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Dec 25 , 2014
14:08

水岸時光

文/藍漢傑;設計/吳佩玲 圖/藍漢傑
  • 水岸時光
  • 水岸時光

當我用手機拍下這件作品時,我知道有一段時光已經流逝了,如同身旁的運河。


這是張國信的〈那個年代,這個年代〉,為台南水岸藝術節眾多作品之一。首次登場的水岸藝術節,主軸定為「運河擱再有新夢」,由當地居民主動發起的藝術活動,邀集12位藝術家以「光」進行創作,試圖喚回當地的記憶圖騰,重新活化運河盲段,只是,究竟是什麼樣的記憶呢?

回溯時光之河,府城與安平外港之間因興建運河而繁華,漁獲、造船廠、製冰廠、金融機構與南北批發商林立。深入市區的船渠猶如人體的盲腸,「運河盲段」一說因此流傳。漁業沒落,運河也如盲腸積穢,經過多年轉折斡旋,市府於1970年將部分填為平地,蓋起商業大樓「中國城」。這座不夜城因服飾、影院、冰宮、小吃而再創榮景,織就了80年代台南人的共同記憶,「中國城」隨台南諸多產業移向中國而沒落,府城變得老態龍鍾,直到文創風潮而再興,台南晉升全台最受歡迎的旅遊城市。

參與水岸藝術節的12位藝術家之中,Bart  van Bueren、Willem van Doorn則是來自荷蘭,一個與府城淵源如此深厚的國家,今天的台南仍保有荷蘭當年埋伏在建築、小吃或歌謠裡的遺痕。開幕前兩天,一葉小船脫離工作區,兀自飄蕩,使得趕著布展的Willem van Doorn一度困在運河中間,夜已深,等待使人安靜了下來,他望著水面,也望著夜空,佇立在河水上的藝術家猶如一座雕像。

我沒有拍在水上等待的藝術家,而是拍下在岸上安定的〈那個年代,這個年代〉,當我用手機拍下這張照片時,我幾乎可以論斷這裡的作品沒有一個關乎愛情,然而,榮景已逝之後的運河盲段,卻迸發過如繁星點點的愛情,迸發的瞬間猶如詩一般,既是偶發又力道十足,稍縱即逝,卡爾維諾是厲害的,他在《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已經清楚明示:時間流逝的目標不外乎讓感覺和思想穩定下來,變得成熟,並擺脫一切的焦躁或短暫的偶發性。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