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空間
Feb 06 , 2015
00:00

杜象 當代藝術與排泄

文/ 
  • 杜象 當代藝術與排泄
  • 杜象 當代藝術與排泄
  • 杜象 當代藝術與排泄
  • 杜象 當代藝術與排泄
  • 杜象 當代藝術與排泄
  • 杜象 當代藝術與排泄
  • 杜象 當代藝術與排泄

當代藝術是由一個尿斗所啟蒙的?匪夷所思!1917年,杜象(Marcel Duchamp)匿名發表了作品〈泉〉(Fontaine),由於是個現成物(ready-made)「尿斗」而被藏在展場某處,此舉引發藝文界的爭論不休,眾聲喧譁之下,藝術精神因此愈辯愈明,藝術定義反而更加模糊。走過科技日新月異、全球化發展巔峰的20世紀之後,藝術家重探過往百年藝術之作,選出了最具影響力的作品,此一桂冠終究頒給了〈泉〉——一個尿斗。 撰文/藍漢傑;設計/戚心偉;圖片/Centre Pompidou, Paris   巴黎龐畢度中心甫落幕的大展《Marc


當代藝術是由一個尿斗所啟蒙的?匪夷所思!1917年,杜象(Marcel Duchamp)匿名發表了作品〈泉〉(Fontaine),由於是個現成物(ready-made)「尿斗」而被藏在展場某處,此舉引發藝文界的爭論不休,眾聲喧譁之下,藝術精神因此愈辯愈明,藝術定義反而更加模糊。走過科技日新月異、全球化發展巔峰的20世紀之後,藝術家重探過往百年藝術之作,選出了最具影響力的作品,此一桂冠終究頒給了〈泉〉——一個尿斗。

【撰文/藍漢傑;設計/戚心偉;圖片/Centre Pompidou, Paris】

 

巴黎龐畢度中心甫落幕的大展《Marcel Duchamp. La peinture, même》(馬歇‧杜象──甚至是繪畫),在當代藝術呈現百花齊放到了幾乎是光怪陸離的今天,這場展覽的意義或許可比喻為數位書寫世界裡的筆跡展,修改塗抹的筆觸清晰可見、脈絡可循,然而只是如此嗎?

多媒體、複合媒材等名詞尚未大興之前,杜象的創作已然如此,交融著文學、數學、光學、物理與當時最新的科技,他的每一件作品還承載著哲思,例如名為〈泉〉的尿斗,或是作品標題猶如詩句的〈La Mariée mise à nu par ses célibataires, même〉(甚至,新娘也被那些光棍剝光了),以及替蒙娜麗莎畫上鬍子的〈L.H.O.O.Q.〉,只剩縮寫字母的標題以法文念出,音近「elle a chaud au cul」,直譯是「她的屁股發燙」,意思是慾火難耐。

杜象的藝術語彙必須等到半個世紀之後,符號學的成熟才得以解剖清晰,或者說,若不是為了解讀杜象所影響的藝術形態並延伸至流行文化,符號學論述恐怕不會發展得如此之快。

1.〈泉〉(Fontaine),裝置,1917年展出的原作已失蹤,圖為複製版。
2.〈L.H.O.O.Q.〉(蒙娜麗莎臉上畫鬍鬚),現成物加工,1919。
3.〈單車輪胎〉,現成物裝置,1913。

繪畫殺手

想想,那些付出漫長歲月所練就的擬真技巧,才能夠精確描繪光影、肌理到栩栩如生的畫家們,如何接受一個擺上現成物或在玻璃上拼貼就能稱為藝術的人?杜象簡直是個闖入藝術神殿的搗蛋鬼,慧黠瀟灑地揮一揮手或搬來個物件登場,便足以用「思想」毀掉一幅經年累月才繪成的油畫,杜象因此又被叫做繪畫殺手。

然而,試圖從窠臼中尋找出路的藝術家,則在杜象作品裡看到浩瀚無垠的藝術觀念,一個題材俯拾皆是的世界,這世界就在身旁、路邊,就在生活裡,更在腦子裡,即便不識繪畫技巧,只要腦袋有想法便能創作,杜象因此被譽為觀念藝術先驅,布列東(André Breton)認為他是該世紀最聰明的人。

百年前,尿斗雖是日常用品,身分卻是黑暗的,連直呼其名都難以啟齒。杜象把這樣的現成物當作展品,並命名為〈泉〉,意同挑釁。他要向僵化的美學宣戰,如此的宣戰更是為了對抗當時正在摧毀世界的第一次大戰,以及利用戰火控制人類、試圖神化個人的獨裁者。

因此,與其說尿斗的身分是藝術品,不如說杜象要藉此提出的藝術概念,顛覆古典藝術被神化的價值觀。而為了讓藝術也有新陳代謝,尿斗於是登上了大雅之堂,對此,無論觀者嗤之以鼻或擊掌叫好,都擋不住從此驚濤駭浪了起來的達達主義、超現實主義、後現代主義等藝術潮流。


1.〈Jeune  homme  triste dans un train〉(火車中的憂傷青年),油畫,1911–1912。2.〈Jeune homme et jeune fille dans le printemps〉(春日中的青春男女),油畫,1911。

尿斗與獨裁

藝術與尿斗,獨裁與媚俗,啟發了作家米蘭昆德拉與宗教禁忌擦身而過,小說《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裡,敘述者以兒童無邪的眼光看到聖經插畫故事裡的上帝是個慈藹的老人,既然老人有一張嘴,就難免要吃要拉,緊接著的問題就是:上帝會大便嗎?「糞便是個比罪惡更尖銳的神學問題。上帝賦予人類自由,可因此斷言上帝不必擔負人類之種種罪行,但是,糞便的責任則必須完全交給人類的創造者獨自搞定。」這論調是驚世駭俗還是無聊之語?關鍵在於自由!米蘭昆德拉藉由上帝給予人類自由的論述來對抗剝奪人類自由的獨裁者(獨裁者再如何被簇擁,還是得自己搞定糞便),而杜象則從神的手中取得自由,交給藝術家,傳給大眾。

3.〈Porte-bouteilles〉(瓶架),現成物,1914年展出的原件已失蹤,此為60年代的再製版。
4.《rotoreliefs》,實驗影片,1935。

一言九鼎的美國藝評家Jerry Saltz,於2006年在《The Village Voice》周報發表的〈Idol Thoughts〉論述中,以一句「上帝並非藝術愛好者」作為評論杜象作品的開場,他認為杜象堅決聲稱要把藝術家「反神格化」,而且「由現成物所提出的美學命題,是沒有轉圜餘地、非此即彼的做法。藝術的進程到了現成物的出現,就如同天文學發展到了哥白尼首倡的日心體系。」〈泉〉摧毀一個概念的同時,也建構出更為強悍的概念。

如今傳媒發達,媒體是操控人類的利器,包裹控制權的糖衣是媚俗,一則臉書文贏得百萬個讚就擁有了力量,顯然,人類歷史首次出現空前蓬勃的媚俗現象,自由恐怕就要回到新形態的獨裁者手中,如此的世道,也許會有另一個米蘭昆德拉寫出《網軍不可承受之輕》,但不會再有一個杜象了,因為他早在百年前就從上帝手中取得了自由。

世界各地青年為換取自由而騷動不安的1968年,杜象於巴黎西北郊區辭世,墓碑上刻著:D'ailleurs, c'est toujours les autres qui meurent(反正呢,死的都會是別人),碑文如此,是杜象,無誤!

杜象(Marcel Duchamp)

18 87年生於法國諾曼地區Blainville -Crevon,20世紀藝術開拓者,因第一次世界大戰而集結藝術家進行抗議,達達主義應運而生,反戰、反獨裁、反框架、反美學的理念深刻影響當代藝術至今,1968年卒於巴黎西北的Neuilly-sur-Seine。重要作品有〈Roue de bicyclette〉(單車輪胎)、〈La Mariée mise à nu par ses célibataires,même〉(甚至,新娘也被那些光棍剝光了)、〈Fontaine〉(泉)、〈L.H.O.O.Q.〉(蒙娜麗莎臉上畫鬍鬚)等。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