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空間
Feb 10 , 2015
00:00

方格子裡光影趣

文/ 
  • 方格子裡光影趣
  • 方格子裡光影趣
  • 方格子裡光影趣
  • 方格子裡光影趣
  • 方格子裡光影趣
  • 方格子裡光影趣
  • 方格子裡光影趣
  • 方格子裡光影趣

在手機照相功能越趨精良、社群平台與影像後製軟體蓬勃發展的當代,若人人可按下快門,「攝影家」與素人的距離是否更近了些?紀實攝影工作者阮義忠的獨子阮璽初試啼聲,將兩年多的街拍成果集結展出,他不曾受過傳統攝影訓練,全以手機作為拍攝工具,在正方形的格子裡,捕捉一幅幅帶有溫度與諧趣的城市剪影。 撰文/蔣德誼;攝影/高政全;設計/吳佩玲;圖片/阮璽   「我最初對於攝影沒有什麼興趣,一方面我爸不大鼓勵我走攝影這條路,他認為我的作品勢必會不斷被拿來和他比較,那是一種包袱。」阮璽邊泡著由父親監製出品的「阮家咖啡」,講起了他的童年,「我小時候比較喜歡畫畫,但後來念私立學校,在升學壓力


在手機照相功能越趨精良、社群平台與影像後製軟體蓬勃發展的當代,若人人可按下快門,「攝影家」與素人的距離是否更近了些?紀實攝影工作者阮義忠的獨子阮璽初試啼聲,將兩年多的街拍成果集結展出,他不曾受過傳統攝影訓練,全以手機作為拍攝工具,在正方形的格子裡,捕捉一幅幅帶有溫度與諧趣的城市剪影。

【撰文/蔣德誼;攝影/高政全;設計/吳佩玲;圖片/阮璽】

 

「我最初對於攝影沒有什麼興趣,一方面我爸不大鼓勵我走攝影這條路,他認為我的作品勢必會不斷被拿來和他比較,那是一種包袱。」阮璽邊泡著由父親監製出品的「阮家咖啡」,講起了他的童年,「我小時候比較喜歡畫畫,但後來念私立學校,在升學壓力之下沒能持續,直到上大學後,才又開始對藝術或創作這件事產生興趣,這時候我才發現家裡有好多寶可以挖。」

阮璽開始拿家裡的底片相機嘗試拍照,一回他試探性地拿照片給父親「鑑定」,阮義忠拿在手裡啪啪啪地快速翻過,沒說什麼,只要他再多拍、多嘗試。「那個時候我自己也明白,還沒有真正認真地去看待攝影這件事,父親的嚴格讓我體會到,不能只是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阮璽這麼說。


京都鴨川,2014

景美河濱公園,2012

帶著幽默感攝影

此後阮璽有一段期間不再拍照,畢業之後做銷售、業務類工作,經手的商品從電腦、保險到設計家具都有。如此直到2012年,他和許多人一樣在旅行或是通勤時偶爾用iPhone隨手拍下生活中的大小場景,拍著拍著,漸漸意識到取景、構圖或藝術性的美感,「我覺得重要的是,有表達的企圖之後,觀看世界的角度或感受就會有所不同。」


大阪心齋橋,2014

松山菸廠,2012

相較於傳統紀實攝影強調人文性、題材較冷峻、沉重而批判,阮璽鏡頭下的畫面大多是藏身於城市中的風景,偶爾帶有一些超脫現實的色彩,大多是使人莞爾一笑或感到新鮮的場面。「我覺得自己在這方面和我母親比較像,因為她就是一個溫暖體貼又具有幽默感的人,她對我的性格養成有很大的影響,也許我的作品風格就是來自她的遺傳。」

如此認真拍了一年之後,阮璽決定再次給父親看他的作品,「得到父親的認可,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事,如果他這一關過不了,我也無法說服自己。」這回阮義忠沒有啪啪啪地翻過去,並從中挑選出好幾張照片,「在他的標準裡,只要沒有壞評,就算是讚美了。」阮璽笑說。


阮璽與他的手機攝影作品。

看見父親走過的路

阮璽選擇以手機攝影到作品發表,可說是無心插柳之下的結果,「手機對我來說就像是眼睛的延伸,雖說有其機動性,但我認為傳統攝影的核心價值與創作態度,還是不能忘記。」阮璽說未來創作形式並不限於手機,「器材終究只是工具,最重要的仍然是鏡頭後面腦袋裡的東西。」

他在創作之餘,兼營由父親所開設的「阮義忠攝影工作坊」,提供具潛力的年輕攝影師發表創作的平台,阮義忠並在此開設黑白暗房教學課程,讓有志從事攝影工作的人可來此學習。「背後的精神其實和當年父親辦《攝影家》雜誌相同,都是在推廣攝影、提攜後進。當我認真開始把拍照當作自己的事業之後,我覺得和父親好像更親近了,不只因擁有共同的話題,我開始了解父親作為攝影家的那一面,我們之間也成為一種亦師亦友的關係。」


京都鴨川,2014

 《院喜.阮璽—手機攝影個展》

展期、地點:即日起至2月23日阮義忠攝影工作坊
(台北市北投路一段9號3F)、2月11日∼3月22日小西門微藝廊(台南市西門路一段658-1號B1)、3月7日∼4月6日ZASSO草也(台中市五權西六街72號)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