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特企
Jul 18 , 2014
00:00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2

文/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2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2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2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2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2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2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2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2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2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2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2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2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2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2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2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2
  • 沒了名字的建築 2014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上)Part 2

弱去建築師的 「名」 Rem Koolhaas為媒體導覽時,說了一段感性的話:他認為威尼斯是最適合舉辦雙年展的所在,因為整個城市都是雙年展的一部分,水淹石階、貢多拉擺渡、水上宮殿、橋上人、橋下舟船,連結這城市的文化和歷史氛圍,世上不會有第二個威尼斯。「人」的角色在此次雙年展被放大了,你不會看到誇張的、自我表現式的作品,空間變得謙虛,為了容納更多人為活動。 今年雙年展首度新增「威尼斯館」,由本屆雙年展獨家合作夥伴勞力士贊助,展出知名建築家Daniel Libeskind〈Sonnets in Babylon〉(詩意的巴比倫)裝置藝術,101幅未曾發表的手稿,經複印於玻璃板上


弱去建築師的 「名」

Rem Koolhaas為媒體導覽時,說了一段感性的話:他認為威尼斯是最適合舉辦雙年展的所在,因為整個城市都是雙年展的一部分,水淹石階、貢多拉擺渡、水上宮殿、橋上人、橋下舟船,連結這城市的文化和歷史氛圍,世上不會有第二個威尼斯。「人」的角色在此次雙年展被放大了,你不會看到誇張的、自我表現式的作品,空間變得謙虛,為了容納更多人為活動。

今年雙年展首度新增「威尼斯館」,由本屆雙年展獨家合作夥伴勞力士贊助,展出知名建築家Daniel Libeskind〈Sonnets in Babylon〉(詩意的巴比倫)裝置藝術,101幅未曾發表的手稿,經複印於玻璃板上,在展館內排列成曲度迴廊,配合聲光效果,Daniel Libeskind以近乎詩學的方式呈現「威尼斯印象」。

威尼斯印象

「光、靈魂、物質、身體,以及人在宇宙裡,它們之間的關係,我們從哪裡來,而我們又將往哪裡去,對我而言,就是建築的本源。」生於波蘭Lodz、現居美國的Daniel Libeskind,代表作如柏林猶太博物館及紐約911世貿大樓自由塔重建設計,1985年在威尼斯建築雙年展以〈Three Lessons in Architecture〉獲得金獅獎殊榮,睽違30年,今年受邀參與威尼斯館的作品呈現〈Sonnets in Babylon〉。

這個從名稱到呈現都很形而上的作品,包含3個部分:威尼斯館前的向天十字雕塑、冰飾吊燈Ice Chandelier,以及101幅複印於有色玻璃板上的手稿,排列成曲度迴廊,後兩項作品同時展現吹製玻璃和數世紀前玻璃窗花的製作工藝。

此次創作也邀請威尼斯IUAV大學學生參與,Daniel  Libeskind送給學生一段歷史之父希羅多德的話:「If you do not expect the unexpected, you will not find it; for it is hard to be sought out, and difficult.」(翻譯:如果你不期待那無法預期的驚奇,你就不會找到它。)

他讓學生選擇吸引他們的Sonnets,把這作品當作一幅抽象的地圖,希望他們透過漫遊、晃蕩、行走在威尼斯,尋找出乎意料的影像,最後將學生捕捉的威尼斯掠影,同步呈現館內,和Libeskind的手稿前後呼應。喜愛畫畫的Daniel Libeskind表示鉛筆是更能靠近心靈的工具,他熱愛這種直接的、大腦與紙張的對話。這101幅手稿是對「腦內貧民窟」或對未來變形城市的想像,他試圖對建築的未來提出疑問:形式將會隱沒於科技,或以永恆不滅的、人的表現存在?

 

鐘錶跨界建築藝術

Daniel Libeskind和當地學生的共同創作,主要由今年雙年展的獨家合作夥伴與官方時計Rolex贊助始能成形。

勞力士參與建築雙年展早有前奏,2010年和2012年以捐助者身分參與,2012年更贊助終身成就金獅獎得主Álvaro Siza在雙年展的作品。2014年進階成為獨家合作夥伴,慈善計畫總監Rebecca Irvin更在國際記者會宣布,這項合作計畫將持續3屆,直到2016、2018年威尼斯建築雙年展。

「許多品牌將焦點集中在珍貴藏品,勞力士則選擇了建築的領域。因為製錶工藝和建築在美學上,有極大的共通點:它們都講求功能性與美感兼具。」Rebecca Irvin今年是第三次參觀建築雙年展,她指出這個展會在過去,不是給社會大眾看的,參觀者多是建築專業者和學生,這也是它選擇在夏末開幕的理由。

「然而,從2010年妹島和世(Kazuyo Sejima)擔任總策展人後,它越來越跨界、越來越多元,甚至提升到藝術的層次。我們非常高興看到雙年展不斷成長,今年展期不但從3個月延長到6個月,更把戲劇、舞蹈、電影等雙年展一起放進來,這和勞力士長年推動藝術文化的努力不謀而合。」

勞力士於綠園城堡展區建造了一座Rolex Pavilion,展出從1960年代迄今和建築發生的種種故事。他們喜歡和當地建築師合作,如日內瓦總部大樓、腕錶零件的生產線、錶廠等位於瑞士境內的建築,都由瑞士建築師操刀;日本東京勞力士東陽町大廈、大阪勞力士中津大廈由槙文彥(Fumihiko Maki)設計完成,而近年最知名的作品則是和洛桑聯邦理工學院(EPFL)合作的勞力士學習中心。這座由日本SANAA(妹島和世與西澤立衛)設計,如水一般的建築在2010年落成之後,獲獎無數。

另外,展館也展出「創藝推薦資助計畫Rolex Mentor and Protégé Arts Initiative」建築類成果。這項起始自2002年的「創藝推薦資助計畫」,是一對一的「師徒制」,類別包括舞蹈、電影、文學、音樂、戲劇、視覺藝術,邀請各領域名家mentor,從候選名單選擇一位門生protégé,展開為期一年的指導與合作。2002年視覺藝術類導師由Álvaro Siza擔任,是該計畫與建築師合作的起點;2012年「建築」首度被納入,成為這項資助計畫的第七個領域,並由妹島和世擔任第一屆導師,門生為中國青年建築師趙揚。兩位師徒此次也受邀參與盛會,展出他們在日本合作的成果——也就是由伊東豊雄、妹島和世、山本理顯、內藤宏、隈研吾共5位建築師,在日本311大地震後,於災區實踐的「Home for All共有家園」計畫。

群眾參與  Home for All

妹島和世選擇趙揚為門生的原因,是他作為一名青年建築師,沒往「一線城市」去,反而選擇雲南大理作根據地,2007年成立「趙揚工作室」。這一個相對偏鄉的選擇,趙揚說是雲南保存甚好的自然地景和農業文明,給了他希望,「我在北京讀完學、工作5年,從沒想過搬到別的地方。但是,當我到美國念碩士、轉了一圈,再回到北京,我發現有點難以接受這個地方。中國社會高度發展隱藏的各種不理性、瘋狂、貪婪所造成的結果,都體現在權力和資本最集中的地方——就是北京,我對它未來發展方向,感到懷疑。」

他想做的是和社會環境、自然環境有良性關係的項目,他的對象是農民、是小型的社區生活,而這和Home for All的初衷遙相對應。

趙揚所參與的Home for All協作計畫,地點在日本宮城縣氣仙沼市,項目是要為當地漁民蓋一座能作為交流、表演、市場、休憩等多功能的community space開放式活動中心。

回想當初第一次帶著3個提案到workshop現場,只有4名漁民代表出現,第二次10個,第三次30多個人,能來的都來了,群眾參與的過程越來越好,「Home for All特別強調『使用者』在設計過程的參與,所有重要決定必須跟專業以外的人溝通,否則就沒辦法被大家所理解;如果你不能被理解,你所塑造的空間,就不會被蓋起來,因為這塊地是當地老百姓的,不是你的。」趙揚說。

這座community space於去年10月27日完工,面積35坪,簡潔篷狀結構,穿透性廊道,屋頂開三角天窗,整體氛圍輕盈而通透。

 

反省環境精神

Home  for  All於2012年威尼斯建築雙年展被呈現在日本國家館,由伊東豊雄策展,主題為「Architecture. Possible Here? Home for All」,以回應當年總策展人David Chipperfield主題「Common Ground」,這個在大災過後,對於環境、社區、家園、社會關懷做出深刻反省的展覽,獲得該年金獅獎。

Home for All計畫還沒有結束,妹島和世說這是一個沒有「終極目標」的計畫,他們想讓這計畫無論在精神上,或者實質上能不斷延續。「因為這個計畫,我們和當地人一起蓋出這類小型社區空間,在過程中給了我們很重要的啟示:就是人們開始考慮『環境』了。以前,日本人無法想像有一天,他們也必須參與建造居住環境,好像所有城市、村莊都是理所當然、本來就有的,直到海嘯摧毀一切,重新歸零,人們開始思考:原來!輪到我們要做決定了,開始參與、且應該要參與,怎麼樣的城市和環境,是我們要的。」

解散小圈圈 加入大缸子

對於今年Rem Koolhaas策展總主題「Fundamentals本源」,妹島和世的建築「本源」又是什麼?

我們之間是30秒的沉默,她緩慢地回答:「可能,是塑造空間(space)吧!但重點在於如何定義你需要的空間,或者空間如何被定義,而後把它做出來。」回看過去兩屆建築雙年展,在她的主題「People  Meet  in  Architecture」之後,2012年David Chipperfield提出「Common Ground」,今年Rem Koolhaas丟出「Fundamentals」,一次又一次地明示建築不應該是眼睛長在頭頂上、鼻子朝天、自娛自樂的專業,弱去建築師的「名」,建築該是邀請公眾、使用者、所有人參與的大缸子,不是專業者的小圈圈。

妹島和世指出,她的確感受到對於建築學的討論在近年有了變化。她在2010年秋天擔任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總策展人,6個月之後,311大地震發生,在某一層面上,意外加速日本建築圈對建築的討論產生改變。「我漸漸有一個想法:或許不止發生在日本,全世界各地都在發生。每個地區都有它自己的問題,雖然科技發達,人們接收訊息非常便利,但可能是太便利了,反而忽略『親密地溝通』這件事情、然後去思考他們自己想要的空間。」

然而這樣的改變不只在日本,她在其他國家擔任評審的時候,也感受到一些人開始著手蓋簡單的房子,「一個能有強大聯繫網絡的小空間,比起一個宏偉大房子,反而重要多了,所以現在我們都做小空間。這些年,Home for All有10個案子已經完工了,還有4個在繼續。」

趙揚談到他對過去建築學科的想法,認為建築和社會互動得太少了,經常是大家關起門來、自娛自樂,覺得自己有點才華、學了一些手段、做出一些形狀,很多跟社會大眾沒有關聯的事情。「以前的建築學跟權力有關係,你有錢、有權,透過建築方式表達你的權力,包括對美的理解,但在未來,因為信息越來越透明,大家知道自己要什麼,所以裝腔作勢的建築會越來越少。Home for All是跟社會、使用建築的人有良性的互動,所得到的結果。這對於我未來包括我現在正在進行的事情,都是很重要的提醒。」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