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Mar 12 , 2015
00:00

繁衍無盡的文字樹

文/藍漢傑;設計/戚心偉 圖/江祐任
  • 繁衍無盡的文字樹

法國普羅旺斯的日照與田野所餵養的不只農作與香草,還滋養著藝術家、小說家的靈感。某年夏天,我走進普羅旺斯省的芒諾斯克(Manosque)城,一株巨大梧桐樹下的老書店,牆面爬滿玫瑰,窗板外掀的窗台上擺放了一列小說與詩集,書封多是普羅旺斯的人文景致,在綠葉篩過的陽光下閃動,皆為Jean Giono之作,難道是某個主題小書展?問了書店老闆,才知這位作家生於芒諾斯克,也在該鎮辭世,其寫作題材多取自家鄉。我再細看眼前的一列著作,其中一本竟是影響甚鉅的《種樹的男人》,原來作者的中文譯名就是大名鼎鼎的讓.紀沃諾。


創造經濟奇蹟之後的台灣,環保意識逐漸興起,小說《種樹的男人》也在台風靡一時,故事簡短,意義綿長,世界大戰的殘酷、人類的無知都化作淺灰的背幕,近景則是一位年過半百的男人,不與世人爭辯地默默播種植樹,種出一株又一株的綠意。這個故事啟發了許多人,例如發願沿北回歸線在台灣種樹的盧銘世。

陳芳毓執筆、近期出版的《賴桑的千年之約》,則是在台灣種樹不懈的真實故事。30年前,賴倍元獨排眾議,買下掩埋垃圾或過度開發的山地,在荒地上開始種樹,至今種下國寶級的樹種約30萬棵,他笑著說:「人家的財產是放在銀行,我的財產是藏在地下,看誰比較厲害。」這份從地下天天往上「漲停板」、無投資風險的龐大財產,既不獨吞也不傳子,他要留給地球。

長年耕耘法文翻譯的名家邱瑞鑾,受果力文化之邀,重新迻譯《種樹的男人》,再現本書的文學高度,她認為讓.紀沃諾的「文字自有風格,筆調沉穩從容,用字精鍊,頗具說服力,而意象豐富更令人猶如置身其中,尤其所塑造的主角如此樸實出色,竟令許多讀者以為是真人真事。」果力文化最新出版的《種樹的男人》還收錄了愛樹小字典,以及吳晟與樹的故事和詩作。

《種樹的男人》在台風靡的80年代,生於1895年3月30日的讓.紀沃諾已於1970年辭世,他在1953年寫出此一短篇故事的同時,也將版權留給大眾,作為公共財,人人皆可翻譯或改編成繪本、影片流傳,這是他在60年前透過文字在人心植樹的動人方式,其綠蔭一再令人受惠,繁衍無盡。僅在植樹節之日,以及讓.紀沃諾的120歲冥誕前夕,為文致敬。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