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閱讀
Nov 19 , 2015
12:15

咖哩飯與豆腐 貴田庄《小津安二郎的餐桌》

文/蘇子惠 圖/吳晴中
  • 咖哩飯與豆腐

莫要被小津安二郎墓碑上的「無」字給誤導了,擅長拍人情味電影的他,眼裡有光,心裡有火,而且他是勤快的導演,活了60年拍過54部電影。溫德斯在紀錄片《尋找小津》以一個風流人說風流事的口吻,神話化這個「無」字,其實據說是小津家人在他身後才題上的。而小津招牌的「榻榻米角度」拍攝技法,說穿了是因和室地板上布滿電線,不得已才將攝影機朝上。


 

小津的片名也是毫不裝模作樣,《茶泡飯之味》《秋刀魚之味》《晚春》《秋日和》等富有季節感和食物的名字,示意他的作品距離現實生活很近。小津赴中國參戰寫日記,字裡行間在意的仍是吃睡洗澡,這個願望在戰時卻難如登天,《小津安二郎的餐桌》作者貴田庄在書中感慨道:「小津越是執著於書寫食物,就越令人感受到戰爭的悲慘。」這種悲傷在小津電影裡面並不常見,嫁女兒系列作品中老父親內心的不捨與失落,彷彿已是小津感情表現的極致,可見真實人生往往比戲劇更加荒謬。

精通小津作品的電影學者不計其數,貴田庄在《小津安二郎的餐桌》另闢蹊徑,探討一個在小津電影研究中經常缺席的主題:對「吃」的描繪。小津電影一直圍繞在工作、婚姻和家庭問題打轉,很多陷在生活和工作的無奈難處,透過對吃的情境描述,主角們簡單的三言兩語便能直指人心。貴田庄刻意摒除了艱深的電影語言和華麗的辭藻,就像小津不會選擇法國餐廳,而讓電影登場的人物去餐館吃拉麵、炸豬排或鰻魚,在小餐廳或酒吧喝日本酒或啤酒,平實簡單裡帶著深邃。

當然小津也不排斥西式食物,昭和初期他在深川老家的生活寫照,少不了吃麵包、喝咖啡當宵夜,在《我落第了,但……》中有一幕便以麵包為題材,三名大學生在宿舍準備畢業考,夜裡肚子餓想吃宵夜,用四肢投影在窗戶上打出日文字點餐,旋即喫茶店女孩送來熱騰騰的麵包和咖啡,眾人大快朵頤。故事的結構透過飲食場景巧妙地產生,看過無數美食電影的貴田庄深以為這才是真正的美食電影。

小津從升格為導演到臨終之前,都留下與食物相關的軼事。著名的「咖哩飯」事件發生在小津24歲那一年,他在食堂點了一份咖哩飯,而服務生卻將咖哩飯先上給後來排隊的導演,這使小津氣得大吼,也引起片廠負責人的注意,因為一盤咖哩飯而當上了導演。他也常說自己是賣豆腐的,做豆腐的人去做咖哩飯或炸豬排,怎麼會好吃呢?晚年接受化療躺在病床上時,還不忘玩「豆腐」的文字遊戲自娛娛人,幽默以食物譬喻自己的電影和疾病,沒有料到真正的死亡近在眼前。

《秋刀魚之味》是小津最後一部電影,原本計畫接著拍攝的《白蘿蔔與紅蘿蔔》在他過世後宣告停工。《秋刀魚之味》片名雖出現秋刀魚,實際上電影裡的人物都在吃海鰻。想來《白蘿蔔與紅蘿蔔》也不會出現這兩道食物吧?貴田庄只能憑著臆想猜測小津的回答:「因為便宜又好吃。」

 

主題閱讀──尋找‧小津之味

1.《小津安二郎的餐桌》,貴田庄著,嚴可婷譯,陳佳蕙繪,田園城市

2.《我是賣豆腐的,所以我只做豆腐。小津安二郎人生散文》,小津安二郎著,新經典文化

3.《尋找小津:一位映畫名匠的生命旅程》,侯孝賢編,高雄市電影圖書館

4.《秋刀魚物語》,小津安二郎、野田高梧著,遠流

5.《小津安二郎的電影美學》,Donald Richie著,中華民國電影圖書館出版部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