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特企
Jan 23 , 2015
15:20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文/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 走入消失中的風景 台灣瀕危遺產巡禮

今年一月初,台北市長柯文哲應文化局長倪重華之邀,從青山宮、寶藏巖到紀州庵走了趟古蹟漫遊。柯P與倪重華新官上任後展現對文資議題的關心,然而在紀州庵和寶藏巖這段路線之間,他們忽略了一處前景未卜、岌岌可危的老聚落─台北最後的聯勤眷村「嘉禾新村」。 嘉禾新村是台北最後一個聯勤眷村,居民因嘉禾新村通過防災公園的都市計畫變更,陸續搬遷他處,一月底後點交國防部,前景未明。由熱血青年和居民成立的「好勁稻工作室」,正發起嘉禾新村暫定古蹟、全區保留的行動。 台中老城區因鐵路高架化工程,舊有鐵道、日式宿舍、鐵橋等鐵道軸線資產也是前景混沌。台中文史復興組合和夥伴團體構思出「保留台中鐵道軸線遺產,沿著百年鐵


今年一月初,台北市長柯文哲應文化局長倪重華之邀,從青山宮、寶藏巖到紀州庵走了趟古蹟漫遊。柯P與倪重華新官上任後展現對文資議題的關心,然而在紀州庵和寶藏巖這段路線之間,他們忽略了一處前景未卜、岌岌可危的老聚落─台北最後的聯勤眷村「嘉禾新村」。

嘉禾新村是台北最後一個聯勤眷村,居民因嘉禾新村通過防災公園的都市計畫變更,陸續搬遷他處,一月底後點交國防部,前景未明。由熱血青年和居民成立的「好勁稻工作室」,正發起嘉禾新村暫定古蹟、全區保留的行動。

台中老城區因鐵路高架化工程,舊有鐵道、日式宿舍、鐵橋等鐵道軸線資產也是前景混沌。台中文史復興組合和夥伴團體構思出「保留台中鐵道軸線遺產,沿著百年鐵道散步旅行」的鐵道園區未來計畫,高架橋一邊蓋、老房子一邊拆,他們在怪手之下爭取時間。

為了搶救瀕危遺產而集結的民間團體,激烈發聲是衝撞體制之必要,他們也開始運用「小旅行」和「漫遊」,帶領民眾認識瀕危遺產的故事。

例如臺北機廠文史守護聯盟在去年台北機廠難得對外開放期間,發起「台北機廠,全民導覽」解說團,分為生態導覽與真相導覽,讓民眾理解全區保留的訴求。1月25日,「好勁稻工作室」將舉辦「城南水岸,文化踩風輕旅行」,呈現寶藏巖、嘉禾新村、紀州庵的城南文化廊帶;台中文史復興組合則設計出「台中火車路空旅行案內」地圖,讓民眾按圖索驥。

冬日是沉澱心靈的時節,適合出走、散步、漫遊。走入瀕危遺產,理解歷史的過往、瀕危的現在,並且想像它的未來。


【撰文/郭書吟、蔣德誼;攝影/何經泰、江祐任、郭書吟;設計/戚心偉;圖片/台中文史復興組合、好勁稻工作室、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陽明一街實驗工坊、打狗文史再興會社、彰化台鐵宿舍村保存運動特別感謝 凌宗魁】

 


台中火車後站的「20號倉庫」外的車廂。

火車路空之戀

「台中文史復興組合」成員格魯克帶著我們走了一條很不尋常的路——台中後火車站的窄小站門、20號倉庫的老榕、老舊宿舍的潮土味,拆卸機具正大張利器,在老宿舍的破土堆上,揚起一陣陣煙塵。轉個彎,看到文青果組合會社山牆上的大鳳梨,往民生路方向走去,台中人稱「火車路空/路孔」的鐵橋,空隆空隆空隆的聲響,響起台中鐵道一百年的回憶。

每回從台中高鐵站往老市區的方向行去,總發現沿路的高架橋一次次地又長高了。台中鐵路高架化工程如火如荼,巨大白色橋架之下,台中火車站、老宿舍群、火車路空(台中路、民生路鐵橋)等伴隨台中走過百年的鐵道風景,顯得孤單而命運未知了。

台中老中區 舊城歲月

近半年來,由格魯克、林信榮、吳美味等組成的台中文史復興組合以「保留台中鐵道軸線遺產,沿著
百年鐵道散步旅行」為號召,在Facebook發表文章,漸漸吸引關心鐵道遺產的夥伴,包括20號倉庫設計者姜樂靜、中區再生基地總監蘇睿弼、負責台中文學館修復設計的建築師謝文泰、新興人文空間一本書店Miru、「好伴」共同工作空間邱嘉緣、綠川里新科里長薛雅文等,他們有的是老台中人,有的是青年回鄉。


俗稱「火車路空/路孔」的民生路鐵橋,被稱為台中人的故鄉玄關,是早年運用「鉚釘」技術接合的鋼骨鐵橋。
姜樂靜首先發難,她擔心鐵路高架化後,原有空間會被橡皮擦式地抹除,只留下有文資身分的台中車站主體與月台。蘇睿弼提到前、後站已沒落多年,有大批閒置空間,政府能藉這個機會做出整體規劃,重新燃起舊城生命力。他們一致認為舊城區最大的特色,在於它的歷史記憶與時間感,謝文泰指出:「建築師、設計師什麼都能設計,只有一個東西做不出來:時間感。被設計出來的時間感都是矯情。老中區有別於其他區域的地方,就是它自己的『時間感』,是經過歲月累積的特色和特質。」

目前,市政府計畫透過開馬路做前後站的「都市縫合」、建商業區,要把前站人潮帶到後站,台中文史復興組合與夥伴團體提出一個大膽前衛的綠色遠景:保留台中鐵道軸線遺產的「台中鐵道園區」,並製作出「台中火車路空旅行案內Map of Taichung Overpass」的地圖,沿著鐵道把周遭具有歷史記憶的空間串聯起來,因為舊城區包括綠川、糖鐵遺蹟和鐵道,裡外、前後非常適合散步、走讀類的小旅行,姜樂靜說:「切割式地開馬路並不會帶來商機,做成線性或帶狀園區,讓人們喜歡在這裡停留,才會帶來商機。」


關心台中鐵道軸線遺產而集結的民間團體:建築師謝文泰(左起)、台中文史復興組合成員林信榮、建築師姜樂靜、綠川里里長薛雅文、一本書店Miru、中區再生基地總監蘇睿弼、台中文史復興組合格魯克與吳美味。

位於老城區的「好伴」由邱嘉緣和張珮綺創立,是近年台中青年人回鄉創業的代表。(圖片/好伴)

台中火車路空旅行案內

持著「火車路空旅行案內」的地圖,台中百年回憶錄都寫在鐵道軸線上了。1908年西部縱貫線鐵路完工,該年10月24日於台中公園舉行「縱貫鐵道全通式」典禮和火車博覽會,舊稱「台中驛」的車站主體已是古蹟,是觀光客的熱拍景點。走入地下道,從後站出來,首先看到藝術家進駐的20號倉庫,斜對面有個1936年台中富豪吳子瑜興建的「天外天劇場」,據說當時歌舞昇平,是中部知名娛樂場所。

宿舍群「桂花巷」裡種了許多老桂花,香氣蔓延到前方清水磚建築「文青果組合會社」,由商人陳文銘所建,當初為把高級農產品外銷到日本的公司,山牆正中雕了鳳梨,鳳梨上站了隻大鳥,中國石獅收頭,右方「大船入港」雕刻,非常生動。


台中文史復興組合近半年積極發聲,與夥伴團體提出以軸線、區域型的保存方式,規劃出台中鐵道園區的未來想像。

台中文史復興組合設計「台中火車路空旅行案內」地圖,讓民眾按圖索驥,了解台中舊城。

往台中路和民生路的方向過去,這裡有兩座「火車路空」,又名火車路孔,要用台語來念,意思是上方是火車走的,下方是人和車走的,所以叫「路空/路孔」,還有高度限制。格魯克說這兩座「路空」是他們積極呼籲留下來的資產,「它是用早年『鉚釘』技術接合的鋼骨鐵橋,更被稱為『台中人的故鄉玄關』。」數十年來,跨縣市來台中念書的學生和在地人,都記著火車過鐵橋時輾出巨大震耳的「空隆空隆空隆」。

鐵橋上的綠色想像

民生路近處是日式宿舍密集的長春里、台中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和綠川。作家齊邦媛也曾在復興路鐵道宿舍長住17年,那時她隨任職鐵路局的夫婿羅裕昌調至台中,《巨流河》有數頁描述她在台中的回憶:「1950年6月5日,我第一次走進台中市復興路25號的前院,玄關門外那棵樹開滿了燈籠花,好似懸燈結彩歡迎我們。大約二十坪的榻榻米房子,分成兩大一小間,走廊落地窗外是個寬敞的院子,一端是一棵大榕樹,樹鬚已垂近地面。我立刻愛上這個新家。」李行《養鴨人家》的吊腳樓則是在綠川旁取景,綠川老榕各個鬚長葉茂,密密叢叢地掛在水面上,掛在涵管邊,掛成一簾舊城顏色。

格魯克說即便未來火車不走鐵橋了,鐵橋或許能規劃綠色植栽,如紐約曼哈頓High Line空中花園、巴黎Promenade plantée空中廊道等,讓遊人能沿著鐵道公園、綠川軸線,從台中驛前站逛到後站,再逛到台中文創園區。


位於台中後車站的天外天劇場
一景。(攝影/小K)

然而,掐著年底部分通車後的急迫性,台中鐵道軸線的資產岌岌可危。

提報暫定古蹟是唯一有法律效力的阻擋,在與怪手競賽的同時,蘇睿弼認為應該對鐵道軸線資產做詳細的普查。「好伴」共同工作空間的邱嘉緣、台中文史復興組合林信榮與吳美味,都感受到目前最直接的挑戰是來自當地民眾,必須盡可能和他們溝通、獲得支持,例如號召更多志工與人力,拜訪里民或組織清潔小隊,解決舊宿舍的髒亂問題。

綠川里里長薛雅文認為經過整理後的文化資產,絕對是當地住民的「利多」,且當地居民、未來使用者都應該參與「台中鐵道園區」的討論。

然而謝文泰倒是語出驚人:「現在最急的,就是『不要那麼急』,我們才有對話的機會,才會形成一個公平對話的平台。當我們有辦法緩下來,由市政府扮演這個平台角色,跨局處(如都發局、交通局、文化局、台鐵)處理這些討論,讓市民想清楚這到底是垃圾還是資產,我們再來做。而不是放給民眾與台鐵做對抗,它也不應該是對抗,應該是共同討論的結果。」

交棒年輕人的傳家寶

台中舊城區已經沒落十多年了,自由路周邊曾幾何時的財神、遠東、龍心、永琦百貨公司競相爭輝的年代已遠,如今徒剩太陽餅家餘香。然而它畢竟還是很有魅力的,一股老台中的懷舊,別無分號。

老台中人Miru說:「在我們書店裡,常感覺到在地老一輩的人需要一個出口,把他們在這裡的生活記憶說出來。許多回鄉的年輕人也都渴望知道台中的歷史。」「都市縫合」指的是硬體道路,她認為更該縫合的是老人家與青年人。

近年,回台中的青年人多了,老城區已燃起一股復興的力量。蘇睿弼提及成立中區再生基地的初衷,是想把年輕人找回來,了解這裡的老故事,為它付出、產生感情。「現在年輕人的選擇和上一代已經不一樣了,他們不再追求蓋大樓、開馬路,而是把老房子修好,讓它有故事,從追求建築物的價值轉變成追求都市的價值。」


已被列為古蹟的台中車站主體。

謝文泰指出文化資產如同「傳家寶」,上一輩的人把它放在抽屜裡沒有用,是時候交給年輕人拿來好好地運用了。「如果今天要煮一道台中的菜,一定是打開台中的冰箱,看裡面有什麼菜,打開我們後面的菜園,而不是去進口別的都市的菜色或食譜。如果我們冰箱有這條大魚,卻把它丟掉,然後去外面買一條進口的鮭魚,那我並不覺得那道法國菜是台中的菜。」

而台中舊城區是同時具有歷史氛圍、市民記憶、鐵道元素、老樹群的好地方,這樣的都市空間,全台少有。台中舊城區的未來,還有機會。

台中文史復興組合
網址:www.facebook.com/taichungstory
 

好勁稻工作室成員徐秀美、鄭慧君、郁良溎、吳家弘等人和在地居民,發起「搶救台北最後一個聯勤眷村—嘉禾新村」行動,提出全區保留文化景觀的訴求。

走入台北最後一個聯勤眷村

從永春街131巷的大樹蔭展開的一百三十多戶人家,日式宿舍、木造建築、自建房舍、眷村孩子們的賽跑徑、過三關廣場,院裡的大龍柏、芭蕉樹、大王椰子樹還蒼綠,主人家卻已人去樓空——台北最後一個聯勤眷村「嘉禾新村」,即將走向夕陽。

跟著好勁稻工作室發言人郁良溎的腳步,走在嘉禾新村裡,村裡好靜、好綠,這處隱藏在公館鬧區後方的小靜地,獨特水泥房、破磚牆、爬歇在眷戶牆面上的綠藤植栽,是電視劇《16個夏天》唐家妮的老家,鈕承澤在這裡拍攝《求婚事務所》,蕭敬騰和二姨媽的小女兒在這裡追著〈阿飛的小蝴蝶〉、五月天〈人生海海〉MV等都在嘉禾新村取景。

嘉禾vs.好勁稻

好勁稻工作室是近幾個月在這裡走跳的團體,成立於去年八月,由在地居民和關心嘉禾新村的熱血青年組成,其中有幾位還是學生,他們發起「搶救台北最後一個聯勤眷村」行動,嘉禾新村因配合台北市政府於2004年通過防災公園的都市計畫變更,居民已陸續遷至他處,今年一月底點交國防部之後,未來可能因土地變更計畫而面臨拆除。

為了替台北最後一個聯勤眷村爭取時間,好勁稻工作室在去年10月向文化局提出全區保留「文化景觀」訴求,促成文資委員會勘,希望能阻擋拆除危機,更陸續舉辦多場走讀和導覽,讓民眾理解嘉禾新村的特色。


嘉禾新村裡保留日治時期至眷村時代的四種房子,型態多樣。

「好勁稻」是這群青年回應古語「嘉禾」的新詞。嘉禾原意是「雙穗禾」,《史記‧魯周公世家》記載周成王11年,田間長出了雙穗禾,被稱為吉兆,因而進獻給周成王,成王將之轉贈給周公,作詩〈饋禾〉,而後周公又作〈嘉禾〉一詩,因此「嘉禾」便有吉祥的美意。好勁稻發言人郁良溎說,嘉即是好,勁稻念起來強而有力,「稻」也象徵原先配給陸軍將領與眷屬居住的村子,二代、三代在此出生,台灣特有眷村文化自此落地生根。

四種房子 四個年代

嘉禾新村的歷史已經七十年了,它最早是日治時期川端公園和砲兵聯隊營房的規劃區,目前村裡還有兩座大型日式木造建築,推測是當時的料亭或招待所。民國38年,軍方租用這一帶民地和軍方公有地,把日本人留下的木造房轉作聯勤通信修理廠房,而在廠房搬到中壢通信基地勤務處後,廠房改造成眷舍,民國45年正式改制為「嘉禾新村」,這裡的大房子大部分都是分配給高級官將,如陸軍上將金恩慶、中將丁恩元,導演鈕承澤也是在這個眷村裡長大,他的外公是陸軍中將張載宇,也配得一間得體的房舍。


嘉禾新村的歷史追溯至日治時期,村內仍留有大型日式木造建築。
台北市原有二十八處聯勤眷村,嘉禾新村是現存的最後一個。而相比已轉型成文化藝術空間的寶藏巖和四四南村,郁良溎解釋,寶藏巖是違建式的自力造屋,所以房子長得都很怪;四四南村是統一規劃興建,村舍呈現魚骨狀,非常整齊,但是嘉禾新村非常多樣,可以看到四種眷舍:有大庭院的高階將官宅邸、日治時期建築改造的眷舍、聯勤電信廠房隔間後的住宅、後期居民自力營造的房子——從兵工廠到住所,嘉禾新村的四種房子,寫進四個年代。

村民陸續搬遷之後,嘉禾新村從2014年10月至今因無任何文資身分,已發生拆窗、拆門、拆電線變賣的事件。
眷村居民先是用竹籬圍出地界,後來改用紅磚砌牆,水泥做窗花;鈕承澤外公張載宇中將故居外,老榕與茄冬樹庇蔭的小空地,是村民聊家常的地方;側門被孩子稱為「過三關」的壘球遊戲空地,是康樂隊到社區放映電影與表演的表演台。

等待文資身分

電視劇《十六個夏天》播出之後,陸續有粉絲來這裡朝聖,尋找唐家妮的老家。如今,大部分住戶先後在去年10月與12月搬遷至萬華樂群新村,才走沒多久,村裡景象彷彿油畫裡的靜物,信箱裡還躺著郵件廣告單,垣上紅花出牆來,村子成為街貓的樂園,樹木草花益發茂盛,一點一滴接手村的裡外。

好勁稻工作室推動嘉禾新村全區保存的行動,時間非常緊迫。徐秀美、吳家弘是去年12月才加入的新血,一個負責媒體聯絡,一個負責「說帖」——即是文情並茂、歷史感、田野調查並重的文資企劃書。文資委員在去年10月分第一次會勘,因部分居民還沒離開,會勘尚未完成,因此嘉禾新村仍然沒有任何文資身分,而這兩個月來,嘉禾新村已陸續發生拆窗、拆木板、偷電線變賣的事件。一月底最後一戶遷走,嘉禾新村全面點交給國防部,可能就此關閉,面臨拆除。台北最後一個聯勤眷村,即將走向夕陽。

嘉禾前景 串起城南文化廊道

嘉禾新村前景混沌不明,好勁稻工作室成員不放棄希望,他們已獲得60個住戶贊成全區保留的簽署書,正等待「暫定古蹟」的會勘結果,也製作戰爭年代、竹籬生活等圖文並茂投影片,讓來嘉禾散步、追星的粉絲按圖索驥,更對嘉禾新村的未來提出想像——台北市青年影像創意村落。

徐秀美和吳家弘都喜歡嘉禾的靜謐與大片的老樹,認為台北不缺高樓,留下嘉禾新村,等於留下給台北呼吸的空間。


好勁稻工作室提出保留嘉禾新村的遠景,因是諸多熱門戲劇、MV拍攝地點,未來或能串聯紀州庵、寶藏巖等文化空間,開創「青年影像創意村落」,提供新銳導演進駐。


嘉禾關懷您協會所拍攝之《再見‧嘉禾新村》紀錄片,呈現眷村早期生活。


嘉禾新村位於新店溪畔、台北城南,郁良溎認為這條城南的文史節點,可以串聯得更長更完整:從紀州庵文學森林、客家文化主題公園、嘉禾新村、自來水園區、寶藏巖聚落,最後連到蟾蜍山聚落。紀州庵和寶藏巖已是台北城南用文學、藝術活化老空間的代表,蟾蜍山聚落不久前被指定為文化景觀,因份屬台科大校地,該校建築相關科系正準備在蟾蜍山聚落裡發展創意基地。

郁良溎提到嘉禾新村也有這樣的潛力,有別於信義區的商業性文創園區,這些文史聚落性格大不同,各自有歷史發展脈絡,「嘉禾新村可以朝向『台北市青年影像創意村落』發展。這裡最早是通訊生產廠房,還出了名導鈕承澤。嘉禾新村後半的自力造屋空間,和寶藏巖小坪數空間很像。嘉禾新村也許能延續這個歷史脈絡,用社會住宅、廉價出租給需要影像創作空間的青年導演,讓同質性創作者聚集,就像眷村以前都是國防部的人住在一起一樣。我們希望眷村保留下來之後,還有人住在裡面,才是活的空間。」

好勁稻工作室
網址:www.facebook.com/JiaHeStudio
 

關於更多正在消失,或即將消失的

台中鐵道軸線遺產和嘉禾新村的故事,僅是台灣各地眾多文資保存運動中的其中兩個例子,在都市發展或商業開發的壓力下,許多具有歷史價值的空間或建築,未來命運岌岌可危,以下列舉於各地發起的文資保存運動或團體,或許就正在你居住的城市發生。

台北機廠文史守護聯盟

1939年落成的台北機廠,作為台鐵主要的車輛整備及調度基地,見證了台灣70餘年的鐵路發展歷程。2013年機廠搬遷至桃園富岡之後,留下12座工廠與周邊歷史建築,其中7棟已列文資保存,其他廠區依然面臨商業開發下的存滅危機,引起文史團體「全區保留」的呼聲。主導保存運動的「台北機廠文史守護聯盟」認為,古蹟保存不該只讓建築體做塵封標本,而是以活的鐵道歷史博物館園區完整存續,為後代述說台灣百年鐵道史。雖然新任台北市文化局長倪重華日前宣布北廠將「全區規劃」、以「保留文化」為主,然而「北廠都計變更案」先前已送交內政部營建署進行兩次專案小組會議,後續發展值得關切。網址:railway.net.tw

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

長期關注性工作者權益,進而推動性產業政策討論與文化保存的日日春協會,其總部所在地台北文萌樓,是建於1925年的市定古蹟,過去作為公娼館使用,如今則是標誌著台灣性工作者去汙名化運動的重要象徵。2014年文萌樓因為被劃入都更範圍,引發原屋主要求日日春遷出文萌樓的產權爭議,文萌樓本身雖因具古蹟身分可免於拆除命運,但建築背後代表的歷史及文化意義,卻可能在都更之後消失,日日春的訴求是完整保存文萌樓現有運作機制,持續為性工作者發聲。網址:coswas.org

彰化台鐵宿舍村保存運動

位於彰化著名的扇形車庫旁的台鐵宿舍村,建於1920年代,為近40棟的木造日式建築群,其中僅6棟在2012年被公告為歷史建築,其餘則面臨拆除和老朽的危機,經發起保存運動的「半線新生會」爭取後,目前有18棟建築得以保留。「半線新生會」如今亦致力於空間文化資產的保護與利用,並透過導覽、攝影活動,希望促進彰化人對於老彰化的認識,找尋文化與城市發展共存的多元可能。網址:chabghuarailwayquarters.blogspot.tw

南港瓶蓋工廠URS13保存運動

台北南港瓶蓋工廠前身為「國產軟木工業株式會社」,後改制為菸酒公賣局的瓶蓋工廠,民國93年工廠正式吹熄燈號,廠房經多年棄置,建築體卻仍保持完整,吸引不少塗鴉客在此留下畫跡。2010年台北市都更處推出「都市再生前進基地」計畫(URS),瓶蓋工廠成為「URS13」,舉辦多場藝文展覽、音樂祭並作為商演拍攝空間,卻即將因市地重劃與區段徵收,大幅破壞廠區原貌。保存運動發起人林怡君現正持續爭取全區保留聯署,並號召更多人關心瓶蓋工廠的未來。網址:savenangangbottlecapfactory.blogspot.tw

全國眷村文化保存聯盟

近年許多老舊眷村相繼遭到改建或是拆遷,「全國眷村文化保存聯盟」為全台各地關注眷村文化及眷區保存的相關團體或人士共同組織的臉書社團。目前除了於2009年經爭取而獲全村保留的三重空軍一村外,包括目前熱議的嘉禾新村,以及面臨拆除危機的屏東東港共和新村、雲林虎尾建國一村、鳳山黃埔新村等眷區,都是聯盟關注的焦點。FB社團:「全國眷村文化保存聯盟」

陽明一街實驗工坊

由目前就讀國立中正大學歷史學系的藍博瀚創辦的「陽明一街實驗工坊」,2012年成立以來,致力於關注桃園文史資產保護與文化研究。藍博瀚有感於老建物正在迅速凋零或遭拆除,除持續觀察城市中的老建物與文化資產,予以繪製、影像紀錄外,並積極向文化局進行提報申請,目前列有桃園大廟口派出所(暫未登錄)、楊梅道東堂玉明邸則於2014年被列為暫定古蹟。工坊並透過繪製販售老建築明信片、復刻日治時期街景地圖等,使外地旅客也能對桃園有更深一層的認識。FB專頁:「陽明一街實驗工坊」

古都保存再生文教基金會

一群來自全台各地的熱情夥伴,聚集於擁有最多建築和空間文化資產的台南市,於1999年創設了「財團法人古都保存再生文教基金會」,除了老屋與老空間的活化再利用,也透過活動舉辦,吸引更多人關注歷史環境保存議題。近年在台南吹起的老屋欣力熱潮以及校園欣力,到關注古蹟保存的獨立刊物《路克米》、鼓勵中年再就業的「熟年的豐收」等計畫,都是基金會一手推動的成果。網址:www.fhccr.org.tw

基隆C23行動聯盟

位於基隆港西街的西二、西三號碼頭,日治時期許多人由此遠渡日本求學,其後亦為國民政府遷台時登陸港口,具有見證歷史的特殊意義。然台灣港務公司(前身為港務局)欲將西二、西三碼頭改建為港務大樓以及商旅客運中心,經文史團體多次爭取保留與行動,於去年9月已獲登錄歷史建築。然而1月6日傳出最新消息,經台灣港務公司與市府多次溝通,由於新建工程在即,決議於今年3、4月將西三碼頭倉庫拆除、異地重建,與西二碼頭倉庫進行活化利用,再次引起C23行動聯盟」等民間團體的不滿。FB專頁:「反對拆除基隆港西二三號碼頭倉庫」


攝影 盧昱瑞

打狗文史再興會社

「打狗文史再興會社」是屬於關心大高雄文史保存和再生人士的交流平台,2012年3月底,會社在高雄新濱老街廓發起「挺身捍衛哈瑪星」行動,成員並透過地方文史調查、哈瑪星深度文化導覽、藝文展演、教育講座等活動,獲得不少迴響。除了持續關注哈瑪星新濱老街廓開發案外,會社也著手整理老社區環境,為街道注入新氣象,具建築專才的社員更實地修復改造了兩層樓日式老屋─佐佐木商店工場,並活化作為會社辦公室之用。網址:takaokaisha.org

 

後記

在台鐵台中後站的舊宿舍旁踏訪時,遇上三名曾經住在宿舍的阿伯。他們滔滔不絕地說住在這兒60多年了,兄弟姊妹都在這裡長大,舊宿舍存了許多回憶,然而在歸還台鐵、搬離宿舍之後,沒過多久,漂亮的檜木地板、窗戶、門板、櫥櫃被宵小拆得精光,破壞殆盡,漂亮的日式房子變垃圾堆,頹敗而凋敝。

三個老伯開講比大聲,一個鐘頭後依然熱血沸騰。同行的台中文史復興組合成員正在執行居民訪談與溝通工作,請他們留下聯繫方式,改日再給青年人講故事,三個阿伯揮揮手,「我們講這沒人要聽啦!講這個不太好啦!」騎著機車咻咻地離去。

如果年輕人想知道他們的歷史,就該給他們機會,因為文化資產不是任誰能獨有的,每一代人不過是文化資產的「代管人」,文化資產是前人的累積,今人的追尋,後人的寶藏。

台中文史復興組合發起人格魯克,說了一句很令人感動的話:「一定要把全部的人變成是朋友,一起做同一件事情。」而他前一晚在台鐵後站宿舍保留座談會上,才被當地居民的反對聲浪重挫士氣。「一起做同一件事情」是一種無可救藥的文青式浪漫,然而它同時反映出青年世代對於保存故鄉記憶的渴望,因為沒有歷史,就沒有認同。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