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May 20 , 2016
00:54

滅火器《REBORN》迷惘後奔跑

文/翁嘉銘;文編/蘇子惠;設計/戚心偉 圖/翁嘉銘
  • 滅火器《REBORN》迷惘後奔跑

從滅火器樂團青春懵懂、四界走衝到抗爭成長,今年《REBORN》專輯我聽到過去所沒有的困頓,嘆口氣後沉澱,還是慣以龐克青年的行動清醒自我,才更懂得音樂與生命,在動盪之餘的底蘊...


滅火器Emo-Pop的速度、爆發力,Hardcore的真實氣力和台客搖滾的敦厚,讓年輕族群擁有強烈認同感。歌詞不像文青風耽溺在一種現象與情緒中琢磨著詩句,更直接流露,痛了苦了就叫就喊就跑,聽汗水暢快的揮灑!

多年累積了厚度,有挫折、名氣也有了迷惘。《REBORN》以旅行或奔跑來抽離、沉澱,重新撫過土地的記憶與矛盾糾纏的感情路。歲月和成長讓滅火器在火氣之外,映照著自身的陰影和光亮,獨自打氣又奔向前頭無盡的路。

我把〈最後兩禮拜〉、〈基隆路〉和〈南國的風〉算一組,套主唱大正的話,是「整組壞掉」,卻很適合長途騎摩特時聽,飆風很逍遙!〈基隆路〉間奏的電吉他迷人;〈最後兩禮拜〉前奏編曲華麗,間奏有金屬味,情緒飽具渲染力,讓人感到疼惜。表達的反倒是悶、塞住的,如瓶中水用力搖盪後靜放,塵埃才能沉到底部。

和日本「the HIATUS&MONOEYES」細美武士合作的〈Don't You Fight〉真情流竄,鼓舞作用濃烈,「Emotional Hardcore」很到位,教人熱血沸騰,與〈南國的風〉、〈台11〉、〈繼續向前行〉四首,我都歸為勵志打氣的歌,感覺不到痛,抬頭才見臉龐掛著珠淚。

龐克英雄的內省在搖滾底氣裡襯托出,看到鮮明的倔強男性。到〈石垣好朋友〉才感到血性男子用情真厚,以性命相搏似的。副歌的勾引力強,但沒有反覆再三強迫記憶,而以三味線結束,像是無盡的餘韻。這首與〈Don't You Fight〉也讓我嗅到走向日本市場的商業操作,但應用得實情實理。

鄭文堂電影《菜鳥》主題曲〈十字路口〉,彷彿看到孤獨寧靜的男子,悠悠吐露著心事,和〈最後一個〉算一組,魅力十足的氣口,動人的台語搖滾,像「稀微的冷風吹來一陣悲哀」,都寫進心坎了。

如果〈晚安台灣〉是撫慰受苦的台灣,再走過抗爭的〈島嶼天光〉,那〈早安台灣〉:「海上的島嶼蹛著毋願認輸的人/發出迷人的光線」,是新台灣的期待與希望嗎?喧囂外回歸樸實的生活。還很喜歡簡單的〈今天喝酒了〉,很真,很Funk,像首結束曲。怎煩怎悶怎講都沒有用,不如唱唱歌喝喝酒,有些頹廢但還是繼續走下去,在宅文化年代,這夠正面的了。

 


歌聲憶體

流行歌謠不只是歌聲商品、偶像附屬產物,也是時代刻痕、歷史的記憶。不論新舊在我們哼唱、聆聽與消費之間,所帶來的歡愉、感懷、滿足,都是身心交流的經驗,匯集而出的是一個時代的脈動,資深樂評人翁嘉銘盼透過這些音樂文字,和大家一起體察,古今歌謠在生命記憶裡所浮現的美好滋味。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