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空間
Apr 14 , 2015
00:00

光影中的禮物

文/藍漢傑 圖/Wellcome Library, London
  • 光影中的禮物
  • 光影中的禮物
  • 光影中的禮物
  • 光影中的禮物
  • 光影中的禮物
  • 光影中的禮物
  • 光影中的禮物
  • 光影中的禮物
  • 光影中的禮物
  • 光影中的禮物
  • 光影中的禮物

1871年4月2日,經過海上一夜的星宿,約翰湯姆生(John Thomson)望見了黎明時分的福爾摩沙。離開英國旅居亞洲近10年,他對遠東已經有所了解,從原本為商人拍攝肖像轉而對庶民生活的記錄,使得他對台灣府的平埔族興味盎然而充滿期待。他以攝影家的身分,帶著旅行家的血液與地理學家的熱情,從打狗(高雄)登陸的那一刻起,沿途拍攝的影像、寫下的旅人誌與手繪的行進路線,在120多年後的1997年才又正式回到台灣,成為最重要的史料。今年《玻光流影:約翰湯姆生世紀影像特展—鏡頭下的福爾摩沙與亞洲紀行》從高雄市立美術館移師至佛羅倫斯自然史博物館展出,展期至5月24日止。


現存最早的照片是銀版攝影,由法國人涅普斯(Joseph-Nicéphore Niépce)在1826年所拍攝,幾年後,人類最新的影像紀實方式在上流社會風靡了起來,1837年出生於愛丁堡的湯姆生,即在這嶄新的影像時代中成長。

湯姆生是菸草商之子,家境算是富裕。求學期間主修理化,同時進入藝術學院修業。畢業後擔任攝影學徒,這時,曾風靡一時的銀版攝影正由新興的濕版攝影取代,湯姆生主攻的正是此一以玻璃版為負片的攝影法。

1860年代,歐洲諸國帝制即將崩解,社會瀰漫著蛻變的不安,值此之際,東西方的交流與衝擊也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1862年4月,湯姆生隨哥哥離開英國,搭船遠赴新加坡,在當地開設照相館,為到遠東貿易商人拍攝肖像。此後10年,他旅行的足跡遍至蘇門答臘、泰國、柬埔寨、馬來亞(馬來西亞)、錫蘭(斯里蘭卡)、印度、中國,並曾在香港經營照相館。他帶回歐洲的攝影以吳哥窟最受矚目,聲名大噪。在他之前,歐洲人無法以如此「寫實」的方式見到吳哥窟的神祕壯麗,湯姆生以攝影開啟西方視野,加上翔實的文字記錄與觀察,被譽為新聞紀實攝影的先驅。

福爾摩沙之旅

1871年,湯姆生在廈門遇見馬雅各(James Laidlaw Maxwell),相談甚歡,也激起湯姆生對台灣的探險熱情。馬雅各與湯姆生同鄉,1865年由蘇格蘭長老教會派遣至台灣傳教並行醫,是英國長老教會第一位駐台灣宣教師,日後在台灣創立了第一間西式醫院「新樓醫院」。湯姆生隨馬雅各從打狗登陸台灣,接著北上,行經熱蘭遮城(安平古堡)、荖濃溪流域,深入山林、部落。這段旅程,湯姆生共拍攝了40多張照片,為後人留下平埔族獵人、少女、漁民的面貌,以及月世界、山谷、竹林、農家生活的景致,並翔實記述平埔族的語言、生活和地理環境。

當時由於攝影配備繁重,湯姆生不可能獨自旅行,必須雇用多位挑夫同行,方便於扛沉重的玻璃底片與瓶瓶罐罐的多種藥水,也常常因藥水不足而必須變通,就地取材。一個外國人帶領如此「隆重」的隊伍,要走進台灣府偏遠的山林、聚落,且人人從未見過相機,面對如此神祕怪異的東西,令人不安。湯姆生的拍攝動機常遭地方官府的質疑,甚至有囚禁之虞。湯姆生終究是冒險家,帶著中古世紀勇於突破黑暗的騎士精神,透過攝影與文字記錄著他所探索的遠東世界,在這過程中,關懷的動機與應變的機智是他能深入當地生活的要因,這些都能在他的旅人誌中得見。

離開台灣府的隔年,湯姆生回到英國,除了1878年的賽浦勒斯之旅,他終生未再離開英國。湯姆生辭世的前一年,決定把所有的玻璃底片、影像紀錄交給製藥巨擘魏爾康爵士(Sir Henry Wellcome)的私人博物館。1981年起,博物館完成龐大的玻璃底片編目工作,開放給各國學者研究,此時,這些能夠再度面世的影像,幾乎是湯姆生按下快門的百年之後了,而這份時間的禮物,也成為中國、泰國、台灣、柬埔寨等國能夠回頭探索自己的眼睛。

 

《玻光流影:約翰湯姆生世紀影像特展—鏡頭下的福爾摩沙與亞洲紀行》展

主辦:義大利佛羅倫斯大學國家自然史博物館、高雄市立美術館
展期:即日起至5月24日止
地點:佛羅倫斯自然史博物館(Museo di storia naturale di Firenze)
地址:Via del Proconsolo 12, Firenze, Italie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