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特企
Dec 12 , 2014
00:00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文/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 掛鉤當代 高端精品vs.藝術新紀元

回顧2014年藝術界盛事,莫過於10月底位於巴黎西郊布洛涅森林(Bois de  Boulogne)、由建築名家Frank Gehr y操刀設計的路易威登基金會(Fondation Louis Vuitton)正式揭幕。這座揚帆式玻璃建築體已成巴黎新地標,其落成彰顯的意義非常跨界,代表時尚、建築、藝術三者來到相輔相成、互相鍍金的新紀元。難以想像建築界老將Gehry也「時尚」了起來,而LVMH集團則宣告它是年度最大藝術創作發表——將建築當作地表上的裝置藝術,是20世紀以來明星建築師帶起的潮流,而Frank Gehry是其中佼佼者:西班牙畢爾包


回顧2014年藝術界盛事,莫過於10月底位於巴黎西郊布洛涅森林(Bois de  Boulogne)、由建築名家Frank Gehr y操刀設計的路易威登基金會(Fondation Louis Vuitton)正式揭幕。這座揚帆式玻璃建築體已成巴黎新地標,其落成彰顯的意義非常跨界,代表時尚、建築、藝術三者來到相輔相成、互相鍍金的新紀元。難以想像建築界老將Gehry也「時尚」了起來,而LVMH集團則宣告它是年度最大藝術創作發表——將建築當作地表上的裝置藝術,是20世紀以來明星建築師帶起的潮流,而Frank Gehry是其中佼佼者:西班牙畢爾包古根漢美術館、美國華特迪士尼音樂廳、近期Fondation Louis Vuitton與巴拿馬生物多樣性博物館等,Gehry讓建築成為納入所有展品的最大作品。

高端精品如路易威登、卡地亞(Cartier)、萬寶龍(Montblanc)、斯沃琪集團(Swatch Group)、羅威(Loewe)以企業經營藝術,近20、30年越漸有成,路易威登、卡地亞分別邀請建築家Frank Gehry和Jean Nouvel操刀基金會建築設計,利用當代建築、引進當代藝術營造品牌新形象。若沒能以新建築對外譁聲,則思以「高度流動性」做號召:斯沃琪集團「和平飯店藝術中心」修復108歲的老樓,利用「藝術家旅居計畫」活化老建築;萬寶龍和羅威則是透過舞台劇、攝影、舞蹈的巡演,拓出基金會形象和知名度——時尚以企業經營為藝術鍍金,建築抬轎,挾品牌知名度與跨國優勢,向藝術家大開門戶。


1.afur Eliasson專為基金會建築所設計的鏡面光廊走道〈Inside the horizon〉。

 

【撰文/呂安緁、郭書吟;攝影/江祐任、呂安緁、郭書吟;設計/戚心偉;圖片/Fondation Louis Vuitton、Fondation Cartier pour l'art contemporain、Montblanc Cultural Foundation、Swatch Art Peace Hotel、Loewe】

 

打造巴黎當代藝術基地 路易威登基金會

LVMH集團對於當代藝術的支持,或許源自總裁Bernard Arnault的個人喜好。誠如LV內部一向津津樂道第三代傳人Gaston-Louis Vuitton一直深愛繪畫與設計,更自詡是位藝術家,藝術的精神自始即根基於品牌DNA之中。尤其此回傾集團之力,邀請曾獲普立茲克建築獎肯定的美國建築師Frank Gehry,於巴黎西郊布洛涅森林(Bois de Boulogne)中的馴化園(Jardin d’Acclimatation)打造一棟基金會專屬建築,除了展示多年的驚人收藏,更展現打造巴黎當代藝術基地的強烈企圖。

誠如Bernard Arnault為開幕所寫的序文中透露,LVMH集團的成功源自旗下眾多設計師與工匠們的精采創意,以及各品牌多年的文化傳承,他一直思考著要如何將之分享給更多的藝術家、創意人員與一般大眾,而透過藝術、尤其是當代藝術的贊助,絕對是最佳的方式。

他的第一步是於1990年邀請法國文化部長Jack Lang的顧問Jean-Paul Claverie加入LVMH集團,專職集團對於藝術的贊助與參與。在他的協助下,LVMH集團開始展現藝術相關的強烈企圖,例如2007年參與贊助在大皇宮舉辦的《Monumenta》當代藝術展、2012年在奧塞美術館舉辦的《印象派與時尚》特展。

化藝術為商品

LVMH集團中又以Louis Vuitton對於當代藝術的參與更是積極,自1997年Marc Jacobs接任創意總監以來,即陸續邀請包括Stephen Sprouse、村上隆、Richard Prince、草間彌生等藝術家合作LV提袋,成功為LV這個百年品牌注入時尚的藝術氛圍。


2.Oliver Beer針對基金會展廳獨特的三角設計,創作探索聲音與建築迴響的〈Composition for a New Museum〉作品。

甚至為了強化品牌與藝術的連結,近年來LV曾陸續邀請丹麥藝術家Olafur Eliasson、瑞士藝術家Ugo Rondinone等人設計耶誕櫥窗,甚至是全球新店開幕亦不忘將當代藝術精品請入店中,而這些作品未來也將陸續進入Fondation Louis Vuitton展出。

今年集團最大的藝術創作發表,當屬由Frank Gehry設計的Fondation Louis Vuitton落成開幕,這棟建築的主體作為當代展覽重鎮,除了展出基金會多年珍藏,並希望藉此啟發當代藝術創作者的靈感。事實上,這棟由Frank Gehry這位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設計的建築,更以創新、大膽的解構設計,化身為一座偉大的當代藝術建築佳作。

以藝術需求進行規劃

基金會建築結構外觀或許充滿Frank Gehry的創意風格,Jean-Paul Claverie直言,自確立基金會的建築計畫與建築師人選之後,即於2006年邀請前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館長Suzanne Pagé擔任基金會藝術總監,領導規劃收藏與展覽的方向,並在建築設計的過程中,針對軟、硬體設計與Frank Gehry進行密切的溝通及合作,未來每年將邀請13位年輕藝術家在巴黎駐村一年,為LV典藏進行創作。

 

至於建築物的內部,更進一步邀請藝術家參與,藉由其創作與建築本身對話。Suzanne Pagé舉例,位於池邊岩洞走廊兩側的鏡面光廊走道,即是Olafur Eliasson的作品,由43根粗細不一的三角棱柱組成,柱子由內部打亮,兩面覆蓋以鏡面,第三面則覆蓋黃色吹製玻璃馬賽克畫,當參觀者在柱子間穿梭時,將進入一個無窮盡的投影遊戲。


即將於12月登場,由Wolfgang Tillmans於2010年拍攝作品〈Ushuaia Lupine (a)〉。

Ellsworth Kelly特別為基金會禮堂設計的巨幅〈Spectrum VIII〉作品。

另一個作品則是位於一樓禮堂的巨幅七彩條紋藝術創作〈Spectrum VIII〉,由美國藝術家Ellsworth Kelly專為基金會所打造,禮堂四周還有多幅單色創作。Suzanne Pagé透露,為了確保達到最佳的音效品質,藝術家還為此更換禮堂壁板材質。而德國當代繪畫首屈一指的教父級人物李希特(Gerhard Richter)不僅與館方共同挑選展出作品,並親手將畫作掛上牆面。

四大主題探索館藏精神

根據Suzanne Pagé的規劃,從今年10月起至明年9月的第一年展期將分三階段進行,例如第一階段主題為「創造之旅」,主要在探索由Frank Gehry所設計的建築本體,其中最大的展間自是基金會建築模型展,不僅以縮時影片呈現建築的過程,更輔以豐富的圖片、草圖與建築模型,展現建築本體從無到有的誕生過程。


1.即將於12月登場的第二階段展品,由Olafur Eliasson創作的〈Contact〉。

2.Christian Boltanski於2005年創作〈6 septembres〉,以三支快速播放影像與觀者進行互動。

3.Thomas Schütte於2009年創作〈Mann im Matsch〉。

4.Ellsworth Kelly為基金會禮堂創作以單色為訴求的〈Color Panels (Red Yellow Blue Green Purple)〉作品。

5.Pierre Huyghe於2005年拍攝〈A Journey That Wasn't〉作品。

誠如Suzanne Pagé所說,未來基金會展出方向都將依循「表現手法」(expressionist)、「沉思」(contemplative)、「流行文化」(popist)與「音樂」(music)等四大主題進行。日前受邀前往巴黎出席基金會開幕記者會,遊走於各展間時,的確可以深深感受到這些藝術主題的呈現。例如印象很深的是在一間無頂的三角形展廳中,三個人面對牆角吟唱形成美妙的共鳴效果,原來這是英國藝術家Oliver Beer為基金會譜寫的〈Composition for a New Museum〉,探索建築與聲音共鳴的關係;相對於其優美的共鳴,走進藝術家Christian Boltanski展廳可能會覺得有點吵,其於2005年創作的視頻裝置藝術代表作,三面牆面不斷快速播放影片,但只要按下眼前三個按鈕的任一個,即可叫停其中一個牆面的畫面,挑戰時間與歷史的進程。

當代藝術家的精采呈現

隨著第一階段的當代藝術家創作展於11月24日正式結束,除了Frank Gehry基金會建築模型展將持續至2015年3月16日,第二階段展出即將自12月17日起至2015年3月30日止,主要展出內容為與當代藝術家的合作,其中最重要的展出,當屬與LV關係密切的丹麥藝術家Olafur Eliasson個展,他曾於2006年為LV紐約第五大道旗艦店創作〈Eye See You〉作品,並成為當年全球耶誕櫥窗的主要設計概念。

其他展間的收藏作品展將聚焦於15名來自不同世代與國家的藝術家,藉由多元的藝術表現手法,展現基金會收藏的兩條主要軸線:「表現手法」與「沉思」。例如藝術家沃夫岡‧提爾曼斯(Wolfgang Tillmans)設計了一個大型展覽,展出他的攝影、肖像、靜物和風景作品,見證了他與環境強而有力的關係。或如德國當代藝術大師波克(Sigmar Polke)畫作〈Cloud Paintings〉,探討更加富有詩意和沉思的維度,由四幅半透明畫作組成,中央放置一塊40億年的隕石,象徵整個宇宙的本質。

至於2015年4月24日起登場的基金會第三階段展覽,則為現代性的歷史性展覽,將揭露另外兩條軸線,亦即「流行文化」與「音樂」藝術。

路易威登基金會(Fondation Louis Vuitton)

網址:www.fondationlouisvuitton.fr

 

藝術自由30年 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


基金會30周年慶特展《感動追憶》。
今年是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Fondation Cartier pour l'art contemporain)30周年,該品牌是積極介入法國現代藝術的第一批法國企業體之一。1980年代前的法國,文化產業仍由國家所控制。1984年,爾後成為卡地亞總裁的Alain-Dominique Perrin直指當局應該解放藝術管轄權,他於同年創立基金會,主張「自由」為宗旨,基金會不是博物館、也不是藝廊,拒絕藝術分類,藝術家與作品才是老大。

基金會現正展出《Diller Scofidio + Renfro:Musings on a Glass Box》。
1984年,在法國雕塑家César  Baldaccini推薦下,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正式創立於Jouy-en-Josas,它是一座19世紀的美麗城堡,也是法國第一個贊助當代藝術的企業基金會;兩年後,Alain-Dominique Perrin在文化部委託下發表「法國藝術贊助」報告,指出企業能為文化與藝術家創造優勢,進而拉近贊助者與藝術家之間的距離,「藝術贊助是最細膩且實用的溝通方法,能同時獲得榮耀與回報。」

企業經營藝術

「自由」是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的中心精神,基金會宣稱自己不是博物館、也不是藝廊,主張跳脫藝術分類的限制,讓作品本身呈現自我性格。

1987年以來,基金會舉辦超過100場展覽、共計800件作品,主題涵蓋藝術、建築、設計、時尚、流行文化等,沒有定界,豐富而多元,例如早在1987年將車款設計提升至當代美學的《A Tribute to Ferrari》、1991年《La Vitesse》,以及1992年《À visage découvert》破除當代藝術、原始藝術與普普藝術的藩籬;另如大衛林區、北野武、三宅一生、Agnès Varda、Patti Smith等流行文化代表人物也都曾在基金會舉辦個展,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在國際觀和跨界合作上徹底實踐自由精神,Alain-Dominique Perrin曾說:「看到許多人已經忘記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其實是企業機構,是我最樂見的事。他們只是單純認為這就是一個『基金會』,這正是我們最卓越的成就。」

Raspail大道261號

該基金會在1994年搬遷至巴黎十四區Raspail大道261號,邀請知名建築家Jean Nouvel操刀設計新址。這個舉動反映出「建築設計也是大型裝置藝術」的潮流,一方面展現企業體文化,也展現建築師的品味,進而為他增列一筆代表作。

基地是毀壞殆盡的美國中心舊址,整棟建築受限於基地,只能往高處發展,Jean Nouvel希望建築融入周遭街廓,因此讓建築物表層大過建物本身,運用多層玻璃架構出大表層,透過建築物的深度和玻璃的掩映,製造出通透、隱晦、迷離的視覺印象。至於室內則是「無牆設計」,讓裡外達到最大的透明,使策展人與藝術家得以靈活運用空間。

30周年慶特展《感動追憶Vivid  Memories》,諸多曾在基金會辦展的藝術家如Marc  Newson、Raymond Hains、Ron Mueck、Patti Smith、大衛林區都參與展出,堪稱年度最豪華的藝術卡司集體回娘家。30周年系列活動如〈Musings on a Glass Box〉和〈Les Habitants〉將持續至2015年3月,並於官網推出數位平台,線上體驗藝術軌跡30年。

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Fondation Cartier pour l'art contemporain)

網址:fondation.cartier.com

 

昇華寫字的藝術 萬寶龍文化基金會


3.萬寶龍以企業身分收藏作品始自1990年代,而後發展成【萬寶龍前衛藝術系列】,迄今累計160件藏品。
萬寶龍主張「寫字的藝術」,並將書寫的文化氣息擴及至古典音樂、當代藝術、戲劇創作等領域。萬寶龍文化基金會(Montblanc Cultural Foundation)成立於1992年,現任主席為前任萬寶龍全球總裁Lutz Bethge。基金會成立以來執行多項計畫,如藝術品收藏計畫、青年導演計畫、國際愛樂樂團贊助計畫等,都已有10年以上歷史。

萬寶龍文化基金會成立之初,由威靈頓公爵長子Lord Douro擔任主席,先後在1997年、1999年於公司內部成立萬寶龍藝廊與樓梯藝廊,並選擇以企業身分收藏藝術作品,而後發展成「萬寶龍前衛藝術系列收藏Montblanc Cutting Edge Art Collection」,如今累計160件藏品,是該品牌聘請各國藝術家,以「白色六角星」徽號發想的創作。

與青年力打交道

基金會指標性獎項為「萬寶龍國際藝術贊助大獎」,是為表彰推動文化藝術不遺餘力的文化人,西班牙蘇菲亞王后、英國查爾斯王子皆曾獲此殊榮。基金會也愛與青年藝術家打交道,如2008年邀請郎朗出任基金會第三任主席,2004年起舉辦「萬寶龍全球青年藝術家贊助計畫」,將全球330家精品專賣店作為展示平台,同步展出同一位藝術家的一件作品,原作則納入【萬寶龍前衛藝術系列】收藏。

文字登台

2002年起,基金會將「寫字的藝術」延伸到舞台劇與電影,劇本是書寫的文類,是舞台與電影的靈魂,他們與奧地利薩爾斯堡藝術節合辦「萬寶龍青年導演計畫」,每年由國際評審團選出4名年輕導演於藝術節登台。


基金會與奧地利薩爾斯堡藝術節合辦「萬寶龍青年導演計畫」,
圖為今年塞爾維亞導演Miloš Loli執導的作品《亨克曼Hinkemann》。

11月17日,由萬寶龍贊助的「第十四屆紐約百老匯24小時戲劇公演」甫落幕,這個精采又刺激的24小時不間斷聯演活動,邀請多位好萊塢演藝名人參與,如《飢餓遊戲》Leven Rambin、《美國隊長》Sebastian Stan、《冰與火之歌》Peter Dinklage等,與劇作家、音樂人挑戰於24小時內完成6部原創短劇的編劇、執導和演出。

另一個2013年迄今進行的計畫,名為「文字的力量」影片計畫,是基金會與曼德拉基金會、翠貝卡電影學院(Tribeca Film Institute®)共同合作,遴選電影學院的新銳導演與知名電影製作人和導演,以曼德拉名言錄為主軸合作短片。

「文字的力量」影片結果十分令人期待,它昇華了寫字的藝術、納入青年力,再結合錄像傳播,為文字轉換另一種價值。

萬寶龍文化基金會(Montblanc Cultural Foundation)

網址:www.montblanc.com/en/meet-montblanc/

arts-and-culture

 

139件藝術痕跡 斯沃琪和平飯店藝術中心


斯沃琪集團砸下90億元修復的和平飯店南樓,更名為「斯沃琪和平飯店藝術中心」,其中二、三層樓更建為18間客房兼工作室,開辦「藝術家旅居計畫」。
Swatch手錶享有「全世界最小畫布」美譽,他們很早就跟藝術掛鉤了,與藝術家合作長達30多年歷史。2008年,Swatch Group集團總裁Nick Hayek相中外灘和平飯店南樓,耗資90億元修復成「斯沃琪和平飯店藝術中心」,於2011年揭幕,並開辦「藝術家旅居計畫」,向全球藝術家發出英雄帖。今年適逢3周年慶,和平飯店藝術中心以《Faces & Traces表面與痕跡》特展和工作室開放等活動,用139位先後旅居的藝術家軌跡活化老建築。

斯沃琪集團砸下90億元修復的和平飯店南樓,更名為「斯沃琪和平飯店藝術中心」,其中二、三層樓更建為18間客房兼工作室,開辦「藝術家旅居計畫」。
十里洋場、上海外灘,要感受歷史和當代的浮華,唯有和平飯店——銅綠色屋頂的和平飯店北樓(現費爾蒙和平飯店)沉厚而美醉,南樓就很不同了,紅磚白牆古蹟外觀,裡頭正是朝氣勃勃——斯沃琪和平飯店藝術中心「藝術家旅居計畫Artist Residency」於上月歡慶3周年,這是斯沃琪集團探向遠東的重要項目。相較於路易威登基金會、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邀請知名建築家設計一座也是藝術作品的標竿建築,斯沃琪集團則是看上外灘的歷史風華,將興建於1906年的老樓進行修復,用藝術家旅居方式進行活化再利用。

藝術家旅居計畫  廣發英雄帖

修復後的南樓底層,匯聚Swatch、Breguet、Blancpain、Omega精品店,一樓是藝廊空間,二、三樓則更建為18間客房兼藝術工作室,供藝術家所用。另有7間設計風格迥異的主題套房,五、六樓為高級餐飲和露台花園。今年是「藝術家旅居計畫」3周年,上月起舉辦《表面與痕跡》特展並開放工作室數天,讓外人一窺藝術家的私空間。

開展當天特級導覽人士為斯沃琪全球創意總監Carlo  Giordanetti,計畫開辦以來,他平均每6周造訪一次,除了擔任品牌與藝術家溝通的橋梁,Giordanetti非常享受與藝術家溝通、雜談、相處的機會,藝術家性格多率真,常與他分享上海見聞,提及每次離開這裡就像換了一副身心靈,很有收穫。

Carlo Giordanetti表示「藝術家旅居計畫」採網路註冊制和上傳作品,並有兩大特色:一個是徵件開放性,另一個是藝術家的群體生活。「徵件開放性」指的是投件者年齡、創作類別沒有限制,139位旅居藝術家最資深為80歲、最年輕為21歲,舞者、雕塑家、視覺藝術家、作家、作曲家、畫家、電影導演都曾進駐此處。

入選藝術家可駐居3至6個月,展開藝術家的「群體生活」,Giordanetti指出:「從開辦至今已有139位藝術家先後旅居,換句話說,每間工作室已經輪替了3回藝術家,而每個人在駐留期間大約會認識24至25位藝術家,讓藝術家透過群體生活互相交流,是這個計畫的特點。」

18個巨大的「小我」

藝術中心會為每個藝術家印製中、英雙語名片,提供創作上的必要協助,舉辦工作室開放日等。至於旅居藝術家要回饋什麼?

很簡單,斯沃琪和平飯店藝術中心僅有一個要求:旅居藝術家只要在離開前,留下一件「痕跡trace」即可——它可以是一件完整的作品、一支影片、一封信、一件草稿、一幅塗鴉、一個模型,作為藝術家曾旅居於此的經驗和證明。主辦方把「痕跡」的自由度交給藝術家,「痕跡」的所有權則屬於斯沃琪集團,並會登上Virtual Museum虛擬美術館官網做展示。


旅居藝術家客房兼工作室。

斯沃琪全球創意總監Carlo Giordanetti。根據他的觀察,旅居藝術家當中,
錄像類藝術創作有越漸流行的趨勢。

18位目前旅居在藝術中心的藝術家。該計畫徵件開放性極大,年齡、創作類別不拘。

外人都對藝術家「旅居」日常感到好奇,根據Giordanetti的說法,藝術家的「小我」比一般人大得多了,簡而言之,這裡住了18個來自不同國家與地區、非常巨大的「小我」,有些藝術家喜歡群聚,有些則偏好個體活動。然而他們都必須面對其他不同的創作靈魂,彼此競爭、尊重、退讓,在日常生活與藝術交流中產生火花。

移向中國的風口浪尖

工作室開放首日,我們有機會和藝術家暢談、進到房間參觀日常創作軌跡。藝術家最常聚會的時候是早餐時間,會在餐室一起用餐。而我所接觸的5位藝術家當中,除了澳洲籍Caitlin Reilly已於中國居住和工作5年之外,其他如來自瑞士的電影導演Dominique Othenin-Girard、義大利畫家Elena Monzo、裝置藝術家Paolo Cavinato、英國攝影師Philip Reed都從歐洲來,提到他們深切感受到歐洲近年因金融危機,藝術市場明顯萎縮,「中國大崛起」是他們對東方的印象,周遭藝術圈朋友紛紛來到遠東,在日本、韓國、北京、上海等地進行駐村計畫,尋求機會和市場,他們正在「移向中國」與亞太地區的風口浪尖。


「藝術家旅居計畫」要求藝術家在離開之前留下一件「痕跡」,除了在《表面與痕跡》展覽外,也在官網上以「Virtual Museum」方式呈現。


澳洲藝術家Caitlin Reilly用炭筆和畫紙拓畫上海的水溝蓋。

義大利藝術家Paolo Cavinato以複層矩形製作的裝置藝術,充滿視覺幻象。

31歲攝影師Philip Reed說他為第一次擁有攝影棚感到興奮,以往他帶著相機上街,現在從路邊撿拾奇異物件如門把、老磚、鐵件回來棚拍;以創造女性神祇為樂的Elena Monzo也走「資源回收」路線,從路邊撿來廣告紙、塑膠皮等廢物進行多媒材畫作。Caitlin Reilly則注意到上海的水溝蓋,拿著炭筆和宣紙坐在路邊拓畫水溝蓋。Paolo Cavinato則對東方禪學很有興趣,試圖在矩形裝置裡融入變與不變的哲學觀。瑞士導演Dominique Othenin-Girard非常喜歡到較為貧窮的區塊和大媽們交談,拍攝她們的日常,例如在都更廢址撿拾破木材、升火烤雞,最後將5千多張影像拼接成〈China Creates—The Journey〉。


目前旅居在藝術中心的瑞士電影導演Dominique Othenin-Girard,將運用靜態與動態影像進行駐地創作。


斯沃琪和平飯店藝術中心內景。

他們對上海有著憧憬,對它感到好奇和新鮮,每天必做的事情就是「晃遊」,金融區、老弄堂、外灘流,最奢華的在上海,最貧賤的也在上海,這般極度反差使他們感到驚異。

虛擬美術館 痕跡收藏

誠如先前所言,每個旅居藝術家在離開之前,要留下一件「痕跡」,斯沃琪和平飯店藝術中心迄今已擁有139件「痕跡」收藏,部分配搭在藝術中心的客房與公共空間,且會有越來越多的「痕跡」被收藏進來。然而Giordanetti說明,集團現階段不會考慮特別成立一個美術館或博物館專事收藏,因為美術館、博物館是一種「非斯沃琪」的概念,「我們的品牌精神是『求變』,然而美術館大多收藏過去,Swatch則聚焦此時此刻和未來式,而這個計畫的精神是環繞著『變化』與持續不斷的革新,因此我們用虛擬美術館呈現痕跡,讓它廣為傳播。雖然我們不會建造實體美術館,但會透過其他方式讓『痕跡』去旅行、做巡迴展出,或是在不同的城市,和曾經旅居於藝術中心的藝術家做新的合作。」

斯沃琪和平飯店藝術中心(The Swatch Art Peace Hotel)

網址:www.swatch-art-peace-hotel.com

 

走向青年世代 Loewe基金會


「Loewe基金會國際詩歌獎」是基金會代表獎項,志在提升西班牙詩歌創作。
成立於1988年的Loewe基金會(Fundación Loewe)即將邁入27歲。自2012年11月第五代傳人Sheila Loewe繼父親Enrique Loewe Lynch之後,承接基金會總監一職,成為家族第一位加入品牌事業的女性,Loewe基金會的「青年世代」宣告來臨。

雖然身為Loewe第五代傳人,Sheila直到兩年前才進入家族事業,「我11、12歲就嚮往為Loewe工作,但父親不同意。他和祖父不同,祖父很早就培養父親接掌家族事業,但是父親對我們三個姊妹說,不希望我們為Loewe工作只是因為姓氏,除非有了自己的專業和價值,才能回到家族事業。」

國際詩歌獎

Sheila Loewe大學與碩士文憑都是法學,她最終離開法界,因無法想像自己每日在辦公室批閱紙張。她於1999年進入Vitra,待了13年,最後晉升為市場營銷部總監,管理西班牙、葡萄牙、南美營銷事務。她果真在外混出名堂、受到家族肯定後,2012年11月在品牌CEO Lisa Montague邀請下,接手Loewe基金會總監一職。

Sheila Loewe提到,現任品牌榮譽主席的父親是商業的頭腦,文人的骨子。他非常喜歡藝術,基金會成立之初,他深感「詩歌」是西班牙文化圈的極弱勢,因而創辦「Loewe基金會國際詩歌獎」(Loewe Foundation International Poetry Award),作品必須是未曾發表、300節以上始能參賽,20多年來詩歌獎提升西班牙詩歌能見度和重要性,進而衍生出「青年詩人獎」。

舞蹈與攝影 走向國際

詩歌之外,基金會在1982年至2013年間,與Hazen  Hosseschrueders基金會合辦Princess Cristina鋼琴大賽,頒發獎項予以西班牙新銳鋼琴家。Sheila上任之後,被賦予把基金會「帶向國際」與「年輕化」的任務,因此基金會近年些微調整方向,更加著重「舞蹈」和「攝影」。


Loewe基金會近期贊助佛朗明哥天后María Pagés
亞洲巡迴舞碼《I, Carmen》,María Pagés在舞台上與10個Loewe「Flamenco手袋」共舞。

Loewe第五代傳人Sheila Loewe於2012年11月繼父親之後,接手Loewe基金會總監一職。

Sheila提及「詩歌獎」畢竟受到西班牙語侷限,舞蹈和攝影則無須翻譯,是人類共通語言,資助舞蹈和攝影是基金會走向國際的第一步。基金會自2011年起和PhotoEspaña攝影節合作,每年和一位攝影師舉辦展覽。2013年起成為西班牙國家舞蹈團(Compañía Nacional de Danza)官方贊助商,贊助其世界巡迴外,更重要的是舞團與基金會共同合作的「文化教育項目」,「金錢贊助容易,但我們希望與受贊助方一起做些美麗而有意義的事情,所以我們走向教育。今年9月,基金會和CND總監José Carlos Martínez一同舉
辦舞蹈工作坊,邀請全國對舞蹈教育有興趣的中小學老師共150位,一起學教舞、編舞、服裝設計等,也編寫舞蹈史小冊子,分為成人版和兒童版,舞團每到一個城市巡迴,就能發送小冊子給孩子們。」

近期基金會更贊助佛朗明哥天后María Pagés亞洲巡迴舞碼《I, Carmen》,María Pagés以女人視角重新演繹卡門,在舞台上與10個「Flamenco手袋」共舞,也舉辦工作坊推廣佛朗明哥舞蹈的底蘊。基金會看得長遠,他們想為舞蹈圈「養觀眾」,同時把西班牙舞蹈推向國際。

青年軍新氣象

資助舞蹈和攝影是走向國際的媒介,「年輕化」還得再醞釀一段時間,基金會算上Sheila在內的執行者只有3個女孩——Sheila倒是信心滿滿,父親與其友人都是資深顧問,她還要將過去工作相識的同輩媒體、設計人、時尚人納入「青年力」來源,「我們有年輕的想法、新合作案和大把的熱情!」

Sheila上任後,盛情延攬烏拉圭重量級女詩人Ida Vitale進入詩歌獎評審,希望為清一色陽剛評審團帶入女性的柔軟,而今年「青年詩人獎」得主之一是28歲女詩人Elena Medel,Sheila為此非常高興,認為基金會正在迎接新氣象。

Loewe基金會(Fundación Loewe)

網址:www.blogfundacionloewe.es

 

後記

看完Louis  Vuitton、Cartier、Montblanc、Swatch Group、Loewe五大精品品牌企業贊助藝術的故事,你想到什麼?

我想到的是「機會」,而且是身在亞太區的機會。台灣有多位藝術家因精品品牌藝術徵件計畫,從「小聯盟」躍上「大聯盟」的例子:先後在路易威登台北藝文櫥窗的席時斌等,而吳耿禎日前再受愛馬仕青睞,合作《Petit h》展覽。新銳藝術家搭上品牌知名度的順風車一炮而紅是幸運的,同時也是危險的。上述三位在近年台灣藝術圈漸有名氣,新作總是受人矚目,評判的話語也多了。


自Sheila繼任總監以來,著重在舞蹈和攝影的資助上,因這兩者無須翻譯,是人類共有的藝術語言。

精品品牌經營藝術,也是彼此較勁,從他們感興趣的藝術家和主題可以看出各自「口味」:路易威登在辦展與徵件上愛以「旅行」做題;卡地亞則嗅出當代藝術的未來,流行文化、錄像、實驗性藝術都能在其策劃中別開生面,萬寶龍著重音樂與戲劇,斯沃琪藝術家旅居計畫則是不拘年齡與性別,Loewe正以舞蹈、攝影走向國際與年輕化。

高端品牌用企業體為藝術鍍金,他們都朝東方來了,在亞太區舉辦徵件,向青年藝術家廣發英雄帖,或在旗艦店舉辦巡迴展,讓一般大眾走進精品店沒有壓力,荷包不用打開,有更多親近當代藝術的經驗。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