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Sep 09 , 2015
16:43

《逐夢大道》:剝開歷史,而非傳記

文/塗翔文;設計/吳佩玲 圖/美昇
  • 《逐夢大道》:剝開歷史,而非傳記
  • 《逐夢大道》:剝開歷史,而非傳記

雖然故事的男主角很明顯是帶領美國黑人爭取權益的馬丁路德金恩博士(Martin Luther King),但《逐夢大道》(Selma)並非一派歌功頌德的那種傳記式電影,也不是流水帳式、堆積事件與時間的人物故事。原英文片名「Selma」,其實指的是1965年金恩博士加入領導發生於美國南方阿拉巴馬州的一次遊行運動,電影主要也圍繞著這個事件的始末,描寫黑人民權運動歷史上最重要的關鍵時刻。


女導演阿娃杜威內(Ava DuVernay)顯然想以事件為經、各方相關人物為緯,試圖不要太過單一化地呈現這段將近半世紀前的歷史,其中當然亦包括金恩夫人在公義與私情之間痛苦掙扎的女性觀點。電影開場於最平凡的時刻,金恩準備前往領取他的諾貝爾和平獎,老婆幫他繫上優雅的領巾,他卻擔心太過體面是否會影響同胞們的觀感。這個小小的序場,除了接著交代金恩的世界地位,也簡單清楚地反映他謹慎、冷靜的性格,預示了電影後半他的處事與決策模式,都是經過審慎思維的結果。

與其說《逐夢大道》在講金恩博士、塞爾瑪遊行事件、或者黑人民運主題,倒不如說它切入的是政治上如何危機處理的微妙過程。金恩強調採取的是和平原則,不走暴力抗爭路線;當他對上阿拉巴馬從州長、警長到境內白人反對黑人參政權的激烈手段之際,暴力流血已成了抵擋不了的惡劣虐行。這同時考驗著主政的詹森總統,以及所有同胞引頸企盼的精神領袖金恩:詹森有其內外交雜的政治壓力,金恩也同樣陷在牽一髮而動全身、以及個人人身安危的緊繃狀態之下。

也因此,這部電影並不像表面上看來的那麼嚴肅,鏡頭穿梭在白宮、議會、法庭、教堂、北方與南方之間,充滿一觸即發的緊張氣氛;而其實隨著事件發展,一切再也不只是種族仇恨與偏見的問題,它捲進了太多其它因素的複雜影響,就像最後透過媒體報導的無遠弗屆,既加進來自國際的外在壓力,連看不下去的白人也紛紛動身共赴遊行,一切就更不是非黑即白、英雄或反派對峙那般簡簡單單就能劃分清楚的界線了。

回過頭來,電影裡還是詮釋了金恩博士的不凡與偉大,尤其當他第一次遊行走上大橋時突然一跪,毅然決然就決定轉身而退的情景,比起任何登高一呼的激昂演說、帶頭揚長而去的遊行衝動,都需要更大的勇氣與胸襟。《逐夢大道》並非只是宣揚功能性的種族議題,亦不在英雄化傳奇人物的狹隘面向,它剝開一個歷史事件內在那暗潮洶湧的真實,即使我們只是旁觀者,也同樣能為之動容。

 

塗翔文

策展、影評人。淡江大學傳播碩士,研究武俠片。曾任第13∼15屆台北電影節策展人等職,現為《聯合報》影評人及《幼獅文藝》等雜誌專欄作者。編著「電影A咖開麥拉」、「瑞典電影」,曾以《第四張畫》入圍第47屆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並擔任第50屆金馬獎評審。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