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閱讀
Dec 03 , 2015
12:59

尋找杯底的深情 陳嵩嵐《人情咖啡店》

文/蘇子惠 圖/江祐任
  • 尋找杯底的深情

看作家白先勇的散文〈明星咖啡館〉,感覺當是一代人共同的文學記憶。有人組成作家協會,有人編輯期刊或寫詩,咖啡店激發著無數文人的創作靈感。


 

理解咖啡店的方式有很多種。眾所周知,咖啡店是孤獨文人直接或間接的靈感泉源,然而陳嵩嵐新書《人情咖啡店》中老咖啡店主們的日常生活,卻不似大家想像中的職人優雅,更多時候須得放低身段經營,好在這個咖啡容易取得的戰國時代持續生存下去,他們偶而在烘豆、磨豆、沖煮咖啡的空檔,看到了一些人生的無常和情味,陳嵩嵐才能據此寫出《人情咖啡店》,並且拍攝記錄下60、70年代文人筆下老咖啡店的記憶。

因為喜愛日本老咖啡店的機緣,促成陳嵩嵐寫下處女作《遙遠的冰果室》。他自2007年起每年帶著相機,不遠千里在日本各家咖啡店拍照,後來為了採訪店家學日文一年,他的感想是一個來自台灣的外國人,書寫日本飲食文化難免吃力。後來他決定學習日本人看待文化的角度,回頭省視自己所生長的土地,開始踏上尋找台灣冰果室之路。

誤打誤撞之下,陳嵩嵐在網路上搜尋到高雄市鹽埕區的「小堤冰果店」,發覺它和日本咖啡店極其相似。原來民國68年小堤開業之初,國內尚未有咖啡店的登記項目,營利事業證只能登記冰果店,且不只小堤一家如此做法,陳嵩嵐循線陸續找到遍布在台灣各角落的16家老咖啡店,雲林斗六的吾愛吾家咖啡專門店也因而首度在媒體上曝光,性格的莊昇裕老闆甚至很少接電話呢。

陳嵩嵐在書中提到70年代做咖啡生意的業者,大多只負責烘豆不零售,主要供應西餐廳、理容院和飯店,少見擺出桌椅招攬客人上門喝咖啡。台北景美的聯禾咖啡和台中的中非咖啡原為烘焙業者,當初提供業界客戶免費試飲,招徠不少人冒充業界人士登門喝一杯,結果一試成老主顧者大有人在。

其實日本老咖啡店是台灣上世紀咖啡店的先驅,然而相同的東西移植到不同的土壤上,如何生存或打拚下去各憑本事。陳嵩嵐在《人情咖啡店》提到的店家,不是當下流行的文青咖啡店,不是淺焙手沖,有人靠靈敏的味覺取勝,有人主打賣咖啡送簡餐,有人標榜店內裝潢數十年如一日,不過若說起店家能夠長久經營的祕訣,它們的共通點都是擁有特殊的人情味,有些店是老中青三代客人都有,很少人能理解咖啡店為何可以開幾十年之久,這便是答案了。

當然最後一個要素是要有好的「氛圍」,這就跟咖啡店主自身的魅力息息相關。台北西門町的蜂大咖啡老闆曹世華,身兼臺北市立交響樂團首席法國號手,獨創一套交響樂配豆法;自製傳統小點如合桃酥和杏仁餅,取代西點蛋糕搭配咖啡;在所有杯具、桌面印上店名,建立品牌觀念。而職人的專業,不只在於使用道具以及材料的講究,還有濃厚的義理人情,蜂大常客大明星「瘦哥」臨終時仍念念不忘欠款未還,而曹老闆早已不記得有這回事。一個好的咖啡店主人,不只會做出一杯好咖啡,他還要懂得傾聽生命,並用咖啡說故事。

 

主題閱讀──咖啡色的時光

1.《人情咖啡店》,Hally Chen著,行人

2.《明星咖啡館》,簡錦錐口述,謝祝芬撰文,印刻

3.《咖啡時代:台灣咖啡館百年風騷》,沈孟穎著,遠足文化

4.《叫Café的地方─世界咖啡屋全景》,張耀著,馬可孛羅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