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閱讀
Mar 15 , 2014
00:00

簡愛的好運氣 泰瑞伊格頓《如何閱讀文學》

文/蘇子惠 圖/江祐任
  • 簡愛的好運氣

自從泰瑞伊格頓(Terry Eagleton)於1983年出版著名的《文學理論導讀》以降,催化衍生出一股文學理論研究熱潮,研究文學作品的人士,似乎非得套用某個20世紀西方文學主要流派理論,才能分析得頭頭是道,博大精深,譬如運用後殖民主義解讀康拉德《黑暗之心》、從歐威爾《動物農莊》談馬克思主義,公豬「拿破崙」是史達林,拿破崙手下的9隻惡犬代表俄國祕密警察,盲從的羊群意指無知的群眾⋯⋯有趣歸有趣,但是時候該把文學歸還給文學了。


《如何閱讀文學》拋開各式各樣、琳瑯滿目的「主義」,企圖回到文本、作者和讀者之間單純的對話上,舉例而言,普通讀者看待夏綠蒂勃朗特《簡愛》是一部典型的女性成長小說,伊格頓卻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唯一能讓平凡的簡愛和有婦之夫羅徹斯特終成眷屬的做法,便是讓「閣樓上的瘋婦」著火摔死,作者任意操弄敘事來滿足小說的目的,甚至連超自然力量都拿來當作小說策略,讓簡愛隔空聽見羅徹斯特的哭號,攜回意外繼承的遺產與他團聚。伊格頓更加不客氣的形容簡愛「自以為是、愛說教、稍微帶點受虐狂傾向,恐怕很少有人願意跟她一起共乘計程車」,而跟簡愛同樣是孤兒的皮普,所受的待遇就天差地別了。

或許是因為伊格頓出生於英國曼徹斯特近郊一個工人階級家庭,1961年進入充滿貴族氣息的劍橋大學,日後成為西方當代馬克思主義文學理論家的背景使然,他頗能體會狄更斯《遠大前程》主角皮普的心路歷程。皮普出身鐵匠學徒的下層階級,希望成為上流社會紳士,後來他獲得匿名人士捐贈一筆財富,前往倫敦展開嚮往的生活。這些鬼使神差的巧合安排,狄更斯和勃朗特使用起來同樣順手,前者高明之處在於「一一戳破童話的糖衣」,讓皮普最後幡然醒悟,從討人厭的暴發戶回歸中產階段平凡生活,「煉冶場是真實的,反觀財富與特權世界則是短暫不真實的。」

J.K.羅琳《哈利波特》孤兒主角也是伊格頓討論的對象,姑且不論《哈利波特》是否稱得上文學作品,光是伊格頓把它列入《如何閱讀文學》書單,便可見他的包容力以及跟上時代腳步的野心。嚴謹和幽默兩種迥異的敘事風格,似乎不該同時出現,伊格頓也能做到游刃有餘。他從聖經聊到英國討人厭的天氣、麥可傑克森的降生;嘲諷含蓄節制的英國中產階級不會大聲嚷嚷自己的銀行存款和性能力,正如英國作家不會老王賣瓜聲稱自家作品是藝術;他連詩人艾蜜莉狄金生無心拼錯字也不放過,還嘲笑葉慈因拼錯「教授」(professor)一字而未能謀得學術職位⋯⋯。

伊格頓大膽之舉,遠不只上述的快人快語。他在本書終章提出發人深省的問題:好的文學作品必須具有非凡的原創性嗎?優秀的文學作品一定要關注日常生活嗎?果真如此,古代牧歌、中世紀神祕劇、十四行詩、民間歌謠都要被扔進火爐,而所有的閱讀就統統變成某種程度的自戀了。

 

主題閱讀──給普通讀者的備忘錄

1.《如何閱讀文學》,泰瑞伊格頓著,商周出版

2.《波赫士談詩論藝》,波赫士著,時報出版

3.《悠遊小說林》,安貝托艾柯著,時報出版

4.《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伊塔羅卡爾維諾著,時報出版

5.《艾可談文學》,安伯托艾可著,皇冠

6.《文學講稿》,弗拉基米爾納博科夫著,聯經出版公司

7.《相遇》,米蘭昆德拉著,皇冠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