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Feb 26 , 2016
14:21

4141的夢與大愛

文/翁嘉銘;文編/蘇子惠;設計/戚心偉 圖/翁嘉銘
  • 4141的夢與大愛

屏東到台東間長達一百多公里的南迴公路,沒有一家醫院,多年來徐超斌醫師奔波勸募下,離南迴醫院成立仍有一段距離,為實現夢想,毛恩足同10位原住民音樂人完成《4141—為南迴而唱》公益音樂合輯,以歌聲呼籲台灣各族群共同協助南迴醫院籌建。


「4141」源自徐超斌醫師著作《守護4141個心跳》,象徵照顧過的偏鄉病患,希望合輯熱情洋溢,傳達對弱勢溫暖關懷,守護生命、土地強壯的心跳與美好夢想,遠比災難發生時急急捐錢,更踏實而重要。

第一首Suming〈祈雨的婦人〉,是悲憐的人向天神祈願,都蘭部落祈雨祭由部落裡失去家人的寡婦執行,象徵悲憐的人向天祈求,而她付出的是大愛,與「為南迴而唱」若合符節。弦樂編曲非常美,不符可憐的意境?轉而一想,祈禱的是夢想,珍貴而美麗,並不在於乞憐,更能懂得這首歌的好。

以莉高露〈Aciah!〉從夢想的瑰麗帶出來,以樂觀行動帶著讚嘆前進。這首童謠又叫「綜合湯歌」,宛如吃了美味或可貴的湯藥,滿足而安康。歌裡讓人印象深刻的氣音「ciah」再三重誦,鼓舞我們滿懷勇氣,不斷前行。巴奈的〈沒關係〉,母親的柔和安心唱著,是大地、大樹、大陽光、大擁抱般的倚靠和自信,是巴奈向來給的淚後沉靜。

Nawan阿修〈南迴吹來的風〉唱得更具體。吉他編曲十分耽美,呼喚著對傳統與部落的關愛。毛恩足〈我的部落就是我自己〉、張威龍〈原點〉、巴賴〈Ayi〉,雖樂風不同,但都詮釋著族群、土地和血液奔流的哀樂人生,以及認同的追尋,還有著原住民族特有的靈魂與自我對話。

到此已經揭露這樣一張公益合輯,不單盼望人們掏出錢買音樂贊助蓋醫院而已,講殘酷點,是敲開或搖動一塊暗角,經常視而不見地走過或高喊這才是「台灣之光」,但忽略沿線豐美人文與生靈之珍稀,所受到的破壞和傷害,不只需要一個「徐超斌」!而我們僅僅搭著車或拍照片經過,讚嘆「好美麗喔」而已!原味醞釀的〈山海在〉則是觀光心態外的真實存在。

在桑布伊〈Dalan路〉和保卜〈狼煙〉,意象地歌頌並求祖靈福蔭,另是預警且號召行動的迫切性。雖是公益專輯,音樂與概念還是非常完整。教我最感嘆的是,南迴醫院該由衛福部趕緊承擔起公部門的責任,現在由偏鄉醫師與原住民歌聲催促、負責,不是政府的怠惰和悲哀嗎?

 

注:《4141—為南迴而唱》專輯線上義賣訂購方式https://goo.gl/1iqHJe

 

歌聲憶體

流行歌謠不只是歌聲商品、偶像附屬產物,也是時代刻痕、歷史的記憶。不論新舊在我們哼唱、聆聽與消費之間,所帶來的歡愉、感懷、滿足,都是身心交流的經驗,匯集而出的是一個時代的脈動,資深樂評人翁嘉銘盼透過這些音樂文字,和大家一起體察,古今歌謠在生命記憶裡所浮現的美好滋味。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