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May 07 , 2015
00:00

《赤道》: 未完結的故事

文/塗翔文;設計/江宜? 圖/凱擘
  • 《赤道》: 未完結的故事

陸劍青、梁樂民兩位導演繼《寒戰》之後再拍《赤道》,模式、結構幾乎如出一轍。集結大堆頭的一線卡司,同樣描寫在短時間之內、發生立即威脅的危難,嚴重到需要動用整個香港的警政資源,其中並隱含著各方勢力的衝突制衡。不過《赤道》看起來規模更大,跨出香港,把中國、韓國甚至日本都捲了進來,特別是「中國因素」,戲裡戲外,都有不少頗堪玩味、充滿聯想的隱喻在其中。沒想到,這不僅是《赤道》最值得思索之處,卻也是它的致命傷。


電影故事由國際武器走私犯「赤盜」集團開始說起,他們偷走了南韓的生化武器,打算到香港進行交易,卻被香港警方與韓國官方代表聯手將武器奪回。原本應該把它運回韓國,完壁歸趙;半路卻殺出個程咬金,來自中國的「宋先生」從中作梗,於是武器留在香港,造成多方搶奪覬覦的更大危機。

這個由王學圻飾演的角色,沒有官階、身份不明,動輒輕而易舉調度北京各路人馬,說起話來字字句句都在暗示香港命運應由中國決定。我實在不認為這是對香港時局的嘲諷,反而似是一種認命式的意識型態,王學圻一派驕傲無理、傲慢狂放的表演,對照出張家輝這個標準香港拚命三郎幹探的無能為力,《赤道》編了洋洋灑灑一個唬人的故事,彷彿只是在宣揚這個理念。

在《寒戰》裡,我們還看得到屬於人性的糾結。像是警務各部門本位主義下的爭執,夾雜著政治鬥爭與責任歸屬的認知,甚至還有一對警察父子間的親情與公義掙扎,即使寫得不算深刻,至少都被演員們演出了濃厚的戲味。到了《赤道》,唯一有情感鋪陳的是池珍熙飾演的韓國專家,但實在流於表面,單單幾個妻兒告別不捨的鏡頭,並不能帶給觀眾更多的眼淚與認同。大量刺激的槍戰、爆破、快速剪接,看似凌厲暢快,其實無法掩飾劇情空洞的本質,因此,「誰是魔鬼」這個最大的翻轉結尾,我想大部分觀眾都能早早猜出,因為根本沒有懸念。

張學友、張家輝都是演技一向在水準之上的好演員;張震亦有型有款,展現多國語言才華。只是在這樣的一部作品裡,每個人都只能展現零星火花,無法延伸出角色應有的深度。最不可原諒的是,和《寒戰》一樣,《赤道》最後又只丟出了一大啟人疑竇的問題,大部分都不做解決,表面上像是為續集提前舖路,但其實根本是一個不完整的故事和劇本。雖然看起來是個提高規格的大製作,但《赤道》比起《寒戰》又略遜一籌。相較之下,我真的比較懷念以前的港產警匪片,不見得有大特效、大場面、這麼誇張的眾星雲集,但扎扎實實處理黑白兩道間的人性糾纏,真的好看多了。

 

塗翔文

策展、影評人。淡江大學傳播碩士,研究武俠片。曾任第13∼15屆台北電影節策展人等職,現為《聯合報》影評人及《幼獅文藝》等雜誌專欄作者。編著「電影A咖開麥拉」、「瑞典電影」,曾以《第四張畫》入圍第47屆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並擔任第50屆金馬獎評審。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