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空間
Sep 24 , 2015
17:01

生活的倒影 Kiripi Katembo

文/藍漢傑 圖/Kiripi Katembo / Galerie MAGNIN-A, Fondation Cartier pour l'art contemporain
  • 生活的倒影 Kiripi Katembo
  • 生活的倒影 Kiripi Katembo
  • 生活的倒影 Kiripi Katembo
  • 生活的倒影 Kiripi Katembo
  • 生活的倒影 Kiripi Katembo
  • 生活的倒影 Kiripi Katembo
  • 生活的倒影 Kiripi Katembo

水可清滌淨化,也可映出人世的浮光掠影。剛果攝影師Kiripi Katembo把視角置於最卑微的地上,利用雨後地面積水的倒影,讓世人看見蕪雜中的和諧,聽見紛擾中的寧靜,感受到擁擠中的疏離,以及孤獨中的謙卑。Kiripi Katembo說:「當我們把醜陋倒過來看時,就能夠發現美。」他那卑微的鏡頭視角猶如帕修斯,以盾牌的倒影勇於面對會使人僵化如石的梅杜莎。


 

〈Avancer〉(前行),2011。

蛇髮女妖梅杜莎(Medusa)曾經是一個美麗而純潔的女孩,由於遭嫉受咒,秀髮變成毒蛇,臉龐頓時蒼老,從此梅杜莎的目光充滿憤恨的力量,任何人與她對望便瞬間僵化如石。沒有神祇或人可以制服梅杜莎,除了半人半神的帕修斯(Perseus),他的方法是避開直視,借用盾牌的倒影與之對抗,終於砍下梅杜莎的頭。然而,帕修斯明白梅杜莎凶惡背後不公不義的遭遇,因此對待梅杜莎的頭顱是如此溫柔,他輕輕置於水中,水的淨化與柔軟使得糾結的蛇髮緩緩化成美麗的珊瑚。面對充滿暴力與仇恨的剛果,青年攝影家Kiripi Katembo則利用倒影,拍下了亂世裡依舊必須過日子的善良子民,以及惶恐迷惘之中依然存在的善與美,歐洲人為之驚豔。

〈Errer〉(漂流),2011。

 

來自剛果的笑聲

位於非洲心臟的剛果,原是地大物博、礦產豐饒之地,用銅、鈷、鑽石、木材向他國換來食物、紡織和現代化用品。近百年來,剛果幾乎脫離不了戰爭,1960年民主剛果從比利時的殖民下獨立後,更是與共和剛果長期內戰,尤以1998年爆發的第二次剛果戰爭最為激烈,有9個非洲國家直接參與,部分歐洲國家間接介入,規模之大又被稱為「非洲的世界大戰」。

無休無止的戰亂令剛果遍地受創,失序不安,進而人心沉淪,燒殺、搶劫與強姦名列世界之冠。內耗引來貧窮,貧窮帶來疾病,死於瘧疾、腹瀉、肺炎和飢餓的人難以計數。誰能看見在惶恐迷惘之中依舊必須生活的善良子民?誰還能在仇恨與對立之中發現愛與善美?在亂世裡成長的Kiripi Katembo想當飛行員,如果在地面難逃滿目瘡痍,那麼遼闊純淨的天空則意味著希望與美好,有一天,他或許還能以飛行遠走他鄉。

際遇沒有將Ki r ipiKa temb o帶進飛行世界,而是引入金夏沙美術學院,這裡曾進駐來自歐美的知名藝術家LemaKusa、Roger Botembe、Alfred Liyolo等,學院裡的學子在藝術裡看到了希望,並在美育中回頭檢視自己的生存環境。藝術可以改變亂象嗎?美術學院的學生們如此思索,身在其中的Kiripi Katembo亦然,他從繪畫轉向錄像創作,心中的眼睛也從避世的飛行視野轉為直視生活的攝影機—— 手機。

〈Evolution〉(演進),2011。

 

〈Survivre〉(殘存),2009。

 

2008年,Kiripi Katembo以手機拍攝實驗電影《Voiture en Carton》(紙箱車),片中穿著粉紅色拖鞋的小女孩,對著玩具車裡的手機鏡頭微笑後,用黃繩拖著小車向前走,鏡頭視角於是卑微得幾乎貼近地面,觀眾看到黃泥地上的腳步與雜物,先是小孩子嬉鬧雀躍的腳,然後經過大人無所事事而停滯不前的腳,偶爾也有翻車的時候,鏡頭便帶到天空和陋屋,接著玩具車隨小女孩駛向真正的馬路,那是汽車揚塵的地方,畫面從此變得灰濛不完整,最後小車來到一堵牆前,走來一個小男孩,微笑地把玩具車捧到紙箱內。

 

6分多鐘的《Voiture en Car ton》透過灰色貧瘠的城市背景,呈現出唯一的笑聲與活力是來自孩子,意味深長。該片先是獲邀參加巴黎龐畢度中心的Pocket Film影展,之後受到美國CNN青睞播出,各大影展隨之邀約,Kiripi Katembo因此在歐美有了名聲。

 

一種注視

實驗電影《Voi t u re e n Ca r ton》為Ki r ipiKatembo的創作風格定調,他以地面的視野觀察生活所在的城市,2008年起進行的攝影系列作品【UnRegard】(一種注視),他拍下雨後地面積水所反映的生活景象,此一系列在歐美引起巨大迴響,持續多年受到邀展並獲獎無數,Kiripi Katembo儼然是剛果當今最知名也最被看好的青年藝術家。當他來到法國,面對鏡頭接受採訪時,他的笑容純真得一如孩童,彷彿苦難並不存在。

(左上)〈Monganga〉(蒙甘嘎),2011。;(右上)〈Tenir〉(挺立),2011。;(下圖)〈Kwata〉(科瓦塔),2011。

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於這個夏天開展的《BEAUTÉ CONGO 1926-2015》(剛果之美),雖是編年式的聯展,但以新世代的Kiripi Katembo最受矚目,遺憾的是藝評家與媒體對其獨特風格的討論方興未艾之際,8月5日卻傳出噩耗,年僅36歲的Kiripi Katembo因感染腦型瘧疾而驟逝,一時之間,媒體上的悼文取代了藝評。

梅杜莎的仇恨來自被掠奪而去的美麗與純真,剛果亦然,亂世之中,仍有善良的人們在對抗梅杜莎的目光,可是貧窮帶來疾病,死於瘧疾、腹瀉、肺炎和飢餓的人難以計數,Kiripi Katembo是其中之一,他留下動人的倒影,倒影裡是無論如何都要生活度日的景象。

 

Kiripi Katembo

1979年生於剛果東部戈馬(Goma),畢業於金夏沙美術學院(l’Académie des Beaux-Arts de Kinshasa)。2009年發表【Un Regard】(一種注視)攝影系列而揚名國際,尤其在法國最受關注,獲諸多國際獎項。他以手機拍攝多部影片,以《Voiture en Carton》(紙箱車)最具代表性。2015年8月5日因腦型瘧疾病逝於金夏沙,享年36歲。

現正於巴黎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舉行的聯展《BEAUTÉ CONGO 1926-2015》(剛果之美),Kiripi Katembo的攝影作品也受邀參展,展期原定至今年11月15日止,由於迴響熱烈,延長至明年1月10日。

 

 

Kiripi Katembo《Voiture en Carton》(紙箱車,2008)線上看: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