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Dec 25 , 2014
15:13

年 度 漢 字 ,只 是 心 情 嗎 ?

文/翁嘉銘;設計/江宜? 圖/翁嘉銘
  • 年 度 漢 字 ,只 是 心 情 嗎 ?
  • 年 度 漢 字 ,只 是 心 情 嗎 ?

歲末年終想到「年度漢字」,這項源自日本的活動,連台灣、中國、新加坡、馬來西亞、港澳等地也起而效之,選出一個漢字來代表或象徵該年度社會民眾的集體感受或記憶,可以說共同為甫行過的時代下了一個註腳。


由於網路投票客觀性受質疑,甚至主辦單位不無更動之嫌,以致台灣選出的年度漢字常受到網民抨擊,各自提出不同的年度漢字。在民主自覺性高、挑戰威權為尚的網路時代,闡釋權不只存在於官方傳媒或商業集團,更在於網路衝浪的無數鄉民手中,即使總統想把年度漢字導向具正面意義,也會遭到鄉愿之譏。

台灣從亂、盼、淡、讚、憂、假到黑的年度漢字,確實有一定的代表性,卻可以發覺相似性很高,彷彿所有糟透了的字才能吐露我們底層無比憂悶的心聲,從北捷殺人事件、墜機到食安問題,那種痛不是輕易用個字可以道盡的。

若我們看日本的年度漢字,更多樣而不光是想以一個字來蓋棺論定年代心聲。像2014年「稅」和徵消費稅有很大的牽連;較正面的2005年「愛」字與愛知世界博覽會舉辦成功、紀宮清子內親王結婚、福原愛等女性運動選手表現優異等等有關。2000年「金」,含括雪梨奧運各項金牌、朝鮮半島兩領袖金正日與金大中的世紀對話、雙胞胎人瑞姊妹金婆婆逝世等等,有民族驕傲、溫馨惋惜又有國際視野,是具事件的統攝意義,也可見選字之慎重與智慧,是台灣選年度漢字所欠缺的。然後透過寺廟公布的儀式,突顯其莊重程度。由日本京都清水寺住持、北法相宗高僧森清範來揭曉,大筆揮毫寫在一張寬1.3米、高1.5米的特大和紙上,接著供奉於清水寺千手觀音菩薩尊前。整個過程民眾、媒體當成一件年度大事熱烈參與,我們如果真想學人家就必須到位,而不是草草了事。

我曾想像,如年度漢字選出一個「好」字,會是怎樣的台灣?女性人口多於男性、選出了首位女總統、網民的口頭禪變成「好哇」、平均起薪終於突破30K、社會普遍有種幸福感。整個太夢幻,年度漢字寫錯字會是多大的新聞,還是個笑話呢?

 

風流意思

翁嘉銘,流行文化觀察作者。愛這又愛那,一個又一個,人說風流,流行不就這樣嗎?潮流絕非空穴來風,往往象徵時代趨勢與人心渴望。不一定是大轟動大事件,有時只是首小曲或小鄉崛起的趣味人物,也都能動人心弦。我的意思是,很多小意思的風行草偃,是多麼有意思!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