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Nov 20 , 2015
12:11

壺口上的台灣

文/郭書吟 圖/無垢茶活
  • 壺口上的台灣
  • 壺口上的台灣
  • 壺口上的台灣
  • 壺口上的台灣

記得第一次走入無垢舞蹈劇場藝術總監林麗珍與團長陳念舟的家,那日採訪工作在身,趕路而來,帶入急切之氣,方坐定就拿出筆記本,林麗珍微微笑著:「不急。來,喝杯茶,緩一緩。」她拿起夫婿陳念舟設計的銀壺斟茶,涓滴金水,徐徐入杯,宛如純心靜性的茶活表演。


從那之後,再緊張的工作場合,總會想起那只銀壺、那杯茶湯,提醒自己,「不急,先緩緩。」

2015年年底,陳念舟「無垢茶活」4只作品〈如意茶壺〉〈如意水壺〉〈金珊瑚茶壺〉〈珊瑚水壺〉獲邀2015北京嘉德秋拍,拍品價格約45至70萬元。嘉德拍賣向來以骨董為宗,陳念舟是史上嘉德秋拍邀請的第四位「活人」,肯定其投入壺器40餘年的藝心。

「琴書畫詩酒茶,在我看來茶不是被擺在最後一位,是『壓軸了』。」秋拍之前,無垢舉辦一場以舞會友的茶席,「茶舞人」優雅地逐一呈上杯盤道具。陳念舟解釋「無垢茶活」一如無垢之舞,是心性的整理。他倆夫婦相隨,在林麗珍每月薪水還是800塊的年代,夫婦倆勒緊褲腰帶就為品茗,喝上一兩50多塊的茶。

銀壺自古便有「水穿金銀若涓滴」美譽,陳念舟為當代少數開創金銀壺器的藝術家,主張「新董主義」,從出土器物汲取經典,與台灣鍛錘、木工、金工等藝師磨時間磨毅力,煉出「非常台灣,絕對中華」壺器。

其中拍品〈金珊瑚茶壺〉以海南黃花梨做單柄,壺形取野柳珊瑚礁風霜洞蝕的面容,壺蓋造型源於乳頭岩,藤壺造型注水口,沏茶者不開蓋也能注水,使茶香不散。〈如意茶壺〉〈如意水壺〉則有著福氣的「蓋柿」外型,柿子紅瑪瑙壺鈕作飾,畫龍點睛,著實可愛。

無垢舞蹈劇場的「茶舞人」優雅地逐一呈上杯盤道具。

 

你也許也會想讀讀:

緩行的漫舞 林麗珍

通往行者的路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