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特企
Oct 08 , 2015
15:02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文/南美瑜、藍漢傑、郭書吟、蔣德誼 圖/何經泰、誠美社會企業、徐至宏、鄒駿昇、安聖惠、川貝母、達姆、藍聖傑、各品牌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上)

沒有任何人類的創作可能脫離時間而存在,從人類觀察天體運行懂得度量時間的那一刻,猶如普羅米修斯盜火開啟了另一階段的文明。無形無影無法證明存在的時間,由於人類的智慧而賦予精確的刻度,發明出種種計時儀器。鐘錶演變至今,已不再只是用於度量時間,而是製錶師透過心眼與雙手,以精湛的工藝向時間致敬,呈現創意與美學觀點。


2014年3月,《明周》首屆《當時間遇見手》鐘錶插畫展邀集台灣青年插畫家與國際鐘錶品牌合作,以插畫的親和與淺白特質,呈現出鐘錶與插畫兩者皆由雙手落實意念與視覺溝通的共通性。而為延伸文創之終極意義――服務社會,更將部分參展作品義賣,捐助台灣台東縣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也使得這個兼具藝術與公益性的展覽獲得各方迴響,繼而催生了2015年《時間原本―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

時代是藝術的原動力,為發揚《明周》關注藝術、文化與社會的策展宗旨,此次聯展更擴大與以推動原住民當代藝術的誠美社會企業有限公司、台北101、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合作,結合原住民當代藝術、台灣新銳藝術、插畫藝術共同探索時間原本的創意能量。

在國際高級鐘錶公司Cartier、Piaget、Montblanc、IWC、Roger Dubuis、Audemars Piguet,以及誠美地產、誠美建築、捷寶建設、定豐開發等關心藝術文化之企業支持下,讓這一擁有多元形式與風格的聯合展覽,在2015年10月16日至11月2日於台北101購物中心4樓都會廣場,呈現於讀者和觀眾的面前。

同時,聯展部分作品亦將作為義賣,為南迴偏鄉醫療與社福持續努力。

 

東方神秘花園

Cartier vs.川貝母

〈操控時間的人〉,55x40cm,廣告顏料。

擁有「皇帝的珠寶商,珠寶商的皇帝」稱號的卡地亞,不只在頂級珠寶領域出類拔萃,1912年與鐘錶大師Maurice Coüet 從魔術師手中的精妙機關得到靈感所發明的「神秘鐘」,將指針鑲嵌於透明水晶圓盤上,圓盤透過齒輪牽引轉動,與機芯看似毫無連結,彷彿憑空懸浮一般的錯覺,令當年的時尚名流們讚嘆不已。如今這巧妙的特殊設計被運用在製錶工藝上,「神秘錶」也成為卡地亞的一大特色,不只是顯示時間的指針,連陀飛輪都可以懸空漂浮。

在Art Deco當道的1920年代前後,卡地亞在珠寶設計上大量運用東方意象,包括以大膽的構圖線條和對比色彩,或過去鮮少使用的瑪瑙、土耳其石、珊瑚等貴寶石材質,這股風潮也反映在當時卡地亞的一系列神秘鐘設計上,恰是與插畫家川貝母用色鮮明、具有奇幻異國風的插畫風格相互呼應。

這幅〈操控時間的人〉便以卡地亞的神秘鐘為靈感,描繪隱身在幕後,操作精巧機關的魔術師,隱喻著製錶師如同魔術師一般,以高超手藝創造各種令人驚嘆的傑作,在他們手中栩栩如生的奇珍異獸,象徵古老的神秘力量和東方情調;另一幅〈時間公園〉則是以較為具象的手法呈現,將錶面化為蓊鬱森林,以手持指針者象徵神秘鐘的運作方式,周圍與綠樹融合的羅馬數字亦呈現出卡地亞的經典裝飾風格。

今年夏天出版第一本短篇小說集的川貝母,文如其畫,充滿既魔幻又寫實的多彩趣味,一如時間在製錶師的手中,像是神秘魔法般地令人目眩神迷。

 

卡地亞於Art Deco風行年代所設計一系列具有鮮明東方風格的神秘鐘,為本次創作的主要靈感來源之一。

 

〈時間公園〉設計草圖。

 

CONVERSATION WITH ARTIST

M:MING WEEKLY

P:川貝母(Inca Pan)

 

M:在一天當中,你最喜歡什麼時間?為什麼?

P:我最喜歡早上剛起床的時候,因為這時候一天才剛開始,什麼都還是新的,除了是頭腦清楚和靈感最豐富的時候,也還有很多時間去完成今天該做的事,讓人覺得心情很好。

 

M:如果時間有顏色,你會用什麼顏色去呈現它?為什麼?

P:我覺得時間是藍色的,因為在傍晚的時候,天空的色彩會慢慢從淺藍、藍灰變成深藍,也是大多數人們結束一天的辛苦回到家的時候。我覺得屬於這個時間的顏色特別美,所以想用藍色來代表時間。

 

川貝母(Inca Pan)

本名潘昀珈,台灣插畫家。成長於屏東滿州鄉,喜歡山海自然,因為國中在圖書館看到波隆那年鑑而開始喜歡插畫,2005年入選波隆那插畫展後以插畫為職業,擅長以帶有隱喻的風格創作圖像,詩意的造型與裝飾性是其特色。

目前自由接案,作品遍及國內外新聞媒體、書籍、展覽,也可在誠品海報上看到他創作的身影,亦受美國《紐約時報》及《華盛頓日報》之邀繪製插畫,後者更把他的一幅以地球生態危機為主題的作品作為專刊封面。

 

高嶺之巔

Piaget vs.達姆

 

〈Altiplano 1〉,100x140cm,複合媒材。

自1950年代起致力於追求超薄工藝的伯爵(Piaget)錶,一如其經典的玫瑰圖騰,許多靈感來自於大自然的啓發。其中極具代表性的Altiplano系列錶款發想源於南美洲安地斯山脈的同名高原,呼應高原秀麗壯闊的風景,除了風格洗鍊簡約之餘,超薄機芯也賦予製錶師發揮珠寶鑲嵌和鏤空等優美工藝的揮灑空間。

於今年日內瓦錶展首度發表之Piaget Altiplano計時腕錶系列首次加入複雜功能,使經典的手動上鏈機芯與富有現代感線條的錶殼完美融合,並以883P手動上鏈計時機芯體現伯爵的超凡工藝;全球最纖薄機械腕錶Altiplano 38mm 900P更將機芯與錶殼部件合為一體,厚度僅有3.65毫米,再創全球超薄紀錄。

擅長運用拼貼手法的插畫家達姆這回著手詮釋2015全新Altiplano系列,她習慣在創作前大量蒐集相關資料,「最初我著眼在超薄錶款的功能性,但觀察到它在視覺表現上的精細和美感,於是感受到製錶師對於不斷追求卓越技術的執著。」後來她看到Altiplano高原的實際影像,被這片景色深深吸引,便將兩者結合,運用拼貼技法,以紙片、木片和紙膠帶等素材,將高聳的岩壁化為製錶師挑戰的具體象徵,冷灰色調則是象徵Altiplano系列的洗鍊、精準風格。

達姆在創作時通常不會一開始就全盤構思完成,而是在有大致的骨幹後,一邊做一邊思考,因此許多巧思來自於製作過程當中的隨機創意,〈Altiplano 1〉是達姆創作中少有的大尺寸且全以手工製作的作品,藝術如同製錶工藝,是創作者面對自己、不斷挑戰下的心血結晶。

纖薄錶殼和簡約線條為Altiplano系列腕錶的一大特色。

Altiplano系列錶款發想源於南美洲安地斯山脈的同名高原。

 

CONVERSATION WITH ARTIST

M:MING WEEKLY

Y: 達姆(Chia-Chi Yu)

 

M:在一天當中,你最喜歡什麼時間?為什麼?

Y:我最喜歡深夜,因為這時候是一天中最能夠放鬆的時間,我可以好好休息,看一會小說或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作為一天的結束。

 

M:如果時間有顏色,你會用什麼顏色去呈現它?為什麼?

Y:我覺得時間是白色的,因為白色代表著光明,也代表著空白,以及對於未來的未知感,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走過,也會在空白的時間上留下屬於自己的痕跡。

 

達姆

本名余嘉琪,1977年生。國立成功大學工業設計系,法國國立南錫美術學院造型藝術文憑。專職插畫工作者,作品見於報紙副刊、雜誌、童書與小說,和多隻貓及一隻狗一起生活,覺得貓是世界上最可愛的動物。展覽包括2005年德國SAARBRÜCKEN藝術之家―錄像作品聯展、《街邊的窗戶》(Fenêtre Sur Rue)錄像作品聯展/法國胡安美術學院;2008年《塗鴉雙黏展》/法國信鴿書店;2012年《昨天是世界末日》―達姆+湖南蟲圖文展/台中勤美誠品;2013年Graphic Fiction〈圖文主張〉VOL.1漫畫藝術家手稿特展/好丘,黑潮咖啡。2005年法國南錫Aye Aye電影節以動畫、複製人入圍《洛林省電影》項目。2013年入書亞洲青年創作集錄/APPortfolio(亞洲青年創作平台)VOL.3。

 

南十字星變奏曲

Montblanc vs.鄒駿昇

 

鄒駿昇〈VAR.〉,90x90cm,複合媒材。

一顆小星子,承載古今多少夢。曾獲2011年波隆那國際插畫大獎、紅點設計獎等獎項的鄒駿昇,以〈VAR.〉六芒星的盈缺變幻,和〈post-adventure〉(後探險時代)發條船與長大後的探險,呼應萬寶龍 2015 年向大探險家達伽瑪致敬的Villeret Geosphères Vasco da Gama腕錶和傳承精密計時系列。

1497年7月8日,達伽瑪率領4艘帆船、60名船員從葡萄牙里斯本出發,先抵達東非沿岸,1498年5月20日航至印度西南部卡里卡特,1499年9月返回里斯本,成為史上第一位從歐洲航行至印度的探險家。

在航海鐘尚未發明的年代,達伽瑪僅能依靠星盤、星鐘、南十字星等星辰為航隊指向。2015年萬寶龍推出的腕錶Villeret Geosphères Vasco da Gama和傳承精密計時系列便是向達伽瑪致敬之作。

大探險家的奇航固然已成過往,後人卻一再為冒險故事所醉。作品饒富懷舊、神祕、以細緻手繪呈現老版畫質感的鄒駿昇,此次〈VAR.〉以玩味手法呈現人類加諸星辰的想像。「人們看星星,經常會賦予它無知的浪漫,例如星座、星象圖、追星等都是我們賦予它想像的過程。」鄒駿昇將南十字星設定為六芒星,把銳角漸轉為萬寶龍標誌的圓角,最後化為圓月,並在其中融入莫札特《小星星變奏曲》的一段音符,施以細緻描繪,「《小星星變奏曲》原曲名和小星星無關,是為翻譯簡便才得名。我取它變奏的意義,呼應六芒星到圓月的轉化,而在我描繪的過程中,同樣帶有時間的變化和累積。」

另一幅〈post-adventure〉(後探險時代)則以童趣表現探險夢,鄒駿昇解釋航海大夢雖不是人人有之,但做夢是每個人的權利,從「一個人的探險」發條船到「長大後的探險」蒸汽船,象徵從零開始到圓夢,需要時間投注以及責任的背負。時間,是夢想的魔法催化劑。

 

 

〈VAR.〉草圖,其發想取自月亮的陰晴圓缺。

 

CONVERSATION WITH ARTIST

M:MING WEEKLY

T:鄒駿昇(Page Tsou)

 

M:在一天當中,你最喜歡什麼時間?為什麼?

T:我最喜歡傍晚的時候,那時的陽光最溫和,色溫讓景致顯得更美好,因為接近下班,工作時的心情也會漸漸放鬆。

 

M:如果時間有顏色,你會用什麼顏色去呈現它?為什麼?

T:如果時間有顏色,那一定是一層薄薄的橘黃,任何色彩只要穿戴上這一層,「時間感」就會跑出來。我喜歡經過時間洗刷的色彩,尤其是安靜的老藍色,或者傍晚黃昏時的天空。

 

鄒駿昇(Page Tsou)

生於台中豐原,大學主修國畫與設計,後於英國皇家藝術學院視覺傳達藝術設計系進修碩士,2010年於倫敦舉辦《The And》系列個展,2011年獲美國3x3國際當代插畫競賽全場最大獎,同年獲得義大利波隆那國際插畫首獎。2011年結束6年英國旅居生活返台,2012年首部繪本作品《小錫兵》由西班牙SM出版,2015年出版台北建城130周年繪本《軌跡》,獲美國3x3國際插畫競賽繪本組金獎,2015年夏獲選至法國巴黎藝術村(Cité internationale des Arts)駐村三個月。

網址:www.pagetsou.com

 

航向大世界

IWC vs. HOM徐至宏

徐至宏〈航海世界〉,100x77cm,電腦繪圖。

今年是 IWC 葡萄牙系列創立 75 周年,插畫家徐至宏(HOM)的〈航海世界〉以探險船航向大世界的構圖,回味當年戴著大手錶去旅行的葡萄牙商人。

IWC葡萄牙系列是該品牌樹立現代美學風格的代表,系列名稱源於1930年代末兩位葡萄牙商人向IWC訂製錶款的故事,他們要求一款要與航海計時器一樣精確且看得清楚的腕錶,製錶師為滿足他們的需求,決定採用74型獵人式機芯,製出大尺寸、錶盤簡約的懷錶式腕錶,在當時以造型小巧為流行趨勢的錶壇,獨樹一格。1993年品牌125周年慶推出特別版腕錶系列款,重新以「葡萄牙」之名復出錶壇,自此之後葡萄牙系列晉升高級製錶工藝之列。今年是IWC葡萄牙系列75周年,首度推出年曆複雜功能,以三個獨立半圓形視窗分別顯示月分、日期和星期。

兩個葡萄牙商人的故事,成就IWC萬國錶傳說。作品風格質樸而恬淡,並饒富生活趣味的插畫工作者HOM,此次〈航海世界〉採用壓克力顏料和色鉛筆為媒材,以飽和度低的淡味筆觸,畫出他想像中葡萄牙商人航海的情景。HOM在畫面中布下一張世界地圖,下方一艘航海船駛進汪洋,周遭環繞異國物種與IWC機芯齒輪,執於航向遠方的探險精神,與固守複雜工藝的製錶師進行跨時空對話。

〈航海世界〉從IWC腕錶機芯結構取材。

HOM的手繪草圖發想。

 

CONVERSATION WITH ARTIST

M:MING WEEKLY

H:徐至宏(HOM)

 

M:在一天當中,你最喜歡什麼時間?為什麼?

H:我最喜歡黃昏的時候,街上所有忙碌的事物,行走的路人、計程車、貨車等,我喜歡看街上被暈染成一片橘黃,即使那是很忙碌的午後,也可以由橘紅色的天空得知一天即將落幕。

 

M:如果時間有顏色,你會用什麼顏色去呈現它?為什麼?

H:如果時間有顏色,那鐵定是黑色,黑色可以包含籠罩所有的色彩,任何顏色經黑色暈染,都無法回去原本的樣貌,就如同時間帶給我們的影響,一點一滴地在我們身上注入光陰的痕跡。

 

徐至宏(HOM)

台中人,花蓮教育大學藝術設計系畢,小時候夢想當漫畫家,後鑽研插圖,現為自由插畫家。合作對象包括角頭音樂《安妮朵拉首張同名EP》、台中金典誠品「玩具城堡」壁畫、如果兒童劇團「雲豹森林」繪本插圖、聯合報副刊、國語日報等。畫畫之外,也發展陶藝創作,如2014年《怪獸冒險樂園陶藝與插畫展》;2014年夏天於台南佳里蕭壠文化園區駐村,發展出饒富台灣鄰里風情的【安靜的時間】系列,並於台南醉美空間舉辦《安靜的時間》插畫展。

網址:www.facebook.com/hom0604

 

永恆星晷

Audemars Piguet vs. Blue

 

〈時間〉,100x140cm,電腦繪圖。

在1889年巴黎鐘錶博覽會上,第一支帶有AP標誌的Grand Complication陀飛輪錶正式問世,這支擁有問錶、雙追針分段計時器和萬年曆等精密功能的天文錶,使得愛彼錶(Audemars Piguet)自此名震四方,並不斷以精湛而創新的製錶工藝,使其享有「複雜功能之王」美譽。

可自動切換大小月及閏月,精準且恆久地顯示時間更迭的萬年曆,在愛彼錶的製錶歷史中具有舉足輕重的意義,1955年愛彼錶領先全球推出具閏年顯示功能的萬年曆腕錶,其後亦不斷推陳出新,以纖薄錶殼和自動上鏈功能成就新一代的經典之作。

風格多變的插畫家Blue藍聖傑以〈時間〉詮釋愛彼錶經典皇家橡樹(Royal Oak)系列2015年新款萬年曆腕錶,在註冊商標的八角形錶框內,以洗鍊用色和版畫風格的復古線條,描繪萬年曆所擁有的日月星辰、天文星象記事,展示著各種宇宙運行的神祕規則;兩側手持紙卷和號角的天使,靈感則來自歐洲鐘塔的古典裝飾造型。

畫面下方一列正在看錶的男士,不同的裝束打扮象徵著從古至今不同時代人物,Blue說:「除了有時間不斷向前推進的涵義之外,無論是富有或貧窮的人,每天都擁有等量的時間,是公平而無私的。」

時間在浩瀚無窮的光陰中不斷流動,自古以來人們藉由觀測天象得知時間,以精密機械構築而成的萬年曆,是一座具體而微的迷你宇宙。

 

為呼應萬年曆之特質,插畫家參考多款古典歐洲風格的天文地輿圖。

 

〈時間〉前期設計草圖其中一款版本。

 

CONVERSATION WITH ARTIST

M:MING WEEKLY

B:Blue藍聖傑

 

M:在一天當中,你最喜歡什麼時間?為什麼?

B:我最喜歡晚上兒子睡了以後的時間,這時候時間才完全屬於我,我可以享受屬於自己的安靜、悠閒時光。

 

M:如果時間有顏色,你會用什麼顏色去呈現它?為什麼?

B:我覺得時間是黑色的,因為時間是看不見、摸不著,沒有形體的東西,給我的感覺就像黑色一樣。

 

Blue藍聖傑

擅長電腦繪圖,風格多變,於2002年開始接案至今作品累積上千張,創作類型橫跨平面插畫、漫畫、動畫、3D等領域,現任自由漫畫、插畫家及中華動漫創作協會理事及微電影創作協會監事。作品散見各報章雜誌,包括壹週刊政治漫畫專欄「要聞眉批」、魅麗雜誌漫畫專欄「費洛蒙騷動」、自由時報插畫專欄「格格blue」、中國時報浮世繪副刊插畫、蘋果日報專欄「BLUE流」「BLUE聲色」等。

 

琉璃織花

Roger Dubuis vs.安聖惠

安聖惠〈伊娜的花園系列之三〉,85x90x30cm,琉璃珠、白鐵。

來自台灣東海岸的魯凱族藝術家安聖惠(Eleng Luluan),以琉璃珠結合白鐵,狀似明眸、又似時計的裝置藝術作品〈伊娜的花園系列之三〉,呼應以鏤空機芯技藝著稱的Roger Dubuis腕錶。

今年是Roger Dubuis的「鏤空時計年」,以鏤空機芯技藝著稱的Roger Dubuis在沒有面盤的腕錶設計當中,變化機芯結構為五角星形狀,使腕錶呈現出微建築般的結構美。繼2013年日內瓦國際高級鐘錶展以亞瑟王傳奇為靈感發表的【Excalibur】系列,今年則融入女性特質發表〈Excalibur Brocéliande〉,星形鏤空機芯結合珠寶鑲嵌,將象徵永恆愛戀的常春藤鑲入其中,裝飾性珠寶巧妙地纏繞在鏤空飛行陀飛輪機芯裡,展現柔美風華。

目前住居於台東縣東河鄉郡界部落的魯凱族藝術家安聖惠(Eleng Luluan),此回使用多彩琉璃珠和白鐵製成裝置作品〈伊娜的花園系列之三〉,呼應Roger Dubuis鏤空工藝。安聖惠原是屏東舊好茶村的魯凱族人,2000年移居郡界部落,「這片土地會黏人的!曾有法國旅人問我為什麼留在這裡,我的回答是『為了這一片遼闊的山與海』,這裡步調緩慢,讓我能專注於創作。」

安聖惠擅用植物材如漂流木、椰子纖維、麻繩等構成裝置藝術,2004年〈大地兒女〉以漂流木、竹材、麻繩搭構的百合花巨棚,象徵生於土地、庇護人族的意象,2008年《生命記憶的碎形圖:靜靜等待》、2009年漂流木作品〈心靈懸掛的地方〉等,時而呼應時勢或呈現故鄉情懷。安聖惠在從事十多年的漂流木創作之後,近幾個月首度嘗試琉璃珠與金屬的結合,作為創作素材。

琉璃珠是魯凱族與排灣族作為家傳和婚聘的寶物,安聖惠取其色澤繽紛的特點,與白鐵電焊融合,製成狀似百合、眼睛,又像分針、時針搭建出來的結構。「魯凱族女性配戴百合花象徵貞潔,男性配戴則是勇士的代表。過去老人家即使不在百合花盛開的季節,仍然會用紙張做成六瓣形的百合別在身上。」新發展的琉璃珠與金屬系列作品,既富有原民色彩,與腕錶的鏤空技藝也相互輝映。

安聖惠擅長以自然材製作裝置藝術作品。

 

以鏤空機芯技藝著稱的Roger Dubuis腕錶設計。

 

CONVERSATION WITH ARTIST

M:MING WEEKLY

L:安聖惠(Eleng Luluan)

 

M:在一天當中,你最喜歡什麼時間?為什麼?

L:早晨。早晨是最美的時光,我喜歡陽光灑落在庭院,喝咖啡、欣賞我的花園。

 

M:如果時間有顏色,你會用什麼顏色去呈現它?為什麼?

L:白色。白色是我最喜 歡的顏色,它讓我在生活 的思 維裡,有一種衝動與寧靜的和諧、書寫與創作的無限可能。

 

安聖惠(Eleng Luluan)

屏東縣霧台鄉魯凱族人,2000年左右遷居台東都蘭近處的郡界部落,於1998年台北市立美術館《當代原住民藝術展》初試啼聲,此後以漂流木等植物材創作活躍於藝壇,參與2004年《海國魅力―漂流木裝置藝術展》、2007年高雄美術館南島語族當代藝術展【大地兒女】系列、2008年《生命記憶的碎形圖:靜靜等待》等。

 

延伸閱讀

時間原本 《當時間遇見手.15》《原動力革命─迷走小山豬》聯展(下)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