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Jun 18 , 2015
00:00

金曲獎的難題

文/翁嘉銘;設計/江宜? 圖/翁嘉銘
  • 金曲獎的難題

每到金曲獎揭曉的日子,這圈子顯得光彩灼爍,「封王為后者」讚聲滿溢,紛紛盪漾,落榜者失意乃人之常情,或「入圍即是得獎」也可堪告慰。


多的是事後諸葛,一旦身處現場,就算事不關己都感到入圍者微妙又濃烈的情緒波動,連「歌神」張學友、「歌后」江蕙也不能說全然不在意,好比跳進競技場,不擊倒對手歡快迎接掌聲,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公司同事及粉絲。殘酷而無奈的是,決定不全然是實力或音樂水準,評審團不是誰能全盤操控的,因此爆冷門時,只好摸摸鼻子,氣惱難平的也不在少數。

常講金曲獎是歌壇年度大拜拜,得獎與否是運氣運氣。報名制的獎讓獎勵的成分消減,更像是比賽。田徑可以比足球可以比自行車可以比,與美學相關的,包括美術、歌唱、文學等藝術創作,就很難用儀器鑑定來判勝敗,評審團越龐大,表面上客觀多了,也可能選出來的越平庸。

這是金曲獎的難題。動人的歌樂,不必然由出色的詞曲、演唱、編曲、錄音所分別構成,像是選美,不能拿眼睛多漂亮,鼻子有多挺,唇有多迷人給多少分,所獲高分的一定不是蒙娜麗莎!金曲獎項的荒謬,註定爭議百出的宿命。

事實上不得獎,對真正好作品毫無損傷,更顯得曖曖內含光,多年後依然溫潤入心。像林強1994年《娛樂世界》是他轉為電音創作前的經典之作,當年連入圍都沒有;巴奈‧庫穗2000年出版的首張個人專輯《泥娃娃》,是金曲獎史上最大的遺珠之憾,至今仍教人聽之不厭,愛不釋手!

太陽月亮星星在天上綻放光芒,不需要人們為它們證明什麼;是珍珠、鑽石就有不同於凡俗的光彩,山寨版或許一時迷眩了人眼,但時間是最好的篩子,假貨一定成不了真。

當我迷西洋搖滾和校園民歌時,瞧不起「靡靡之音」,現在回頭再聽翁清溪(湯尼)的〈小城故事〉、劉家昌〈只要為你活一天〉都覺得是好歌。金曲,是留在我們心底的,像金子,長遠不壞。但得金曲獎的,不一定。

風流意思

翁嘉銘,流行文化觀察作者。愛這又愛那,一個又一個,人說風流,流行不就這樣嗎?潮流絕非空穴來風,往往象徵時代趨勢與人心渴望。不一定是大轟動大事件,有時只是首小曲或小鄉崛起的趣味人物,也都能動人心弦。我的意思是,很多小意思的風行草偃,是多麼有意思!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