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空間
Apr 23 , 2015
11:18

磨難的小米田 毛恩足

文/郭書吟 圖/高政全
  • 磨難的小米田 毛恩足
  • 磨難的小米田 毛恩足
  • 磨難的小米田 毛恩足
  • 磨難的小米田 毛恩足
  • 磨難的小米田 毛恩足
  • 磨難的小米田 毛恩足

毛爺、毛徒、毛、毛恩足、Danubak,都是他的名。這些名是一個自嘲「混得很凶」的外省與排灣族混血歌手,從青年到壯年尋覓身分認同的旅程,年輕時創業大起大落、自我放逐,最後在音樂與東海岸找到自己——毛恩足首張創作專輯《成為一條河》擁抱土地與族群、海天與音樂,回歸「人」的最初。


 

毛恩足在音樂路上是半路出家,他是搖滾教父劉偉仁近身大徒弟,跟了他8年,劉偉仁生命最後階段為肝癌所苦,演藝圈友人與「毛徒」為了籌措醫藥費,先後舉辦《向劉偉仁致敬》和《因愛活著》演唱會為老師祈福。

啟蒙恩師劉偉仁

毛恩足在成為毛徒之前號稱「毛爺」,20多歲開設工程公司,承包許多案子,4年間賺進大筆財富,孰知27歲那年發生變故,財產在一夕間歸零。他放逐自己,流浪蘭嶼、鵝鑾鼻、東海岸,他開始想要創作,而後因節目拍攝接觸劉偉仁,投師門下。

「老師每周兩次在EZ5演唱,一年100多場從沒缺席。前三年,我的工作是在演唱前幫老師把器材準備好。所以別人問我到底學到了什麼?我就⋯⋯搖搖頭。」後來毛恩足才意識到,劉偉仁是刻意磨掉他的傲氣,以身教、言教帶領他學習對待音樂的態度。2006年「劉偉仁聲音藝術學校」成立,毛恩足開始接受正統音樂訓練,其後劉偉仁更轉介他到老吉他手沈春風(阿通老師)的門下學藍調。


​毛恩足(Danubak)是外省與排灣族的混血原民歌手。10年自我身分認同的追尋,化為首張創作專輯《成為一條河》。
胡德夫受邀在此張專輯與毛恩足對唱〈顏色〉。

解套混血迷惑

先後玩過重金屬、搖滾、藍調,但毛恩足總覺得心裡有個填不滿的洞。直到第一次在演唱會中聽到胡德夫的歌聲,他強烈感受到空洞被那歌聲所撫平,「當時才意識到,對啊!我也有一半原住民血統啊!」

毛恩足是外省與排灣族混血,父親是隨政府撤退來台的軍人,母親來自屏東縣瑪家鄉三和村,然而故鄉是她回不去的傷痕,Vuvu(排灣語:外婆)的土地早已為政府所徵收,蓋起水泥樓房。而後父母舉家遷居台北,一家十口,行囊只有兩個皮箱。父親退伍後從事神職工作,母親是大樓清潔工,為了分擔家務,他的童年多在樓梯間垃圾堆裡度過。

父親的教育是根深柢固的中華文化,毛恩足每天早晨得寫滿5張報紙的毛筆字給父親檢查;求學時期,同學看他皮膚黑,說他是原住民。原住民朋友知道他不會說母語,說他是平地人。「在身分認同上,我一直有衝突的情緒,甚至有些憤怒。」


毛恩足與原民歌手達卡鬧。達卡鬧參與專輯中〈雙面人〉排灣語創作。

在母親眼中,毛恩足是所有孩子當中唯一堅定地回歸原鄉文化,因此她將外公排灣族名字Danubak送給他。

年過30歲,聽了胡德夫的歌,毛恩足開始踏上尋找身分認同的旅程。他反思自己對原住民的認知、問母親的故鄉記憶、走訪屏東故里、先後知遇林廣財、達卡鬧等原民歌手和社會運動者;他參與反核、聲援東海岸開發事件,從創作與關懷社會議題裡,毛恩足學會擁抱族群,體會身上血脈的意義,進而解套曾因「混血」而迷惑的自己。

「從意識到自己是原住民之後到現在,第一步自我覺醒和承認已經完成。我的混血身分是時代產物,但我接受我自己,所以我是新品種的原住民。我受的是東方文化教育、西方音樂思維,但我有原住民的嗓子,所以我『混得很凶』,很混!」他笑著說。

9個故事  成為一條河

這趟尋覓身分認同的旅程,毛恩足走了10年。10年覺醒化為首張創作專輯《成為一條河》的9首歌,每首歌背後都有個故事,更多是對台灣現勢的反省。例如〈都蘭的王家〉是向大埔農民朱馮敏與張藥房老闆張森文致敬的歌曲,〈顏色〉批判台灣是被政治顏色綁架的島嶼,〈移動的傷口〉結合排灣族頭目林廣財吟唱古調、布農族孩童的報戰功,聲援阿美族傳統領域馬武溪的不當開發。


《成為一條河》是毛恩足尋覓身分認同的旅程。他認為每個人都是一滴水,無關族群,我們匯聚成河,灌溉成美好的流域,所有的發生,都是為了成就現在。

「我希望從原住民做示範,不同族群也能彼此結合,聲援其他族群。專輯裡許多首歌是由我創作一半,另一半融合其他族群的思維和歌聲。」他認為人們一旦回歸身為「人」的初衷,省籍、國族、顏色便不再重要,關心美麗灣事件和文林苑都更案的人不需區分族群,公民對抗的是人性之貪婪。

經歷大起大落,毛恩足感謝過去的自己,「胡德夫勉勵我,許多的磨難最後都會變成豐盛的小米田。有苦難,才會有同理心,才能傳遞出力量。」

《成為一條河》之後,他的下一步是學古調。毛恩足也在母親認證之下,傳承外公的名字Danubak。當他把第一片專輯送給母親,母親看了眼淚潰堤,他則忍住鼻酸,「我感謝自己曾經很複雜過,嘗過黑暗,因此現在找到的光明,都非常光明。『成為一條河』指的是你的生命、我的生命都是一滴滴的水,我們匯聚成河,灌溉成美好流域,所有的發生,都是為了成就現在。」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