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閱讀
Feb 28 , 2014
00:00

粒粒皆辛苦 《活字:記憶鉛與火的時代》

文/蘇子惠 圖/江祐任
  • 粒粒皆辛苦
  • 粒粒皆辛苦 《活字:記憶鉛與火的時代》

文字也有具體形狀可言?看看臺灣幾十年前的活字印刷品,頁面上那些凹凸分明的字,就知道港人把鉛字稱作「字粒」,確乎有點道理。 這種活字印刷品現已難覓芳蹤,要想親炙它的魅力,可嘗試尋找街角的小印刷行印名片,每個字直接由鉛字壓印在紙上,觸摸時特有的不平滑立體感,正是平版印刷難望項背的效果。或可翻閱李娟散文集《離春天只有二十公分的雪兔》,美術設計師為了呈現溫暖手工感,特意採用傳統活字印刷流程,深深淺淺、凹凸有致的字摸上去,猶如雙手輕輕撫過新疆阿勒泰遼闊的草地,讓每一幀書頁都有獨特個性。這個重視設計的年代,為本該夕陽隕落的活字印刷業帶來一線生機。


當然還有質樸的油墨香。多少上一輩人買到新書時,會忍不住翻開來深吸口氣,滿心歡喜帶它回家?好書之所以為好書,在於書的五感具足,能看、能聞也能觸摸。書的價值不在於封面皮,就算它在一秒鐘內抓住讀者,視覺衝擊力十足,內容華而不實,也是一場枉然。

1980年代初,電腦排版、平版及彩色印刷迅速崛起,現今仍在臺北青年公園附近經營一間小型印刷廠的蘇老闆,曾在行業沒落中走過無數個寒暑,看著鉛與火的活字排版時代,一路讓給了光與電,他態度淡然地說:「電腦印刷很厲害,什麼都有,真的是又快又方便。」時代不斷進步,方便快捷省成本的電腦取代人手技術無可厚非,專業檢字師傅游珠也相當肯定電腦排版的精確性,讓檢錯字或漏字的情形不再發生。

但也有人持相反意見:現在的字體可以在電腦上隨意改變,選擇太多,容易失控。

的確,鉛字永遠按照規矩排列在字架上,文質彬彬,在這個已經太過熱鬧的世界,自有它的好處。年過半百、紛紛遭上個世紀新興科技淘汰的活字印刷職人,不僅在《活字:記憶鉛與火的時代》道來他們的人生故事,也從他們和鉛字難以割捨的情感聯繫,觀看臺灣活字印刷產業的興盛與衰落,沒有忿忿不平、感嘆造化弄人,彷彿屬於書最本真的書卷氣,也原原本本潛移默化到這些職人身上了。

走過鑄字、檢字、排版、印刷4個階段,職人謹慎專注的精神猶在,只一逕擔心手藝失傳。老字號「日星鑄字行」第二代老闆張介冠在活字印刷幾近消亡的此刻,於2008年推動「活版字體復刻計畫」,一邊籌備未來的工藝館;「日裕印刷」負責人、臺北市印刷業職業工會理事長林金仁從17歲開始從事活字排版工作,他自豪過去光是檢字,一天一萬兩千個不成問題,如今印刷廠忙碌運轉的模樣已不復見,林金仁最大的心願,就是將畢生知識和收藏貢獻給活字印刷文化的保存。

《活字:記憶鉛與火的時代》以豐富的影像及文字記錄下活字印刷的面貌,卻絕非是一首輓歌。近年陸續有設計師、創作者、作家以活字為媒介來表現作品,活字印刷尚未真正走完終點,一切才要剛剛開始。

 

主題閱讀──活字印刷的再生

1.《活字:記憶鉛與火的時代》,行人文化實驗室企畫,行人

2.《昔字.惜字.習字》,臺灣活版印刷文化保存協會著,行人

3.《印刷書的誕生》,費夫賀、馬爾坦著,貓頭鷹

4.《古騰堡星系:活版印刷人的造成》,麥克魯漢著,貓頭鷹

5.《字母的誕生》,王明嘉著,積木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