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Apr 23 , 2015
00:00

​《寧靜咖啡館之歌》:女性的視角與世界

文/塗翔文;設計/江宜? 圖/凱擘
  • ​《寧靜咖啡館之歌》:女性的視角與世界
  • ​《寧靜咖啡館之歌》:女性的視角與世界
  • ​《寧靜咖啡館之歌》:女性的視角與世界
  • ​《寧靜咖啡館之歌》:女性的視角與世界
  • ​《寧靜咖啡館之歌》:女性的視角與世界

這是一部非常「女性」的電影。不僅僅是它所描述的故事、主角皆以2位單身女性的生活為重心,加上整個日本製作團隊選擇跨海來到台灣,相中了姜秀瓊擔任導演一職,所有條件加諸起來,讓這部《寧靜咖啡館之歌》由內而外都展現了強大的柔性力量。


故事從永作博美飾演的咖啡烘焙師出發,電影一開始,她面對律師告知,承擔因父親出海失蹤多年而必須處理的債務與遺產。債比錢多,唯一剩下的是在海邊的一棟破舊小船屋,她卻決定毅然決然獨自搬進船屋生活,並開了家咖啡屋,與佐佐木希飾演帶著2個孩子的單親媽媽,比鄰而居。整部電影幾乎圍繞著2個女人、2個孩子之間的關係進展,敘述她們如何由陌生轉變為相互扶持的過程。

永作博美對於父親的記憶只剩下模糊的孩提時光,而且就在這棟船屋裡。於是,船屋成了她與父親之間僅存的唯一連結;當船屋變成了咖啡烘焙屋,它又成為女主角與外界搭起聯繫的橋梁。「父親」與男性形象的欠缺,在電影裡卻成為無所不在的關鍵。永作博美單身一人,抱著對父親的思念、怨懟與諒解與否的猶豫,以及或許他還活著的一線希望,繼續等待;年輕美麗的佐佐木希沒有男人可倚靠,似乎也還沒學會如何做一個母親,和孩子們組成的家庭,也少了父親。

在這個沒有男人的世界裡,外表看似冷峻、其實內心溫柔的永作博美,成了強悍的象徵,她的咖啡事業不受偏遠店面的影響,還在2個孩子孤單無助的時刻,變成他們的避風港;最後甚至還能張開雙臂,讓單親媽媽在她店裡打工,回歸正常。《寧靜咖啡館之歌》演變至此,某個程度上像是另一種「多元成家」概念的展現,女人們自給自足,用咖啡交換情誼與活下去的力量,男人都只是海上的幽魂或剝削女性的惡徒。

整部電影柔美如詩,氣氛和情緒掌控亦流暢而不媚俗,很有日本電影其中一派「療癒系」風格。唯一要找碴詬病的點,大概是結尾的轉折有點太過突然,來來去去之間,女主角心理轉折的變化並未詮釋到位,有種匆匆畫下句號的感覺。

不過難得的是,姜秀瓊以台灣人身分執導這部作品成為她的首部長片,若不是因為我們知道她的背景,幾乎看不太出違和感。電影在穩健的節奏中前進,不急不徐、不慍不火,恰到好處地如耳語呢喃般,訴說一個沒有慷慨激情,只有溫暖情感的故事。從金馬獎獲獎短片《跳格子》到紀錄片《乘著光影旅行》,姜秀瓊這種溫柔纖細的女性觸角,一路清楚延續,沒想到是由日本人先成了她的伯樂。在這個算是成功的第一步之後,更讓人期待她在台灣創作的下一部劇情長片。

 

塗翔文

策展、影評人。淡江大學傳播碩士,研究武俠片。曾任第13∼15屆台北電影節策展人等職,現為《聯合報》影評人及《幼獅文藝》等雜誌專欄作者。編著「電影A咖開麥拉」、「瑞典電影」,曾以《第四張畫》入圍第47屆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並擔任第50屆金馬獎評審。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