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閱讀
Dec 20 , 2014
00:00

身體都知道 羅蘭巴特《符號帝國》

文/蘇子惠 圖/高政全
  • 身體都知道

《符號帝國》是羅蘭巴特於上世紀60年代三度訪問日本的「另類遊記」。此書出版之前,羅蘭巴特是一名專心致志的法國學者,《符號帝國》等同他自我轉變的重要之作,26篇短文隨意針對各種事物抒發己見想像,文體曖昧難以歸類,至少你不會在書店旅遊書籍架上見著它的蹤跡。


 

為什麼日本在羅蘭巴特眼中是「符號帝國」?從一開始,他便有意運用符號學的轉譯手法,不讓讀者馬上把他所寫的日本聯想到真正的日本。與其說《符號帝國》是在描述日本,更像是一個日本投射在西方世界裡的鏡像,巧妙避開西方對於東方異國情調想像的可能抨擊。聽他訴說「日本」這個「再造」的國度,每個細節不但生動有趣,而且前所未見,充滿潛在豐富的文化符徵(signifier)和符旨(signified),感覺再也不是你我所認識的日本。

相對於1974年沉悶無聊的中國之行,羅蘭巴特身為一名時髦的同性戀者,在日本處處可從身邊事物中發現美感,連米飯和筷子都可以誘發他的身體欲望。某次用餐,他敘述了眼前所見的食物「美景」:肉湯像水一樣流動,漂浮著一點大豆粉和青豆屑,「使人想到來自源頭、蘊含深厚生命力的東西」;而端上桌的米飯原本凝結在一起,筷子一夾就散開了,「筷子分開它,似乎只是為了產生另一塊無法減少、分割的聚合體」。反觀西方人用餐,刀叉雙管齊下戳刺切割,欲把盤中飧支解而後快,實在過分野蠻,母性溫柔敦厚的質感蕩然無存。

羅蘭巴特還在書中附了不少照片、地圖、日語對譯法文的手稿等等。卷首第一張照片是日本演員舟木一夫不茍言笑的神情,套用羅蘭巴特的說法,「在陶瓷般的眼瞼下面,是一滴大黑珠」,只是眼睛卻無眼神,只有裂縫沒有靈魂,羅蘭巴特卻毫無輕慢日本人之意,反而是讚揚他達到一種神聖的「空無」狀態。

只懂法文的羅蘭巴特,把自己丟進日本這樣一個陌生的語言環境,沒有混亂無助,反而悠遊自得,因為他不依賴語言進行溝通,而是從身體(眼睛、微笑、姿勢、髮型、衣著)交流中得到快感,就像日本人隨手畫給他的地圖,在他看來與藝術無異。羅蘭巴特在完全陌生的語境中,語言或符號喪失固定意義,而禪意就在其中,更多的是自己的感悟。所以,他不需要用語言來與外國人交流,這也證實了他所說的「身體、臉孔、書寫這些符徵在其中交換循環」,他可以從中解讀迎面而來的任何符號,包括書末照片舟木一夫的羞澀一笑。

真要透過羅蘭巴特的文本一一檢視理解日本,反而會被他侷限。《符號帝國》純粹是羅蘭巴特思考的反映,是一部同時結合符號學和優美散文的佳作,可以看出他在寫作這本小書時心情十分愉悅,重新找回符號沒有經過汙染,那種最原初光澤的感動。他在日本自我放逐是成功的,在異文化的撞擊中,他重新尋回了自我。

 

主題閱讀──鏡中之鏡
1.《符號帝國》(完整導讀版,詹偉雄導讀),羅蘭巴特著,麥田
2.《看不見的城市》,伊塔羅卡爾維諾著,時報出版
3.【歐赫貝奇幻地誌學】套書(3冊),法蘭斯瓦普拉斯著,時報出版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