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Jul 02 , 2015
13:07

一夕變大人

文/路嘉怡;設計/吳佩玲 圖/路嘉怡
  • 一夕變大人
  • 一夕變大人

最近我很喜歡去吃東區的一家港式粥粉麵餐廳「1976」,尤其是他們的臘味飯、臘腸包、嫩雞飯、雲吞湯之類的。這類的餐廳台北有很多,但也都有點小小的不同差異,空間大小、座椅舒適、米飯口感、食物香氣、點心的種類、辣椒的選擇多寡、服務態度等等,那些看似微乎其微的小細節,都默默影響了這家餐廳之於人的好感度。


最近我很喜歡去吃東區的一家港式粥粉麵餐廳「1976」,尤其是他們的臘味飯、臘腸包、嫩雞飯、雲吞湯之類的。這類的餐廳台北有很多,但也都有點小小的不同差異,空間大小、座椅舒適、米飯口感、食物香氣、點心的種類、辣椒的選擇多寡、服務態度等等,那些看似微乎其微的小細節,都默默影響了這家餐廳之於人的好感度。

據說這家餐廳的老闆是我的國中同學,其實我根本不記得他了,只是有次國中同學聚會時,大家提到了他,我才知道,喔,原來他是我的國中同學,每次都在那個透明玻璃的廚房裡忙進忙出的,紮著個小辮子,滿臉辛勤的汗珠滾下,大家都叫他二寶。卻怎麼想也想不起,他國中時候是長什麼樣子,我是否有與他在學校那長長的穿廊擦身而過。

但其實他國中長什麼樣子好像不是那麼重要,就像我也想不太起來自己那時候的樣子,想起來的都是照片裡面的影像,而非真實處於當時年紀站在鏡子前所看到的模樣。

這一切想起來就是很模糊而魔幻。

二寶和我,雖然在國中時候沒什麼特殊交集(或是有但我也忘了),隔了二十幾年後,他卻成了我在選擇港式小吃時的心靈依靠。就那麼一瞬間,我們從同校不相熟的國中同學,忽然變成在這城市裡努力的大人了。大人就是大人了,好像沒什麼好牽拖,反正每天就是工作家庭吃飯睡覺,差不多就這樣過著大人各自的生活,有時候他的太太會帶著孩子去找他,有時我會牽著我家大個兒一起去吃飯。我們像兩條無限延伸的平行線,從少年變成大人,只有在那碗香噴噴的、鋪滿了臘腸、肝腸、香腸、半熟荷包蛋和幾條芥藍菜的臘味飯上才有了交集。

只是每次看到他,還是會讓我想起,我們怎麼一瞬間就變成大人了,這件事讓我有點迷惑。

我的國中生活是非常精彩的。在那個情竇初開的年紀,學校嚴格規定男女不能有互動的老古板時代,Madonna唱著〈Papa Don’t Preach〉,被過度壓抑的我們總像是脫韁野馬那樣的桀驁不馴。其實也不是幹了什麼壞事,就只是越是不能做的事情就越想去做。我認了三個很罩的乾哥哥(現在名字也都忘了),學會了蹺課和爬牆,每天翻牆出去其實也只是跟男生在學校對面的漢堡店無聊打屁,下課後在學校附近的中央公園玩鬧著不回家,周末還會偷跑去跳下午舞廳包場的舞(現在想起來那到底是什麼鬼),常常假借去圖書館的名義跑出門打混,枉費了爸媽當時千方百計的幫我擠進那所升學率很高的明星學校。雖然我的課業成績還是有維持在父母跟師長的要求範圍,只是心思老是飛呀飛得不知道飛去哪裡了。

現在想起那個年紀,只記得,藍色的學生裙裡一定要加一件短褲才不會曝光,學校裡比較帥的男生的藍色學生褲都會改得泡泡飄飄的走路有風,學校圍牆柵欄頂端很尖,曾經勾破那個班上矮個子女生的裙子,對面漢堡店的老闆娘是個年輕的香港人,總是刀子口豆腐心的罵著我們這群死孩子,男生每次都蹲在我們教室門口用橡皮筋把情書射進來,然後大家搶著看這次是要給誰的。

卻也想不起來教室到底是長什麼樣子。

還記得當時髮禁剛剛解除,我拿著雜誌照片去剪了一顆不對稱的新潮短髮,一邊削成刺刺的男生頭,一邊是勾在耳後學生頭的長度,被訓育組長大罵了一頓卻還是覺得自己很帥。

啊那美好的青春呀,怎麼怎麼,我們一夕之間就變成了大人了呢。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