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觀點
Jan 25 , 2017
00:00

搖滾我的命 林曉培・毛恩足

文/南美瑜 圖/高政全
  • 搖滾我的命 林曉培・毛恩足
  • 搖滾我的命 林曉培・毛恩足
  • 搖滾我的命 林曉培・毛恩足
  • 搖滾我的命 林曉培・毛恩足
  • 搖滾我的命 林曉培・毛恩足

舞台上,表演者已謝幕退去,音樂雖止,尚未全然暗滅的燈光,照著從高處燈架上緩緩飄落的紙片,彷彿仍是風花雪月一場。2011年6月12日,毛恩足已好多天張眼未睡,在恩師劉偉仁(1963.3.23—2011.6.23)6月19日《因愛活著》演唱會的前一周,劉的病況並不樂觀,大家已有老師無法參加的心理準備。然而,身為大弟子的毛決定帶著學弟妹們在毫無預算的情況下,召集音樂圈朋友們先舉辦一場「向劉偉仁致敬」的演唱會,目的無他,他深知老師的搖滾魂會因此支撐到下一次的演出,而在這兩場演唱會中,林曉培Shino都是參與的歌手之一。


40個晝夜的試探

果不其然,在《因愛活著》演唱會時,劉偉仁躺在現場入口處的小房間裡,盯著電視螢幕上的轉播,台上橫著一把木吉他代表主角的存在。尾聲中,舞台投影幕上打出他的話語:「謝謝所有參與的朋友們,我愛你們,願神祝福你們。」而他的人生舞台於數日後方落幕。

「如果我是劉老師,應該會很欣慰有這樣的學生。」這段日子以來,Shino看見不眠不休張羅大小事的毛,讓她心底已經打定主意交這個朋友。對於從小單打獨鬥、無親可靠的她而言,朋友是和生命等重的分量,她因為好姊妹拉娃(音譯)認識了主,「我看到拉娃由衷的喜樂和人生觀的轉變,這對於心靈始終沒有依靠的我而言是非常渴慕的。」

然而就在她決定信主的第二天,卻發生了那場不可挽回的車禍;接著又遭逢摯友拉娃離世,對某些教會生態的不適應,身為公眾人物所承受的壓力,躁鬱症的困擾……,使她身心靈飽受折磨,無法相信任何人而選擇離群索居,甚至離開家鄉到中國、香港發展。

「耶穌曾在曠野中40個晝夜,經歷魔鬼的試探。我受洗後的路途除了『蜜月期』外,往後才是所有試煉的開始,祂要讓我在其中得著祕訣,而後來我才慢慢領會那祕訣是什麼。」她曾經摔了《聖經》(車禍後第二天,拉娃親手將《聖經》交給她時,她失控地把書摔在地上),但從來沒有放棄與神對話,她知道自己難以駕馭的野性和對生命無窮的好奇與困惑,只有祂可能給個答案,只是這條路要走多久?

「煙囪」下的友誼

Shino在偶爾回國參加公益演出時就認識了毛恩足,自劉老師的演唱會後,他們有了更多的交集,尤其在第一次讀到、聽到毛的《枕頭上的海浪聲》小說初稿與音樂後,故事中令她心有戚戚焉的音樂人處境,還有不少靈光乍現的佳句常常被她掛在嘴上;「他簡直就是年輕時候的羅大佑!」濃烈獨特的聲線,詩意又戲謔的文采,讓她從失去拉娃的傷痛中轉移了注意力,放在這個朋友身上。

毛恩足位於山上的小屋叫「煙囪」,熱愛美食與料理的他們,經常以「煮」之名聚會,除了八卦什麼都聊,「我們都愛主,也愛煮。」友誼與共同的信仰逐漸讓這裡成為Shino極少數覺得很有安全感的所在,可以敞開胸懷、大吐心事。Shino是熱愛自由又感性的射手座,毛則總以理性的處女座態度對應,儘管交情已經好到連心底最破爛的角落都踏遍,但針鋒相對互不相讓、甚至冷戰的戲碼也不時發生。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