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Dec 30 , 2015
18:06

《翻轉幸福》:肥皂劇與夢想

文/塗翔文;文編/林妏霜;設計/戚心偉 圖/福斯
  • 《翻轉幸福》:肥皂劇與夢想
  • 《翻轉幸福》:肥皂劇與夢想
  • 《翻轉幸福》:肥皂劇與夢想
  • 《翻轉幸福》:肥皂劇與夢想

當大衛歐羅素(David O. Russell)的名字一亮出來,我們期待的就從來不是個照本宣科、可預期式的敘事模式,自《燃燒鬥魂》(The Fighter)、《派特的幸福劇本》(Silver Linings Playbook)到《瞞天大佈局》(American Hustle),無論是哪一種類型,他總能為陳舊的故事型態帶來嶄新的活力與火花。


相形之下,《翻轉幸福》(Joy)幾乎從頭到尾聚焦於珍妮佛羅倫斯(Jennifer Lawrence)所飾演的真實傳奇人物─喬伊曼加諾,如何從逆境中蛻變成女企業家的勵志故事,反而是他近年來作品中,故事結構上相形之下最簡單的一個。

即便如此,大衛歐羅素還是不甘於平舖直敘地就把這個故事講完。電影從黑白的螢光幕畫面拍起,那是再刻板不過的電視肥皂劇,單調的場景、做作的姿態,還有無論如何誇張離奇也能長壽演不停的荒謬情節。然後以主角喬伊的外婆那溫柔慈祥的聲音作為旁白,似是童話基調,畫面裡卻盡是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繁瑣雜事。短短幾場戲,從童年的折紙世界,到長大後殘酷的現實生活,大衛歐羅素一向很懂得藉由開場就吸住觀眾注意力與懸疑性的手法,這個女人有志難伸、卻又進退維谷的狀態,以及周遭所有相關配角的性格、關係,全都快速處理到位。

原來,這是個講述著女性掙脫宿命,尋求自我實現的故事。喬伊有段失敗的婚姻,有對難搞的父母,還有一雙子女嗷嗷待哺,以及同父異母、永遠不對盤的姊姊。「肥皂劇」竟成為全片最有趣的對照意象,它既是失婚母親逃不出的生命牢籠,也時時刻刻被導演拿來成為反諷女主角被框限住的人生。終於有天,當她精疲力竭到趴在樓梯上睡著的那一刻,她決定孤注一擲,重拾從小就有的發明天份,製造出日後在全世界大賣的魔術拖把。

然後就是喬伊如何在絕處逢生,突破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氛圍,以堅持、信念獲得最後成功的離奇境遇,其中並包括經電視購物改變消費與營銷型態的影響。平心而論,《翻轉幸福》少了戀愛戲、缺了第二條副線的支撐,連影片最後的逆轉驚喜,也顯得有點太理所當然。比起前幾部作品的光芒萬丈,可能受限於題材,大衛歐羅素這回好像有種沒用盡全力的感覺。也因為如此,就算有布萊利庫柏、勞勃狄尼洛、伊莎貝拉羅塞里尼與黛安賴德等人眾星拱月,全片幾乎還是看珍妮佛羅倫斯一人撐場,她再度同時散發出既惹人憐愛、又充滿鮮明性格的現代女英雄特質,或許沒有太大突破,卻依舊魅力四射。

塗翔文

策展、影評人。淡江大學傳播碩士,研究武俠片。曾任第13至15屆台北電影節策展人等職,現為《聯合報》影評人等雜誌專欄作者。編著《電影A咖開麥拉》、《瑞典電影》,曾以《第四張畫》入圍第47屆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並擔任第50屆、52屆金馬獎評審。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