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Sep 01 , 2016
00:00

排灣美麗的心跳,阿爆的《vavayan. 女人》

文/翁嘉銘 圖/翁嘉銘
  • 排灣美麗的心跳,阿爆的《vavayan. 女人》

專輯成品還沒面世前,阿爆(阿仍仍)陸續丟些demo給我聽。不能給她指導什麼,只像是矮著身子傾聽孕婦腹中嬰兒的心跳,或許也有手舞足蹈,並沒有刻意聯想她排灣族的族群文化或歌謠,很直接吸引我的是律動感十分突出,很棒的搖擺(Swing),喚醒體內聞歌起舞的靈魂,這在傳統台灣主流商業歌曲裡相當欠缺。


使用重拍與切分音,拉丁及爵士即興的器樂編曲,鋪出如海湧、風動、稻浪一般的強烈氛圍,讓人難以正襟危坐。細聽也不是辦趴似地群魔亂舞、七彩霓虹的道德解構。每首歌曲畫面感濃厚,彷彿看得見蘊藏其中的莊嚴,或飽含孺慕之情的互動,也有群舞的熱情奔放。沒深入排灣文化,隱約感受到如祭典般化為音符、歌舞,在腦海與心地上不斷重演。

了解歌詞及其意涵才發覺,直觀感受到的依然非常片面,或說太受西方音樂不管古典、爵士、流行也好搖滾也罷,陷進一種以音樂風格或現代錄音技巧的思維,來詮釋並評價所有聽到的音樂作品,進而判斷其優劣與個人好惡,經常讓耳朵走進了胡同裡的小死角,而依然幻夢紛紜。當然不否認以西方樂風、配器、現代編曲與錄音,可以包裝出更為大眾所接受的產品,在市場上隔閡減少,多了些親切,可未嘗沒有文化推展之功。

阿爆應該沒有像我那麼多心,這代原住民音樂人本就處在多元文化衝擊的交叉口,西方流行、台灣、中國、日本等等不同的音樂能量匯聚一身,當然也散發著原住民傳統文化魅力。雖傳說、古調、祭典等等都是原住民珍貴傳承,可《vavayan. 女人》創作專輯究竟不是文史調查或紀錄片,卻一樣真實熱情可愛地傳達排灣族女人生活、心情與文化傳承境況,也包括兩代人的音樂交流對話,在現代與傳統間碰撞出可傳世的火花,向傳統致敬也婀娜多姿地在現代舞台豔光四射。

〈Kacedas曙光〉是莊嚴的序曲,如進了美麗山谷中的會場,想像成一種覺醒或召喚,一種生命的起源。再進到〈namakudamun婦女們的聚會〉,立即領略專輯歌序隱藏著史詩般的架構,並非嚴肅自矜,而是身心解放。黑人教會裡歡快的聖歌,但歌詞不是我講的這樣神聖,日常族裡婦女盼望聚會的快樂期待,及必須面對現實的辛酸,只是都以歡樂來迎接。

然後以東排灣古謠〈djekuac腳步〉沉澱,接阿爆自創曲排灣聖誕歌〈dindan叮叮噹〉,可愛而迷人,解說裡寫著:「媽媽說,祖先不知道麋鹿是什麼,只有水鹿;媽媽說,祖先不知道雪橇是什麼,只有牛車。」什麼都不一樣,但堅定的信仰和善良,加些想像,天天都有好禮物。

〈IZUWA有〉編曲動聽,節奏是可以快舞的。那渾厚的bass和rap交織成繁忙的網絡,感覺生意盎然,實情是對現代生活的生氣與喟嘆。感覺曲子結束得有點快,像負氣的婦人,罵完一走了之。而〈nia ljavalan我們的聊天〉,真義是文化傳承,也是兩代母女真情流露。〈stronger堅強〉又一次說明宗教信仰在日常的重要,可負擔起種種生活的動盪。而找老公的〈kanu你在哪裡了!?〉,唱腔和和聲編排十分出色,很金屬搖滾,也聽到阿爆無限可能的演唱實力。

〈u rava我的朋友是貴族〉是對排灣族階級傳統的反思,在尊重之中又有跨越的歡暢;〈pazulju dalevan延續快樂〉讓器樂與唱腔表現一種無分別的自由與喜悅。MATZKA的〈vavayan排灣女孩〉則有為專輯定調的味道,確實非常細膩、生活味濃的女人作品,阿爆歌聲性感,律動感超好,重要的是在流行與族群文化裡找到平衡,這是難能可貴的。


歌聲憶體

流行歌謠不只是歌聲商品、偶像附屬產物,也是時代刻痕、歷史的記憶。不論新舊在我們哼唱、聆聽與消費之間,所帶來的歡愉、感懷、滿足,都是身心交流的經驗,匯集而出的是一個時代的脈動,資深樂評人翁嘉銘盼透過這些音樂文字,和大家一起體察,古今歌謠在生命記憶裡所浮現的美好滋味。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