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Jan 29 , 2016
15:14

古老的透明

文/翁嘉銘;文編/蘇子惠;設計/戚心偉 圖/翁嘉銘
  • 古老的透明

我聽音樂很直覺,不愛思考,覺得理性常跟不上音樂內在的心跳,我愛的是心跳,可以一再反覆聆聽,意猶未盡,久而久之成了一種癮,歌裡就有了回憶和生命的滋味。


聽巴賴《古老的透明》專輯,一聽再聽不覺厭膩,對照市場上的流行歌曲,三、四分鐘短歌易記憶便於行銷,市場接受度高。但《古老的透明》很多長達六、七分鐘,音樂完整度高,編曲結構及概念清楚,並不在於討好市場慣性,也不會有多餘的尾大不掉,反倒讓歌纏綿著,餘音嫋嫋。

專輯開首〈在這土地上〉像新時代另一首〈美麗島〉,歌詞沒有明確指涉台灣意象,卻另有一番與大自然呼應的敬意和體貼;〈Happy Day〉流露童稚之情,讓人嚮往。我聽得眼前一片錦繡的〈光明的道路〉,有著史詩般的恢宏,泰雅唱詞、排灣口白,多族融合,一種不同凡響的開朗,是看到「那道光」的敬畏與欣喜,不可思議的歡呼、歌舞!

〈吉他〉國語曲,煙圈樂團編曲,濃郁波希米亞式流浪氣味,背負著疑惑、堅決與未可知的信念道別,繼續迎向前去,像是〈光明的道路〉另一條十字路口。而祖靈總給巴賴勇氣,在困頓裡堅毅走下去。〈勇士〉一曲開展悠遠的聲音圖像,排灣古調,編曲把搖滾的電吉他獨奏推後,突顯勇士的形象及其情懷,感受到壯闊是如此貫穿古今!接著〈盤旋〉則如〈勇士〉的國語版闡釋,似乎必須多費唇舌,不若前一首遼闊,多的是暢快揮灑!

〈你說的對,開心就好〉屬於巴賴風格的鄒族古謠,想起南王歌手常唱的〈太巴塱之歌〉,這次是排灣巴賴要把鄒族的發揚光大。〈看得到海的地方〉原住民常聽到的樂逍遙公路歌,適合帶動唱。整張專輯不刻意地成了場演唱會曲目,〈愛〉是Encore曲,可以循環不已。

唱腔天然大器,真誠奔放,稚拙的聲線在母語歌裡,隱約浮現古老靈魂,也懂得了為什麼叫「古老的透明」,專輯封底巴賴寫著:「祖靈說,這是光明的道路,不要害怕。」在迷失的時代,很值得我們好好摸索古老的現代與現代的古老,在霧霾之中,相信光明就在眼前了。

 

歌聲憶體

流行歌謠不只是歌聲商品、偶像附屬產物,也是時代刻痕、歷史的記憶。不論新舊在我們哼唱、聆聽與消費之間,所帶來的歡愉、感懷、滿足,都是身心交流的經驗,匯集而出的是一個時代的脈動,資深樂評人翁嘉銘盼透過這些音樂文字,和大家一起體察,古今歌謠在生命記憶裡所浮現的美好滋味。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