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May 21 , 2015
17:11

東京的台灣咖啡香

文/黃榮墩;設計/吳佩玲 圖/高政全
  • 東京的台灣咖啡香

灣生花蓮港會會長的女兒育子Ikuko抱著破釜沉舟的決心,在日本鐮倉開設了專賣台灣咖啡的「鎌倉茶寮」咖啡館。


她的祖父國田正二受總督府請託引進阿拉比卡咖啡,在花蓮瑞穗開闢400多公頃的咖啡園。她的父親國田宏出生於花蓮,畢業於花蓮港中學,一直以台灣為他的故鄉,以花中為他的母校。父子倆戰後在日本重逢,兩代人認真的和台灣老朋友做起台日貿易,將蔗糖、香蕉、稻米銷往日本,後來也在日本賣起王永慶的水管。

6年前國田先生85歲,拄著拐杖送來父親的兩張照片,央請我們尋找雕刻家為他的父親塑像。雕刻家以父親照片的正面為容貌,以兒子的後腦勺當作父親雕像的背影,刻了他父親的石雕。一年後雕像雕好了,老人家帶著他的兒子、女兒以及各自的小孩來到自己和祖父的故鄉,孫子們對花蓮非常陌生,老人家看著立在花東縱谷舞鶴台地上的雕像淚流不已,他想這是他這一輩子最應該做的事──完成父親「永遠陪伴著最愛的花蓮的心願」。

他告訴我他越來越老,再也沒有力氣來台灣了,東京的家裡太小,也沒有辦法放下雕像的玻璃纖維複製版。此後他卻又每年回來花蓮,甚至一年兩次,他開始坐著輪椅,越來越難走路。去年我在東京見到他,確定他已經不可能再來花蓮,我跟他做最後的告別。這幾天我去他女兒開設的鐮倉茶寮,他竟然等在那裡,這天他特別向安養院請假。

新居育子Ikuko冠著德島夫家的姓氏,結束教書工作,在鐮倉老家開起咖啡廳,專賣祖父時代起種在瑞穗的百年咖啡。57歲的她開始學台灣米粉湯、滷肉飯、東坡肉和早餐稀飯,正如她到了50歲才真正認識祖父與父親。我的心裡很沉重,卻也很飛揚,這不會是一家單純的咖啡廳,是灣生人──台灣生的日本人開在東京的咖啡廳,我們算股東一份,大家算股東一份,她的店將會為台灣各地的咖啡以及好物舉行展覽。

她父親聽了以後,把東京寓所的鑰匙交給我們,「讓來幫忙的人在東京有地方住吧!」哈!好人會館有了東京會所,東京有了台灣會館,跟我有關的人,大家都有股東。有興趣去東京辦展覽的人,請跟我們聯絡。

好人周記

黃榮墩,公益組織發起人。有人用筆寫日記,有人用歲月寫日記,而黃榮墩的周記則是與「好人幫」的志工們所寫成的。他們走遍台灣大鄉小鎮、偏鄉部落,用充滿創意的「好」點子揪團行動,寫就一篇篇島嶼最溫暖、動人的真實故事。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