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特企
Jul 19 , 2014
00:00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1

文/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1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1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1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1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1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1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1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1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1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1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1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1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1

15門被遺忘的歷史課 綠園城堡主場館   綠園城堡主場館Central Pavilion主題「Elements of Architecture」,徹頭徹尾是「研究」型的展覽,呈現「拆解建築」的成果:floor地板、wall牆面、ceiling天花、roof屋頂、door門、window窗、façade立面、balcony露台、corridor門廊、fireplace火爐、toilet廁所、stair樓梯、escalator電扶梯、elevator電梯、ramp坡道共15個元素,展開歷史回顧。 也難怪Rem  Koolhaas要求一年


15門被遺忘的歷史課 綠園城堡主場館

 

綠園城堡主場館Central Pavilion主題「Elements of Architecture」,徹頭徹尾是「研究」型的展覽,呈現「拆解建築」的成果:floor地板、wall牆面、ceiling天花、roof屋頂、door門、window窗、façade立面、balcony露台、corridor門廊、fireplace火爐、toilet廁所、stair樓梯、escalator電扶梯、elevator電梯、ramp坡道共15個元素,展開歷史回顧。

也難怪Rem  Koolhaas要求一年以上的策展準備工作,這場幾近是「百科全書式」的爬梳,等於為15個元素編寫歷史課本,龐大資料蒐集、考證、參訪工作,得力於Rem Koolhaas任教哈佛大學設計學院的關係。過去兩年,包括學者Stephan Trüby、Manfredo di Robilant、24名學生等一同參與Koolhaas位於荷蘭OMA/AMO事務所「Elements of Architecture」的研究計畫。

一隻腳踩在過去、另一隻腳踏在現代

Rem Koolhaas向來對單一的元素情有獨鍾,在成名作《狂譫紐約》(Delirious New York)書中,他就寫過電梯、電扶梯、空調這3個年紀輕輕的「新科(技)代表」,如何在當代建築空間產生影響,更指出建築本身是一個奇怪的類別,總是「一隻腳踩在過去、另一隻腳踏在現代」。

這一隻「踏在現代」的腳,意指現今各種被應用在建築的新科技,「小心建築空間背叛你。」他說。過去,窗戶、地板、樓梯等15個元素都是「沉默不語mute」,不能言、不能說,非常安靜,然而當數位科技與這些元素融合之後,它們開始聽、開始說,甚至背著你說、背著你蒐集資料,傳輸資料給據說更「強大」的雲端,「當建築擁抱新科技,縱然增加生產的快速和便利,然而我強烈建議,在熱情的擁抱之餘,我們應該思考:是否有那麼一天,建築將脫離我們的掌控?」

小元素大歷史

這15門歷史課,哪一門最受歡迎?走一趟展區書店便見分曉。當然也有參觀者在幾個小時的時間內,窮盡不了歷史漫漫,買齊一整套15本書帶回家;然而可以確定的是,樓梯與窗的展區大受歡迎,原因在於它們的呈現方式,都從一個「痴人freak」的故事出發。「窗」的展區掛出一大面從17世紀至今的各年代窗戶,窗戶穿越時空來到現場開會。這大批收藏,借展自一位從3歲便開始蒐集老建築零件的達人Charles  Brooking。在英國出生長大的他,認為歷史建築蘊藏工匠技藝,是最實在的藝術檔案庫,「Charles Brooking Collection」目前累積了50萬個窗戶,都是他從英國被拆建的老建築搶救回來,窗戶和零件記錄了時代,也記錄建築的外貌變遷。

 

「樓梯」展區則再現德國鑽研樓梯聞名的學者Friedrich  Mielke的研究室和檔案庫。Friedrich Mielke傾其畢生精力研究樓梯,跑遍德國、荷蘭、法國等地,丈量超過兩千座樓梯,記錄一萬座樓梯的檔案,中世紀、文藝復興、巴洛克時期精緻的樓梯工藝如此豐富多彩,他把樓梯譽為「Queen  of Architecture」。然而他其實是個缺腿的人,二次大戰期間,右腿因傷截肢,也許因為身有殘疾的緣故,他對樓梯的感受比常人更為強烈。

1960年的一場嚴重車禍,導致他下半身癱瘓,終身須以輪椅代步——當時他已鑽研樓梯數年,決定開始寫書,記錄他所測量過的樓梯,迄今共出版27本關於樓梯的著作。即便坐著輪椅,他依然持續樓梯丈量計畫,連中世紀教堂侷促的旋轉梯都不放過。

看完Friedrich Mielke的受訪影片和檔案庫,有誰不會被他的熱情所感動?縱然已在德國巴伐利亞Konstein創建Institute for Stair Research,這位高齡93歲的Scalalogiest樓梯學者仍力薦應該成立一個專門研究全世界各國、各民族的樓梯大學。 而歷史上的「露台/陽台」儼然是一部政治權力興衰史。1936年希特勒於紐倫堡(Deutscher Hof)酒店住處接受群眾歡呼的露台、1937年墨索里尼演講的露台、1979年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白宮、1989年羅馬尼亞獨裁者Nicolae Ceausescu為挽回局面發表演說的露台等,近代歷史「重要的露台」被再製出模型,提醒你這個尋常人家曬衣、種草、澆花、看人、發呆的小地方,存在濃濃政治味的一面。

沒有建築的建築展

「過去雙年展多將建築視為一個『整體』,試圖把它投影出一個完整的影像。這一次,我們以微觀敘事(micronarratives)的方式,解放各元素的細節和紋理。我們不想呈現單一或整體的歷史觀,而是呈現這些基本元素多元的歷史、種源、相似性,乃至於差異性,以及它們如何從歷史的軸線上來到今天,又如何擁抱新科技。」

Rem Koolhaas指出,雙年展這個概念是在西方世界被塑造出來的,經常只以「西方模式」為標準,Elements of Architecture試圖打破這個框架,納入其他民族文化的面向。

走完Elements of Architecture,連一棟建築的影子都沒看到,更不會記得任何建築師的名字。或許是Rem Koolhaas和其策展團隊有意為之,像剝開洋蔥一層層的皮相,拆解到極限,只剩下歷史。確實,15個元素從西元前5000年到西元2014年的演變史,提醒我們原來已經忘記前人走過這麼多,而我們現在到底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