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Jan 08 , 2015
00:00

《大眼睛》: 提姆波頓變了

文/塗翔文 
  • 《大眼睛》: 提姆波頓變了
  • 《大眼睛》: 提姆波頓變了
  • 《大眼睛》: 提姆波頓變了
  • 《大眼睛》: 提姆波頓變了

提姆波頓(Tim  Burton)應該是《大眼睛》(Big Eyes)最吸引我的首要誘因。從《陰間大法師》(Beetlejuice)、《蝙蝠俠》(B ate m a n,19 89)系列,到近年的《魔境夢遊》(Alice  in Wonderland)等,他總是將奇幻冒險的故事類型,透過繽紛綺麗的視覺設計,展現出另一種與眾不同的世界觀。平心而論,早在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之前,他就在《蝙蝠俠大顯神威》(Batman Returns)裡,放手讓蝙蝠俠和貓女雙雙展現出前所未見的黑暗內在。


《大眼睛》改編自真實故事,描寫老是遇人不淑的天才女畫家瑪格麗特基恩(Margaret Keane),如何擺脫老公冒名她的畫作、甚至暴力威脅,最後終於勇敢出走,奪回屬於自己的創作名聲。片名根植於女主角畫人物時獨樹一幟的大眼睛,不過電影的重點倒並非擺在「創作」這件事,而是反過來描寫她如何從婚姻、事業中同時失去自我的泥淖裡,尋找自我。

既然是個真實故事,人物、情節大體上已有定見,作為觀眾,期待的自是來自提姆波頓的獨特觀點。他找來2位演技出眾、形象極符合角色的男女演員─克里斯多夫瓦茲(Christoph  Waltz)與艾美亞當斯
(Amy Adams),分別扮演華而不實、口若懸河的華特基恩,以及委曲求全、隱身創作的瑪格麗特。電影從他們相識、相戀,拍到男方如何吃掉女方的名字,瓜代她在幕前成為一張張燙手名畫的偽作者。隨著瓦茲張牙舞爪地賣弄嘴臉,對照亞當斯越來越失去笑容的臉龐,其實《大眼睛》幾乎沒有太多「意外」,看著看著,有點照本宣科到令人驚訝。

提姆波頓一向大膽、張狂的想像力呢?時常把妖魔鬼怪的不正常拍成比人類還正常的那股理直氣壯呢?唯一還能逮到這股力量的時刻,大概只剩瑪格麗特對自我價值的質疑到達最高點時,把每個人都「看」成了大眼睛時的心理狀態,出現了讓人稍微驚喜的時刻。特別是結局,同樣令人失望,法庭上的攻防未見任何高潮湧現,基恩先生成了小丑,瑪格麗特竟然也沒有任何一丁點為自己辯護的動人證詞。當我還在期待會有什麼驚喜落在尾聲之際,電影卻已然告終。

如果《大眼睛》的導演不是提姆波頓,那股失望之情不會這麼強烈。最終,它只是把一椿冒名頂替多年的藝術界醜聞,用一個高規格的製片條件與卡司,平舖直敘地交代完畢。可惜了男女主角演得賣力,卻也因此顯得刻板扁平,在金球獎尚能卡進喜劇類的入圍名單,若想於接下來的奧斯卡攻城略地,恐怕難度甚高。這一回鬼才導演的轉型,好像真的有點失手了。

 

塗翔文

策展、影評人。淡江大學傳播碩士,研究武俠片。曾任第13∼15屆台北電影節策展人等職,現為《聯合報》影評人及《幼獅文藝》等雜誌專欄作者。編著「電影A咖開麥拉」、「瑞典電影」,曾以《第四張畫》入圍第47屆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並擔任第50屆金馬獎評審。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