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空間
Apr 28 , 2015
00:00

通往行者的路

文/藍漢傑 圖/何經泰、牽猴子
  • 通往行者的路
  • 通往行者的路
  • 通往行者的路
  • 通往行者的路
  • 通往行者的路
  • 通往行者的路
  • 通往行者的路

「創作對我來說是一種自由的釋放,也是一種心靈的釋放,你是在找一個心的寄託。」編舞家林麗珍的敘述揭開紀錄片《行者》序幕,從〈那是一個夢〉到〈生命之鏡〉,本片以13個篇章逐步將觀眾引入創作者的靈魂深處,時而喧囂入世,時而靈氣迫人,無疑地,由陳芯宜執導的《行者》是這個春天、更可能是今年最令人動容的電影。


陳芯宜的第一部電影《我叫阿銘啦》獲台北電影節、瑞士弗瑞堡影展、金馬獎等諸多大獎之後,隨光環而來的壓力使她遲遲寫不出下一部電影劇本,這段期間受國家文藝獎之邀拍攝獲獎者短片,她選擇了林麗珍。

無垢舞蹈劇場總監林麗珍為台灣重要編舞家,作品獲國內外獎項無數。父親早逝,母親扛起家計,靠擺地攤養育6個孩子,少女時代的林麗珍堅持跳舞,務實的母親不放心更不鼓勵,卻為她縫舞衣。林麗珍編舞無師自通,因為腦中總是盤旋跳舞的畫面。任教女中時,編舞作品獲獎,獎品是Paul  Taylor  Dance Company來台演出的門票。她看完那場演出,震撼得無法言語,回到家也不和母親說話,母親把她關進廁所,她在裡頭一直重讀節目單,那時她對自己說,將來也要有這麼樣的一個舞團。

《觀》,金成財攝。

《行者》導演陳芯宜。

緩的力量

此後,林麗珍琢磨現代舞技巧,教舞、編舞也參與電影、劇場的編舞工作,多年後她質疑創作,而追究更深的是質疑自己,於是她編出了《我是誰》,但質疑未能獲解,直到8年後,儀式性濃烈的《天祭》開啟答案之門,此後她創作出處理人鬼關係的《醮》、處理人神關係的《花神祭》,以及醞釀近10年、悲天憫人的《觀》等代表作。

林麗珍視身體為劇場,而劇場是聖殿,一個能讓心安定的所在,能與宇宙互通聲息而不再有任何約束。她在舞蹈劇場中修行,因為人們都在掩飾錯誤,而修行就是檢視自己的事。她要舞者盡全力的專注,而不是表演。一旦專注,便能感應周遭一切細微的流動,因為舞是在關心人、關心生命。舞者在她作品的「緩」與「空」之中綻放力量,內在也因此得到了洗滌,一旦有所清滌,舞者往往下了舞台便淚流不止。然而,在天地之間,林麗珍認為自己的作品連一粒沙的存在都不如。

《花神祭》,陳點墨攝。

《觀》,Dancefilm,金成財攝。

安安分分地去做

陳芯宜與無垢的邂逅是在學生時代,「那時窮,買便宜的票坐在劇院的第三層樓看《花神祭》。」遠遠俯瞰舞台,細節不清卻感動依然,她驚訝於如此的舞蹈風格,而當台上《心經》的誦念聲一起,她瞬間悸動不已,淚眼迷濛。幾年後,《花神祭》的編舞者與她面對面,從此深刻影響著她的電影創作。

《醮》,Dance film,金成財攝。

無垢舞蹈劇場總監林麗珍。

初次相見,受國家文藝獎之託的陳芯宜說明來意,林麗珍想瞭解眼前的導演,要求看她所有的作品。陳芯宜把作品交給林麗珍後,再次見面時,「林老師問的不是我會怎麼拍她,而是討論我的作品,告訴我哪裡感動了她,哪裡可以改進。」討論創作成了她們日後相處的基調。

短片的案子結束,但陳芯宜持續拍攝林麗珍,「我對林老師的創作太好奇了。」同時,陳芯宜從林麗珍的創作態度中感受到安定,細節的要求,技術的昇華,不畏外力的專注與堅持,才能成就藝術境界,「於是我想,也許一輩子只會做一件事,那麼就安安分分地去做吧,專心地做。」陳芯宜原本的創作瓶頸因此開通,拍出了電影《流浪神狗人》,受邀參加多國影展獲得諸多獎項,之後的多部作品也一再獲獎。陳芯宜與林麗珍的10年相處,彼此瞭解而信任,使得《行者》一片的運鏡自然精巧而深刻,從一千多個小時的毛片裡,精鍊出細膩動人的兩小時《行者》,描繪出一位編舞家的藝術魂魄,本片更是兩位不同世代創作者的交心與靈魂對話之作。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