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Mar 23 , 2016
17:11

親愛之

文/黃榮墩;文編/蘇子惠;設計/江宜? 圖/高政全
  • 親愛之

辦公室來了一個二十八歲的小妹,胖胖的,工作非常認真,經過她打掃的房間、辦公室、樓梯間都特別乾淨,整個好人會館也因為她來而變得明亮起來...


辦公室義賣積木,籌募載運家具到台南賑災的油料費,意外受到歡迎,反應熱烈。這個雖然有二十八歲的身體,但心理年齡約八、九歲的小妹,遂開始幫我打磨木頭,成了我的好幫手。

她是家裡的經濟支柱,爸爸酗酒走了,媽媽和弟弟心智年齡都比她還低。我問她為什麼離開加油站的工作,她告訴我那裡沒有她喜歡的人。我告訴她工作是工作,朋友是朋友,一起工作又能交到朋友是幸福的事,一起工作的人其實不一定是朋友,為了錢必須學習忍耐,也必須學習和別人交朋友。加油站時薪136元,做滿一年還可以獲得公司半額補助出國旅行,真不該離棄這個工作。

問她有沒有存錢,她說每次待業都大概六個月,所以賺的錢又都花完了。她和弟弟一人負擔一半水電費,媽媽吃她的,生活費由她和媽媽負責,但是媽媽只能打零工。

接著我發現她幾乎每一個工作大約都做六個月,最長的工作是國、高中時期在麵包店打工,打了三年半,負責打掃、擦餐盤、包餐盒、包麵包。她開始數落每一個以前工作地方的老闆和同事,讓我覺得詫異,擔心她是不是有六個月症候群,或是習慣性的離職,或者強烈的心理依賴。

這家人非常幸運的住在自己的房子,所以無須負擔房租。我很好奇房子哪裡來,原來爸爸一直在「阿伯仔」的零件行工作,大伯父二十年前就幫她家買了房子,再由爸爸的薪水扣下房貸。

她告訴我爸爸很不好,都用媽媽的錢,還喝酒。這個小妹迄今無法體會爸爸的辛勞,也無法接受爸爸的薪水扣掉房貸所剩無幾的困窘。她在爸爸過世後沒有去看過大伯,家裡還欠大伯七十萬,她說:「這是爸爸欠的。」

我現在幾乎每天請她吃炸雞或水煎包,中午辦公室開伙,她吃兩人份。問她好不好吃,她先說不錯,接著說非常好吃,讓她帶米、醬油、沙拉油、米粉回家。我問她:「我對妳好不好?」她瞪大眼睛說很好。我告訴她:「爸爸對妳比較好。爸爸一輩子辛苦留下了房子,我如何也不可能給妳一個房子。」

「大伯對妳比我對妳好。妳每天跟我說謝謝、再見、早安,卻不對妳沒有能力還錢的大伯問好、探望。」「妳每天工作,三年也領不到七十萬。大伯給妳家七十萬元,雖然是借,卻又明知妳們還不了,那不是跟拿了一樣嗎?」

「麵包店的老闆娘教會了妳生活的能力。」

「路邊有一個便當店,以後不得已必須跟他要便當,一天去要一次,也不見得要得到,卻被人家叫成要飯的乞丐。如果能幫忙掃掃地,老闆問妳吃飽了嗎?從而答謝妳的幫忙而請妳吃飯,這樣天天有得吃,不是比較好嗎?」

這幾天我為她準備了水果,一天讓她拿去給大伯,一天拿去給麵包店。還要她寫一張卡片給長期幫助她的就服員,跟他說謝謝。這個被腦子卡住的孩子,必須修補她的人際關係。

 

註:孟子曰:「仁人之於弟也,不藏怒焉,不宿怨焉,親愛之而已矣。親之欲其貴也,愛之欲其富也。」

 

黃榮墩

公益組織發起人。有人用筆寫日記,有人用歲月寫日記,而黃榮墩的周記則是與「好人幫」的志工們所寫成的。他們走遍台灣大鄉小鎮、偏鄉部落,用充滿創意的「好」點子揪團行動,寫就一篇篇島嶼最溫暖、動人的真實故事。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