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特企
Aug 13 , 2015
14:36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文/南美瑜、郭書吟 圖/高政全、臺北市立美術館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 福爾摩沙風情畫 1895-1947台灣藝術

歷史是一本寫不完的書,它經過不斷地覆寫、詮釋、改證,再有天分的史家都無法窮盡。若史冊對你來說過於繁重,北美館正展出一部由180件作品串聯的台灣近代藝術史,把歷史掛在牆上,讓視覺親臨膠彩、油彩和水墨,感受1895年至1947年間的福爾摩沙美學。


《台灣製造‧製造台灣: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展》展出北美館30年來典藏的日本時代台籍藝術家與來台日籍教師作品,呈現1947年以前台灣藝術文化發展的各種面向。展覽分為萌發、風采、伏流、築夢、摩登、家鄉6個子題,包括石川欽一郎、鄉原古統、木下靜涯等在日治時期播下藝術種子的日籍教師,以及台灣藝術史近代藝術家黃土水、東洋畫家陳進、林玉山、郭雪湖,西洋畫家倪蔣懷、陳澄波、廖繼春等,其中更有50件首次曝光之北美館典藏品。

本展由典藏組編審林育淳操刀,180件展品當中,有近160件是在她20多年任職過程中經手。早年的台灣藝術史是孤兒,近20年間才逐漸積累成形,而《台灣製造‧製造台灣》便是以對照、承襲的軸線,述說台灣近代藝術家的故事,也呈現出一個後輩對前輩藝術家的執愛,以及文化傳承的念想,「他們的美感留下來了,變成這塊土地上的營養,我們才能繼續走下去。」

南國顏色────
日本時代台灣藝術之「萌發」

「萌發」顧名思義是追溯日本時代影響台灣藝術發展甚鉅的日籍教師石川欽一郎、鄉原古統、鹽月桃甫、木下靜涯等人,對台灣島嶼的觀察和寫生,以及這片南國施予其畫作的養分。

鄉原古統
鄉原古統〈臺灣山海屏風─內太魯閣,1935〉,水墨、紙。林育淳解釋
畫作原先沒有上色,「這幅畫是他回到日本後才上的顏色,可見他一直
重新審視這件作品。早期做美術史研究時,這幅畫因跟原件不同,較少
被提到。但是原先的弱點在此展反而成為優點,雖然鄉原古統再也沒
回來台灣,憑記憶上色,但是他的記憶非常精確。如果你去過太魯閣,
東部的水紋顏色就是這種『石綠色』,這般獨特的色調印在他心裡,使
他回到家鄉之後,上出這樣的色調。」

日本在統治台灣初期便引進新式教育,力推「國語政策」(指稱日語),1896年成立當時最高學府「總督府國語學校」,1902年於國語學校課程新增「圖畫科」,1919年國語學校更名師範學校,1927年分制為第一師範與第二師範。對當時台籍學生而言,師範生既享有公費,畢業後執教也是深受尊重的行業,成為農家子弟的熱門升學管道。許多早期台籍畫家也都遵循此路,進入師範學校就讀。

日籍畫家 洋派教育

石川欽一郎(1871∼1945)是先後在師範學校任職最久的美術老師,倪蔣懷、陳澄波、陳植棋、李澤藩等人都出自他門下。而在台北一中擔任教職的鹽月桃甫(1886∼1954)、台北第三高女的鄉原古統(1887∼1965)也是推動台灣早期美術教育的名師。鹽月桃甫教的多是日本人子弟,鄉原古統教出的著名女弟子則有陳進、林阿琴、邱金蓮等。早年台灣沒有專門的美術學校,有意走向藝術的台籍學生畢業後,多由美術老師們鼓勵赴日深造,如東京美術學校、帝國美術學校、東京女子美術學校等。
這幾位來台教書的日本人,共同特色是洋派、開明。石川欽一郎留下的幾張影像,都是打著小領結的穿著,非常時髦。他們承襲日本明治時代美術重素描、寫生的功夫,也是催生1927年起「台灣美術展覽會」重要推手(註)。

石川欽一郎畫福爾摩沙的鄉村,也畫總統府。〈臺北總督府〉(右)的新建築、下水道與景觀林,和〈福爾摩沙〉(左)草莽色兩相對照。


展牆上的第一幅畫為石川欽一郎〈福爾摩沙〉,策展人林育淳說明,他是最早來台任教的日籍畫家,〈福爾摩沙〉描繪亭仔腳、竹林、池塘、泥土路、赤腳的人們,「整幅畫作很樸實,沒什麼現代化建設,但是非常自然。畫家也沒有特別註明是哪一個地方畫的,在畫布上直接了當地簽了Formosa。」

 

麗島、南國、福爾摩沙

「萌發」區最有趣的便是看日籍畫家如何稱呼與表現台灣。石川欽一郎〈福爾摩沙〉是水彩畫,以東洋畫見長的鄉原古統〈麗島名華鑑〉畫的是富饒豔麗的亞熱帶花卉;木下靜涯〈南國初夏〉則以美人蕉、鳳蝶、夾竹桃構成朝氣勃勃的畫面。壓軸之作為鄉原古統〈臺灣山海屏風─木靈〉〈臺灣山海屏風─內太魯閣〉,他經常與鹽月桃甫利用暑假結伴寫生旅行,1921年探訪東台灣原住民部落,1926年從蘇澳往台東方向沿途寫生,1930至1935年間則發表一系列台灣大山大水景觀畫作,這兩幅以多連屏水墨表現的畫作,便是他行旅台灣的成果。

「『萌發』這組題目是互為表裡。日籍畫家表現他們所看到的台灣,而台灣山川則供給他們靈感,因此《台灣製造‧製造台灣》不只是製造台籍藝術家,也製造其他國籍的藝術家。」

鄉原古統〈麗島名華鑑封套,1920-1925〉,姪兒三村正捐贈。

策展人實是在「萌發」就為後方「築夢」埋下伏筆。石川欽一郎與鄉原古統,前者擅水彩,後者專長東洋畫,因此石川的學生倪蔣懷、陳澄波都走上西畫,鄉原的學生陳進、林阿琴則走向東洋畫,這些得意弟子的巨幅作品,都能在「築夢」區賞見,作為脈絡上的對照。

何德來〈裸婦,1931〉,油彩、畫布。

值得一提的是,因北美館典藏組與鄉原古統家屬長年的借展、收藏與交流互動之情,兒子鄉原真琴後捐贈〈麗島名華鑑〉等作品予北美館,2012年姪兒三村正特地從長野縣來到台北,捐贈數件舅舅鄉原古統作品〈蓬萊山〉〈繪山水和服腰帶〉與〈麗島名華鑑〉封套,使失散多年的〈麗島名華鑑〉封套與作品於台北重逢。

註:「台灣美術展覽會」簡稱台展,為日本時代最重要的官方展覽會,1937年因中日戰爭停辦一年,1938至1943年改由總督府文教局主辦,簡稱「府展」,第一回台展由石川欽一郎、鹽月桃甫擔任西洋畫部審查員,東洋畫則由鄉原古統、木下靜涯擔任。

 

生活的氣息────
藝術涵養之「伏流」

「萌發」是福爾摩沙的大山大海、人情風土給予日籍畫家的養分,「伏流」則稍稍安靜下來,說的是生活的氣息。

木下靜涯〈江山自有情,1939〉,墨彩、絹。在展場當中,
把台灣藝壇雅聚重鎮區分為「北淡水、南嘉義」,
木下靜涯的淡水舊居「世外莊」倚山臨水,更是北部畫友聚會之地,
而淡水河風景也成為他的重要創作主題,一如此作〈江山自有情〉。 

 

林育淳解釋「伏流」區畫作多與生活相關,如和服腰帶、冊頁等小件作品、櫃子上的裝飾、掛於廳堂的畫作,以及日本畫家與台籍畫家在聚會時興致一來的「集體創作」。前一區鄉原古統〈臺灣山海屏風—木靈〉〈臺灣山海屏風—內太魯閣〉氣勢如虹,此區〈繪山水和服腰帶〉則看到他精巧慧心,為妹妹繪製和服腰帶的圖樣。

出身嘉義的畫家林玉山(1907∼2004)〈梅蘭竹菊(四幅)〉〈林玉山畫花卉桌櫃〉則是兩相對照,前者畫在紙上,後者畫在太太的妝櫃上,兩件藏品是不同時間收進來的,策展人指出「先有櫃,後有畫」,縱然這四幅梅蘭竹菊是林玉山18歲時的青年之作,然而對照他信手在妝櫃上畫的圖樣,倒顯得這位畫家更加親和了。

呂鐵州〈虎,1932〉,水墨、絹。

林玉山〈夜兔,1939c〉,膠彩、絹。

 

張李德和等人〈清風亮節,1942前〉,彩墨、紙。該作是「文人畫友聚會簽到簿」之作,由張李德和(1893∼1972)家屬捐贈給北美館。嘉義著名女畫家張李德和字連玉,自號琳瑯山閣主人,她所創設的「琳瑯山閣」就位於醫師夫婿張錦燦「諸峰醫院」樓上,夫妻倆是支持南部藝文活動的名士。〈清風亮節〉據推測,是於張李德和家中的一場聚會,由眾人(畫作上簽名者11位)即興完成,除了木下靜涯、呂鐵州來自北部,陳澄波、林玉山、張李德和、黃水文等皆為嘉義人,畫中石頭、靈芝、蝴蝶、梅蘭竹菊、松竹梅齊聚,林玉山則在左上角畫了隻俏皮小麻雀,為整幅創作揚起了精神。

 

男兒情────
一個時代的雄性「風采」

「風采」與下一個展區「摩登」兩相對應,「風采」男兒情,「摩登」女人心,前者陽剛,後者柔美。「風采」包括洪瑞麟、何德來、郭柏川的自畫像與友人肖像,他們學習將自己的形象表現出來,也畫朋友,亦有名人委託之作。而本區經典之作,當屬黃土水(1895∼1930)〈釋迦出山(翻銅)〉。

黃土水〈顏國年雕像,1928-1929〉,木雕。

黃土水被譽為台灣雕刻、雕塑藝術第一人,他生於萬華,父兄從事修理人力車的生意,黃土水自幼便親近木工活,又萬華寺廟多,他愛看匠師雕刻神像,極早便展現藝術天分,在國語學校時期交出的手工科作業,常令師長眼睛一亮,最後由校方提報總督府,成為台籍生保送東京美術學校深造的第一人。入學5年後,作品〈蕃童〉入選第二屆「帝展」,當時消息傳回台灣,不僅大力鼓舞學習美術的學弟妹們,也使社會大眾認知原來「雕塑」也是藝術的一環。此後他連年入選帝展,1924年,黃土水受邀為裕仁天皇岳父母久邇宮親王夫婦雕刻塑像(完成於1928年9月),可見他在日本藝壇受重視的程度。

黃土水〈釋迦出山〉,1997,翻銅,原件1926。林育淳認為〈釋迦出
山〉也可以當作黃土水的自塑像,因祂既有佛教圖像學的長耳垂與
慈目,眼觀鼻、鼻觀心,悲憫之情令人動容,然而其面容卻飽經風
霜,介乎凡人與成佛之間,雖說是釋迦尋道,也呼應藝術家自身尋藝
術之道的心境。此作後於1945年台北大轟炸燒毀,幸而石膏原模由
魏火曜保存,經文建會轉予北美館典藏,1997年翻銅作品5件。

 

〈釋迦出山〉木雕是黃土水受艋舺龍山寺主委魏清德所託之作。當時龍山寺甫經過大修(1924年),魏清德有意為大殿再添一尊佛像,為了有別於一般常見的神格化、圓滿化的坐姿佛像,黃土水賦予〈釋迦出山〉更多生命與感情。他可能是參考南宋梁楷〈出山釋迦圖〉,先完成石膏模型,後以櫻花木雕刻。可惜該作於1945年台北大轟炸遭到燒毀,幸而石膏原模由魏火曜保存,經文建會轉予北美館典藏,1997年翻銅作品5件。

洪瑞麟〈自畫像,1932〉,油彩、畫布。

郭柏川〈自畫像,1944〉,油彩、宣紙。

 

在〈釋迦出山〉後方展出黃土水以櫻木雕刻的〈顏國年雕像〉,顏國年為煤礦業鉅子,該作由顏家子弟捐出,為目前公立博物館唯一一件黃土水木雕典藏,參觀者不妨從〈顏國年雕像〉想像〈釋迦出山〉的原作櫻木色調。

林之助〈小閒,1939〉,膠彩、紙,為入選第四回兒玉畫塾展之作,畫中場景是他經常前往的森永糖果商店附設咖啡館。他偶然見到女侍們小歇,速寫下來,
捕捉當時在都會咖啡館工作的女孩身影。1941年返台後,他受聘至台中師範學校任教30餘年,長年在中部作育英才、推廣膠彩畫,「膠彩畫」一詞便是由他
在1977年提出,取代長年因正統國畫論而爭議不休的「東洋畫」一詞,被尊為台灣膠彩畫之父。

 

女人心────
終戰前的「摩登」女郎

陳進〈悠閒,1935〉,膠彩、絹。

 

「摩登」展區十分賞心悅目,各個都是靚女佳人,縱然時過60、70年,她們的靜美姣好依然使人傾心。林育淳在策展時有意擺上1930年代的攝影作品,包括林壽鎰(1916∼2011)〈東京小姐〉〈吸煙小姐〉〈鄉下摩登姑娘〉和鄧南光(1907∼1971)〈東京速寫─摩登仕女〉等黑白影像,和當時畫作做對照,讓參觀者感受30年代時尚風潮。

鄧南光〈東京速寫-摩登仕女2,1930-1935〉,數位輸出。

「摩登」展區三件大幅作品:陳進〈悠閒〉、林柏壽〈刺繡〉、林之助〈小閒〉,是林育淳比喻為「東京派」的膠彩作品。陳進(1907∼1998)是台灣第一位女畫家,出身新竹香山望族,1922年考上台北第三高女,受教於鄉原古統,1925年在老師的鼓勵下前往東京女子美術學校日本畫科就讀,是台灣第一位負笈異國學畫的女性。1927年第一回台展開幕,陳進與林玉山、郭雪湖三位年僅20歲的少年少女,同時入選東洋畫部而聲名大噪。其作品先後入選日本帝展、台展、府展等,1932年起受聘為台展東洋畫部審查員,是在那時陽剛味重的畫壇裡難得的唯一女性。陳進筆觸細緻,畫面典雅,代表作〈合奏〉〈悠閒〉〈野邊〉等多取材自家庭生活圈,以姊姊、朋友作為模特兒,筆下女性娟秀質靈。

林壽鎰〈吸煙小姐,1936〉,英國製玻璃底片、日本製印像紙。


林柏壽(1911∼20 09)和林之助(1917∼2008)是兄弟,出身大雅望族,先後進入帝國美術學校日本畫科學習。本區林柏壽〈刺繡〉畫的是台灣女人,弟弟林之助〈小閒〉則描繪日本女子。〈刺繡〉是林柏壽描繪太太王碧霞,為第四回府展特選作品。畫中女子手持針線的秀麗背影,訴說平凡的恬靜。林育淳解釋,此次為〈刺繡〉成為北美館典藏品之後首度登場。該作雖曾在2000年展出,然而因〈刺繡〉是父親描繪母親之作,林家子弟捨不得,經過長年等待,直至幾年前終於成為北美館典藏。

林壽鎰〈東京小姐,1935〉,英國製玻璃底片、印像紙。

 

青出於藍────
異鄉發光「築夢」

「築夢」有兩種含意,一是承襲「萌發」第一代來台日籍畫家的美術教育,而成長茁壯的台籍畫家得獎作品,二是台籍畫家陳澄波、顏水龍、劉新祿等前往異國如上海、東京、法國等地,追求藝術之路所留下之作。

郭雪湖妻子林阿琴(1915∼)入選第八回台展作品〈黃莢花,1934〉,
膠彩、絹。盛開如金雨的阿勃勒樹,生氣盎然。

 

前述「築夢」是「萌發」所埋下的伏筆,可將兩區比作師徒對照,當年鄉原古統在第三高女指導的學生陳進與林阿琴,她們大量體的作品〈野邊〉與〈黃莢花〉便是在此展出,而鄉原古統重寫生、細工筆的特色,在兩位高徒作品中也能見到。

顏水龍〈蒙特梭利公園,1931〉,油彩、畫布。


展區首兩幅畫作為郭雪湖(1908∼2012)著名的細密膠彩作品〈圓山附近〉和〈新霽〉。1927年,郭雪湖、陳進、林玉山同時入選第一屆台展東洋畫部,跌破眾人眼鏡,主因當時所有畫傳統水墨的名師全數名落孫山,連郭雪湖的老師蔡雪溪也落選,他們三位就此獲得「台展三少年」封號。林育淳指出,「『台展三少年』不是說他們英雄出少年,而是暗指他們乳臭未乾。為了證明自己有實力,郭雪湖花了至少半年以上時間畫出〈圓山附近〉,他寫生、畫了許多草稿、重彩底圖,花了很大的力氣,最後當然不負眾望,屢次獲獎。」隔年,〈圓山附近〉獲得第二回台展特選首席最高榮譽,1930年〈南街殷賑〉獲得第四回台展「台展賞」。郭雪湖此類著重膠彩畫的細密、構圖熱鬧豐富、重特寫、使觀者目不暇給的風格,因此被稱為「雪湖派」,還引起仿效。前半部多是台籍畫家的參賽作品,後半部則是台籍畫家在國外爭光之作,如陳澄波(1895∼1947)〈綢坊之午後〉參展1929年上海全國美術展覽會、顏水龍(1903∼1997)〈蒙特梭利公園〉入選法國秋季沙龍展、廖繼春(1902∼1976)〈有椰子樹的風景〉入選第十二回帝展等,想像這些畫家身在異國,或描繪當地、或懷想家鄉而作畫的情感

張萬傳〈鼓浪嶼風景,1937〉,油彩、畫布。

陳澄波〈綢坊之午後,1929〉,油彩、畫布。

陳進創作於1934年作品〈野邊,1934〉,膠彩、絹。是她擔任第八回台展審查員所提出,自該年展出後便沒在台灣出現過。如今相隔81年,是成為北美
館典藏品之後首度對外展出。〈野邊〉承接前一年台展作品〈含笑花〉,皆以描繪1930年代女性家庭生活為主題,畫中少婦著改良式台灣衫裙與木屐,
揹著的小女孩伸手迎向持花的小姊姊,呈現一幅歲月靜好的景況。

參考書目:
李欽賢,《從名畫故事看臺灣地景變遷》,2014,雄獅。
李欽賢,《台灣美術之旅》,2007,雄獅。
林育淳、王蓓瑜,《臺灣紀行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專冊III》,2014,台北市立美術館。
林皎碧、林育淳、蘇嘉瑩,《凝望之外/典藏對語》,2012,台北市立美術館。
林育淳,《25年典藏精粹》,2009,台北市立美術館。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