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Mar 30 , 2016
12:02

斯開島的胡椒辛香

文/高翊峰 圖/Shutterstock
  • 斯開島的胡椒辛香
  • 斯開島的胡椒辛香
  • 斯開島的胡椒辛香
  • 斯開島的胡椒辛香
  • 斯開島的胡椒辛香
  • 斯開島的胡椒辛香
  • 斯開島的胡椒辛香
  • 斯開島的胡椒辛香
  • 斯開島的胡椒辛香
  • 斯開島的胡椒辛香

辛口胡椒香料的刺辣感,是第一口喝下大力斯可威士忌(Talisker)時,最明顯的口韻。她在口腔裡,粗矌地撕裂開內衣,大大爆炸開來。


這支來自斯開島(Isle of Skye)的Talisker威士忌,特別引起我好奇的是,這像是舔舐了乾淨黑胡椒、不特別辣的青椒,或許還有一些原住民的馬告,以及深深吸一口之後躲在煙燻裡的淡淡小茴香香氣⋯⋯這類的口感與香氣,究竟是從哪裡出現?又是在熟成的那一個時間點,偷偷潛入這支10年單一麥芽威士忌的?

這類的好奇,也像過去我無比好奇,低地區的格蘭金奇的青草味,是如何泡入橡木桶的?Aberfeldy高地威士忌,在淡油性的木頭裡隱藏著甜柑橘糖漿味,是如何發生的?以及,慕赫威士忌(Mortlach)的肉汁氣味,是如何生成的?特別是她又標示著2.81次蒸餾工法所帶來的小女巫蒸餾槽的神秘⋯⋯這值得另一次更深的侵入性討論。宛如一次陌生的性愛。

當然,這類感官的討論與追尋,理性嗎、科學嗎?又真的需要理性、需要科學嗎?這也是我時時反問自己的。

我試著追問,大力斯可單一麥芽威士忌中,明顯的胡椒等複合辛香料的口感,是因為1960年代後,使用了U型扭曲林恩臂蒸餾器的關係嗎?或者,蒸餾廠的燃油直火加熱時,燃油原生的嗆辣,偷渡到的蒸餾槽裡?還是存放在斯開島上的橡木桶,因為長年海水潮濕的海鹽浸染,與橡木桶的木質產生出了強烈的胡椒口味?

這些提問,可以是純粹的,並賦予是否探索答案的自由度。這也就是威士忌的魅力所在,也是威士忌需要語境敘事與交錯詮釋的原因。我曾經思考,在威士忌的世界裡,無數飲者的過度詮釋,才是讓抽象的感官神話得以不需要被破除的善意。

這些可供味覺、嗅覺辨識的氣與味,是威士忌飲者心頭的一塊肉。

我也覺得,品飲威士忌時,對於氣味與口感的討論與提問,並進行辨識的描述,其實是一次次美麗的假想,是感官持續受騙的過程。飲者如我,深深耽溺於這樣的騙術展開:被欺騙,以及說服自己被欺騙,原來是無比享受的輪迴。

就是魔幻,像似寫實。不是嗎?我們之所以喝,之所以試著成為一位威士忌飲者,就是愚昧的心甘情願啊!一如我們活著去看見愛,試著去靠近愛,然後取得力氣去愛。

面對這支熟成十年的Talisker單一麥芽威士忌,我說服自己,那一直被追逐的特有胡椒辛香香料,其實來自於酒標上的那句英文:「Made by The Sea」。

我相信,這來自斯開島的味覺神話,是由海洋製造的,是由大海生成的,從深深的海底呈現給這個幻境世界的一抹胡椒風味。

唯有這不理性的浪漫,這座彷彿電影情節裡中土神話世界的斯開島,才能美麗。

最後,聊到這一抹帶有辣勁的風味。我記得,在某一次返鄉的行程上,我與親人討論的如何協助一位外甥,度過極度叛逆的高中成長期。我們聊著,帶點嗆辣的溝通問題,到深夜,喝著酒,我吃著桌上的老婆餅,然後伴著大力斯可十年單一純麥威士忌。彷彿是在另一個時間階梯的溝通。老婆餅核心的那一層蜜糖,意外地融合了大力斯可,讓這支威士忌更富層次:各類胡椒的辛,被帶有蜂蜜香氣的蔗糖,圓潤出更多可以辨識的辣,原本中等程度的煙燻味,與老婆餅的麵粉香氣,結合的就像一次有些急促、短暫、狂野、帶點刺痛,但心底無比舒服的一夜情。

很難很難以文字或口述,描繪這兩道不同領域的溝通過程,同時發生了。從兩代的溝通問題,轉化到口慾的一夜情⋯⋯那真的是一次莫名其妙的威士忌品飲記憶,但我卻覺得,那完全符合人的感性訴求,也如此自自然然地在平常的日子裡,生成了。

 

 

飲酒過量,有礙身體健康,;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