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空間
Feb 16 , 2016
19:08

整個世界都是我們的教室 勞力士藝術周末紀實

文/郭書吟 圖/郭書吟、Rolex
  • 整個世界都是我們的教室 勞力士藝術周末紀實
  • 整個世界都是我們的教室 勞力士藝術周末紀實
  • 整個世界都是我們的教室 勞力士藝術周末紀實
  • 整個世界都是我們的教室 勞力士藝術周末紀實

製錶業跨足藝術的代表「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Rolex Mentor and Protégé Arts Initiative」,源於70年代「勞力士雄才偉略大獎」獎助科學、探險的項目,90年代拓增至藝術領域,2002年起舉辦至今已媒合86位藝術名家與青年工作者。


 

2014至2015年度為期一年教學的7大領域師徒,上月在墨西哥城保斯基文化中心舉辦「勞力士藝術周末」,分享成果。此項計畫令人欣羨的除了一對一向名家學習之外,師徒們皆分屬不同國籍,藝術創作隨季度而變,教學場域經常跨洲越洋,「整個世界都是我們的教室」。

2016大選前的周子瑜國旗事件,再次燃起台灣的國族認同議題。「國族認同」自民族主義、帝國衰敗、後殖民理論興起迄今,討論依然蓬勃,而在勞力士藝術周末裡,視覺藝術類師徒──丹麥籍冰島藝術家奧立佛‧愛利亞森(Olafur Eliasson)和來自剛果的山米‧巴洛吉(Sammy Baloji)以數度移居的人生,分享他們的國族認同。

丹麥籍冰島藝術家奧立佛‧愛利亞森(左)和來自剛果的山米‧巴洛吉。

我是什麼人?

愛利亞森近年熱衷於非洲公益,與妻子創立之121Ethiopia基金會長年關心非洲偏遠地區,更認養兩名阿迪斯阿貝巴的孤兒,挑中巴洛吉的主因不言而喻。巴洛吉原是定居剛果第二大城盧本巴希的攝影師,因對後殖民時期歷史的興趣,2010年起移居殖民母國比利時。愛利亞森祖籍冰島,生於丹麥,現居柏林,這對師徒在國籍與創作路途中都具有「移動」特性。他們的第一場對話,便是分享「我是哪裡來的?我是什麼人?」

巴洛吉的創作著重歷史調研,導師對於他勇於探討「被掩蓋的歷史」大為讚賞。巴洛吉提及比利時殖民剛果的歷史在國內避而不談,也正是此避而不談,驅動他投入資料庫,將剛果的工業遺址、礦坑、劙痕文化(scarification)、都市發展等面向,置放於攝影蒙太奇創作。

後來巴洛吉也來到愛利亞森的柏林工作室,觀察他與工程師、建築師、運算師的工作過程,「工作室有70個人那麼多!而他們都來自不同國家和文化,更刺激我去思考我從哪裡來,未來又想往哪裡去?」

黃銅的政治經濟關係

在向愛利亞森學習的三個月之後,巴洛吉受邀在2015威尼斯藝術雙年展比利時館呈現大型黃銅裝置〈The Other Memorial〉,將已流失的剛果劙痕文化轉製在黃銅上,打造銅篷圓頂,黃銅全是取自殖民時期銅礦出口地加丹加省。

愛利亞森談到他原先擔心巴洛吉太嚴肅了,屢屢提醒他的身分是藝術家,不是老學究,再怎麼嚴肅的議題,都要想辦法經由藝術轉生。因而此作旨在讓參觀者先看到薄銅之美,而後從鑿刻紋路和文字反思黃銅承載的政治經濟關係。「歐盟各國正積極定義什麼是歐洲人的『國族認同』。那我們如何定義山米呢?我認為山米是『未來人』的代表,他旅居布魯塞爾與盧本巴希,他能融入兩國嗎?有人認為他能,有人則認為兩地都不屬於他。他的創作希望讓人看見認同的複雜本質。我不認為國族認同是單一點狀,而是多層次、感知的,當歲月日久,自我認同也會越趨複雜。」

山米‧巴洛吉於2015威尼斯藝術雙年展,使用黃銅做裝置。

山米‧巴洛吉於2015威尼斯藝術雙年展,使用黃銅做裝置。

 

巴洛吉於2015威尼斯藝術雙年展作品〈The Other Memorial〉。

丹麥籍冰島藝術家奧立佛‧愛利亞森(中)和來自剛果的山米‧巴洛吉(左二)。

愛利亞森柏林工作室。

巴洛吉於藝術周末呈現《Ouakam Fractals, Senegal》 塞內加爾後殖民時期都市計畫的攝影蒙太奇作品。

巴洛吉於藝術周末接受觀眾提問。

 

芭蕾不死

本屆最年輕又高顏值的門生邁爾斯.戴卓爾(Myles Thatcher),受教於俄羅斯編舞家阿歷斯‧羅曼斯基(Alexei Ratmansky),在勞力士藝術周末呈現4支舞作,包括《Body of Your Dreams》世界首演。同行受邀的編舞家林懷民(2012至2013年度舞蹈類導師)在演出後,直言戴卓爾接下來要大紅大紫了,「25歲就編舞,我23歲才開始跳舞呢!」

 

本屆最年輕又高顏值的門生邁爾斯.戴卓爾(Myles Thatcher)。

邁爾斯.戴卓爾於舊金山芭蕾舞團排練中。

邁爾斯.戴卓爾(左)與導師阿歷斯‧羅曼斯基一起看排。

邁爾斯.戴卓爾(左)與俄羅斯籍導師阿歷斯‧羅曼斯基一起看排。

 

戴卓爾為美國芭蕾界當紅小生,在與導師羅曼斯基的對談中,兩人都堅決否定「芭蕾已死」之說,認為古典芭蕾既充滿生命力又與時俱進,因此他們皆跨足現代芭蕾,如同《Body of Your Dreams》便是對過度健身與瘦身的歪曲美學展現批判,為芭蕾融入更多當代表現。

在與舞蹈類提名人Richard Tanner(美國編舞家)的訪問中,他解釋由多位編舞家組成的提名團,從20多位青年舞蹈家篩選出3位候選人與羅曼斯基進行面談,最後他選了提名團最喜愛的戴卓爾。羅曼斯基說:「我在舊金山芭蕾舞團認識戴卓爾,當時我正為該團編舞,他是所有舞者反應最快的。我們因勞力士計劃結緣,在繁忙排練當中抽出時間觀摩彼此的創作,足跡遍布美國東西岸,後來我也邀他到慕尼黑觀摩《帕姬塔》(Paquita)的排練。」

羅曼斯基非常開放地讓門生近距離觀察、發表意見,戴卓爾提及:「羅曼斯基鼓勵我無懼於堅持創作初衷、琢磨、找出我想要表達的,這給我很大的信心。」

羅曼斯基於舊金山芭蕾舞團認識戴卓爾,兩人因勞力士計劃結緣,在繁忙排練當中抽出時間觀摩彼此的創作,足跡遍布美國東西岸和慕尼黑。

羅曼斯基與戴卓爾在一年指導與學習當中,建立出宛如兄弟、好友的師徒關係。

勞力士藝術周末的舞蹈類呈現,由舊金山芭蕾舞團演出戴卓爾的舞碼 《Body of Your Dreams》。舞台燈光由燈光類門生塞巴斯提安設計。

本屆最年輕門生邁爾斯.戴卓爾,受教於俄羅斯編舞家阿歷斯‧羅曼斯基,兩人在舞蹈呈現後對談。

 

坐在黑暗裡,造我的光

珍妮佛‧蒂普頓(Jennifer Tipton)榮登本屆最高齡導師(78歲),享有「劇場燈光之后」美譽的她,為各大表演團體爭相合作的燈光設計師。看她與墨西哥門生塞巴斯提安.蘇洛贊諾.羅德里格斯(Sebastián Solórzano Rodríguez)兩人的背影,都是形單影瘦、仙風道骨,師徒一個模樣,難以想見這般細瘦的身子,如何承擔繁重的劇場工作?

珍妮佛‧蒂普頓(右)榮登本屆最高齡導師(78歲),墨西哥門生塞巴斯提安.蘇洛贊諾.羅德里格斯在一年的學習當中成為世界旅人,跟著導師在倫敦、巴塞隆納、紐約、馬德里學習。

「我坐在黑暗裡,製造屬於自己的陽光。」蒂普頓詩意地形容自己的工作,謙稱不諳教學,「光」即是最好的老師,「我要求塞巴斯提安跟在我旁邊,當一個觀察者,總是叫他坐近一點。這一年,我與他都成了世界的旅人,他跟著我到

倫敦、巴塞隆納、巴黎、紐約、馬德里,看我為各個團體布置舞台燈光,後來我也到墨西哥看他的燈光設計。」

在藝術周末呈現裡,羅德里格斯為戴卓爾的舞作設計燈光之外,還製作光之甬道〈LX1.1〉。該作一次限入8至12人,體驗過程7分鐘,我與林懷民及其門生Eduardo Fukushima、羅曼斯基、中國建築師趙揚同組,進到闇黑的〈LX1.1〉,唯有間歇聲、光、影指路,在失去視覺的環境中,人體觸感成為彼此的依靠,我們一個個搭著肩,亦步亦趨,每回迷失方向,前方的人便停下來,為後方尋找光。「我向來習慣盡快製作出效果,但是導師幾度要求我停下來,閉上嘴好好觀察。我漸漸體認到原來做一個安靜的觀察者不容易,尤其是把注意力放到巨大框架當中。」

羅德里格斯詢問導師,常人並不會把燈光師視為藝術家,而是技術人員,她如何面對這個矛盾呢?「『面對』代表某一程度上接受這個事實。燈光設計師背後必須仰賴技術人員協助,但是我把燈光視為夥伴,我總說『燈光是視覺的音樂』,這位夥伴在舞台上的表現,比你想像得大得多。觀眾是透過你的光,才看到故事情節,不好的燈光設計是會把演出搞砸的,好的燈光設計則能協助觀眾讀懂導演,因此舞台燈光絕對是一門至高無上的藝術表現。」

 

塞巴斯提安在藝術周末的光之甬道〈LX1.1〉。

「舞台燈光之后」珍妮佛‧蒂普頓說道: 「我很高興在這一年當中,透過一些小小的 分享,讓塞巴斯提安感受到光的美麗。」

 

為另一個人釋放自己

音樂類導師與門生為芬蘭作曲家佳雅‧沙維雅荷(Kaija Saariaho)和葡萄牙籍瓦斯科.門東薩(Vasco Mendonça),門東薩參與沙維雅荷於全球各地的音樂演出,沙維雅荷提及作曲是孤獨的工作,他們透過分享作品交流意見;門東薩則說,導師給他最大的提醒是:「每當在創作中有疑慮,跟著直覺走準沒錯。」沙維雅荷也數次將門東薩引薦給出版社、代理商與音樂節總監。「我深知在音樂領域,年輕作曲家起步總是很辛苦。」

音樂類師徒莎維雅荷(右)和門東薩在一年的學習裡 經常當空中飛人,抽出時間彼此交流。

藝術周末由墨西哥Cepromusic樂團演出導師與門生的作品。

 

音樂類呈現當天,莎維雅荷和門東薩師徒倆在台上分享一年的學習故事。

 

如勞力士慈善事務總監Rebecca Irvin所述,15年前開啟此項目時,便希望門生不只是學會技藝,而是有機會看到導師是如何過生活,和出版社或代理商溝通,以及與其他夥伴一起工作。

這些世界級名家,也不吝分享青年輩予以他們的啟發。愛利亞森提到看著巴洛吉正為初興的情感尋找創作語言,才明瞭歲月已然讓他失去了「鮮度」,「如同日常談話已經被字彙所囿限一般,或許我的創作語言已經固定,作品可能變得重複和無聊了,和我相比,山米新鮮得多。這刺激我思考:該如何找回當初那種尚未凝固的創作語彙呢?」

蒂普頓則說:「我們是孤獨的工作者,有一個伴侶與我分享他所看到的,這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也讓我更了解自己了。」羅曼斯基則感性地說:「想不到讓另一個人看到我的脆弱,能使我感到釋懷。我們總試圖隱藏恐懼與壓力,但是當你為他人打開自己,便也感到自由了。」

記者發布會上,愛利亞森針對「文化」兩字發表了長篇談話,他認為大眾多把藝術家的成功歸類在「結果論」,例如其作品是否為美術館所收藏。他不認同此結果論,指出創造藝術的「過程」才是文化精髓所在,從草稿到模型、模型至成品,在腦漿、手作、靈感、失敗、重製的揉攪當中,才能體會出創意的珍貴,而這就是「文化」,文化是一種生活方式,是一種關係,一如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將各領域的導師與門生相聚在一起,他們彼此交會的成果難以量化,卻可能在未來的路途產生質變。

「勞力士創藝推薦資助計劃」(Rolex Mentor and Protégé Arts Initiative)

始於2002年,每兩年一屆,分為建築、舞蹈、電影、文學、音樂、戲劇、視覺藝術7個領域,每屆由顧問團推選出一位導師,再由7個提名小組從各地選出3至4名最終入圍者,經面試後由導師挑選門生,進行為期一年的指導。

網址:http://www.rolexmentorprotege.com/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