶做的壞小孩。

諾萊當然並非好吃懶做,只要和體能有關的事情都能引起他的興趣,尤其是打獵。某天早晨,外公邀他一起入山打獵,他背著竹籃,牽著兩隻獵犬跟著外公走進山林。到了山腰處,外公將獵犬繫於大樹,要諾萊坐在樹旁的石窟裡。諾萊看著外公漸行漸遠,四處的動靜彷彿也隨著外公的離去而蠢蠢欲動起來。諾萊想離開,兩隻獵犬卻像是隨時能用嚎叫通知外公的守門員,令他不敢輕舉妄動。

涼風習習,諾萊睡著了,再醒來已是漆黑一片。獵犬隱沒在黑暗裡,無聲無息。恐怖的念頭在諾萊心中一一浮現,尤其傳說中的惡靈魯道夫最叫人懼怕,諾萊已經汗流浹背,外公卻遲遲不歸,從不願理解的「上帝」,在此時竟成了他脫口而出的呼喊。他從未好好唱過主日學中教的歌,現在當然一句也唱不出來,他想起母親常在床前為他念誦的詩篇,這時,他第一次虔誠地念了出來。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