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閱讀
Jun 26 , 2015
00:00

隨遇而浪漫 舒國治《宜蘭一瞥》

文/蘇子惠 圖/江祐任
  • 隨遇而浪漫

旅行多數時候需要「用力」,兩腿動得勤快,深怕錯失古蹟教堂寺廟任一處風景,不只雙目忙碌,腦子不停運轉,上美術館、博物館更要做足功課。旅人出門一趟,收穫不在話下,實話說也挺累人。舒國治在旅行散文集《宜蘭一瞥》不只走路也開車,或從民宿出發,漫無目的地走,逛逛水田,聽聽鳥語,時而進入古厝,看一眼老樹,覷一會兒小橋流水人家,犄角旮旯吃碗麵條,也都津津有味。


旅行的意態如此閒適輕盈,書名「一瞥」自是水到渠成。舒國治不反對名勝,也無意錦上添花,專挑幾處獨特私人風景來講,因為身處蘭陽平原鄉下,平移的視線不需要追隨高低起伏的地景,哪條路接了什麼道,拐個彎會遇見什麼驚喜,自有地圖充塞在他的胸臆。在《水城臺北》中,舒國治惋惜著台北由水城變成陸城,在《宜蘭一瞥》除了慶幸宜蘭受到水和雨的祝福,又心心念念著在地人可能因溼氣在生活上有所不便,可見得他在旅行途中,對於自身「外來者」的立場十分察覺,一如他在《門外漢的京都》所扮演的角色,看宜蘭珍重小心,保持輕快距離。

所以舒國治既不過分指責宜蘭時下過於裝飾的民宿,也不輕易嘲諷農家揚棄三合院民宅改建樓房的眼光,時代不一樣了,他固然是浪漫文人,那種「明明知道不可能卻執意去反對」的浪漫,他還是做不出的。舒國治改以欣賞的眼光,看待這些田野間長出來的房子,有別墅式有童夢式,每隔幾十公尺安上一座,他的宜蘭朋友還打趣形容颱風天的光景,「風大到玻璃幾乎要折彎了」。

最末章〈宜蘭的吃〉一如既往講普通老百姓的吃食,碳烤燒餅、甘蔗汁、蒜味肉羹、豆漿早點、草仔粿等小吃,簡單樸實中透出人間煙火氣,更兼做吃的人「有心」,秉持「蘭陽式細心」和「執拗」,每一樣都讓人口水直流。舒國治擅於把飲食文類轉換成一個都會和資產階級的感受,藉由談這座城市的小吃,隱喻都會生活變遷,講述某個地方的小吃,往往帶出這個地方的起起落落,滄海桑田,寫出中間的社會經濟轉變,不只停留在吃喝的層次,而是把它當作一種手段,用來包裝一個都會從貧瘠走向資本主義的過程。

寫一個都市一個都會一個區域的轉變,還有什麼比透過飲食來表現顯得浪漫呢?甚至於是一種生活型態消失之後的嚮往。我們該慶幸雪隧開通之後的宜蘭,小吃店尚未因資本主義而凋敝,肉羹依舊獨步全台,也該感謝有舒國治這樣的飲食文人,倘若沒有他,台灣飲食文學現在還停留在梁實秋《雅舍談吃》,停留在逯耀東對於金華火腿的回憶吧。

 

主題閱讀──閒蕩在旅途中
1.《宜蘭一瞥》,舒國治著,聯經出版公司
2.《水城臺北》,舒國治著,皇冠
3.《理想的下午 關於旅行也關於晃蕩》,舒國治著,遠流
4.《流浪集 也及走路、喝茶與睡覺》,舒國治著,大塊文化
5.《門外漢的京都》,舒國治著,遠流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