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Jul 03 , 2016
00:00

金曲老獎還能改變什麼

文/翁嘉銘 圖/翁嘉銘
  • 金曲老獎還能改變什麼

金曲獎流行類從入圍到頒獎揭曉,每年都引起爭議和討論,不少學者、專家、圈內外人士也給了很多可行的路線或具體改革方針,不過因為意見紛紜且彼此拉鋸,難有共識,由官方主辦的金曲獎就難以大破大立,微幅調整格局卻越做越小。


該「姓商還姓音」呢?我想是最常見的大拉鋸。所謂「姓商」是指,流行音樂金曲獎應回到商業價值,也就是符合流行音樂的市場潮流,「姓音」是認為,要以音樂為本位。這較為抽象些,音樂專業、品質仍有標準可循,可對大眾而言是標準不一的。大賣的歌曲專輯不一定有專業品質,且專業認知各有不同,也和媒體或樂評有差距,偏愛成名大咖和支持獨立創作的各有所好,陽春白雪、下里巴人並無高下之分。

爭該頒給主流或非主流,沒有意義。現前金曲獎能改變的是獎項,尤其以語言、族群設獎是一大弊病,因為金曲獎不是語文競賽,讓這個自詡為「華語」最大、最受重視的流行音樂獎項落漆,07年以客語創作的音樂人林生祥宣布不再報名金曲獎,是有道理的。

把母語或族語「圈養」起來給獎,不少人認為是尊重、保護,或者更有商機,更為大眾所周知,但2003年設台、客語和原住民族語獎項以來,只見其脆弱與萎頓,這道理有點像設動物園,當人類只能到動物園看大象時,是人的愚妄也是大象的悲哀,文明並非我「給你一個獎」就叫尊重,再說金曲獎也不該扮演這個角色。

金曲獎另一個最不音樂的例子是,把作品切分為曲、詞、編曲、製作、演唱等等細部設獎,然後評分、討論、頒獎。覺得不通的是,某專輯得最佳專輯製作人獎,但這張專輯沒有一首作品得作詞、作曲、演唱或錄音獎,那製作能力出色的部分在哪裡?因為成果都是平庸或次優,而突顯其製作水準高超,這是讓人難以理解的。

詞曲不分家,也是很好理解的音樂常識。一首好歌至少詞與曲是生命相連、一同呼吸的,當然演唱的情感詮釋也不可或缺,如果一首歌讓人稱讚曲寫得好,而詞不優,基本上就不是首好作品。現在分開來評斷,像詞是作文或寫詩的比賽,曲是音樂賽,演唱是《星光大道》。

這是音樂做為藝術的可悲。達文西畫作〈蒙娜麗莎〉,若以她的五官分別打分數,或再加上髮型、胸部、服裝,甚至是否微笑了,笑得美不美?達文西一定從夢中醒來打人一頓。美是不能切開來看的。

我比較傾向於設單曲,歌由詞曲作者共得。只是猜想文化部影音局的立場,要讓流行音樂各從業人員,在各獎項得到鼓勵,讓產業各部門受到關注與愛戴。因而從評審到頒獎典禮,在乎的是否公平,是否雨露均霑,秀是否好看,傳媒好感多否,自然漸漸與音樂潮流脫軌。

這是官辦獎項的「原罪」,難從固有的利益團體與意識形態抽離出來,即使小到隨時潮更新獎項都比立法難,那談什麼革新和進步,待陳腐了,再論要不要商業或回歸主流市場,就成了可笑的老口水!金曲獎姓什麼都不是,它只是一場秀。


歌聲憶體

流行歌謠不只是歌聲商品、偶像附屬產物,也是時代刻痕、歷史的記憶。不論新舊在我們哼唱、聆聽與消費之間,所帶來的歡愉、感懷、滿足,都是身心交流的經驗,匯集而出的是一個時代的脈動,資深樂評人翁嘉銘盼透過這些音樂文字,和大家一起體察,古今歌謠在生命記憶裡所浮現的美好滋味。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