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特企
Oct 22 , 2015
17:12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下)

文/南美瑜、郭書吟、蔣德誼 圖/何經泰、高政全、誠美社會企業、伊誕.巴瓦瓦隆、Croter、鄭景文、何信旺、Seiko、Tissot、Oris
  •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下)
  •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下)
  •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下)
  •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下)
  •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下)
  •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下)

「闊時代」一詞是由20世紀後期興起的跨界(crossover)思潮為基礎,在21世紀的今日以「闊」字擴充了橫向為主的跨界關係,加入時間/歷史的縱向意義與社會設計思維,預告著新世紀人類的文化視野。


刻劃心靈的詩篇

如何在現代社會中找尋自己的定位,同時不致喪失傳統文化給予的養分,始終是原住民當代藝術所探討的重要命題。來自屏東達瓦蘭部落的伊誕.巴瓦瓦隆(Etan  Pavavalung),企圖透過創作找出人與環境、人文藝術與生活文明間如何共生的解答,他說:「我們受到土地的孕育、滋養,當人類離自然越遙遠時,便越渴望回頭尋找它的美麗和純真。」

《山豬伕如》繪本插畫之一〈照護這片美麗家園〉,紋砌刻畫,50×65cm,2013。

伊誕的父祖輩們代代都屬於部落中的「Pulima」(排灣族語,意為手藝精湛且具創造力者),Pulima的職責是為族人們打造兼具實用功能以及美感的生活器物、工具,以至於建造屋舍等,這個位置並非世襲,必須靠著紮實的工藝技巧獲得族人的認可方能擔任。

 

當Pulima遇見現代藝術

伊誕和同樣身為知名藝術家的哥哥撒古流,從小在這樣的家族環境中耳濡目染,認為自己將來也會成為一位Pulima。「部落裡其實沒有所謂『藝術家』的概念,直到我長大後接觸部落以外的社會,才開始學習西方的現代藝術和教育系統。」80至90年代風起雲湧的原運和野百合學運等社會運動,是首次影響伊誕創作風格的重要轉捩點,他為原運所設計的一系列紋樣圖騰和百合花,成為運動的鮮明視覺象徵。「那時候我所想的是在憤怒、抵抗之外,人文藝術是否也可能成為原住民認同、梳理的力量。」伊誕說。

神學教育是伊誕最初接觸西方藝術的重要窗口,他也從中對於造物者、人和土地有了更深的體悟,他的畢業論文命題是「原住民基督徒的藝術觀」,即試圖以神學觀點詮釋原住民藝術、成為自覺和甦醒的力量。儘管如此,他的創作中鮮少有明顯的宗教符碼,而是以更具普遍、共通性的元素呈現。

循著紋線重建內心

2009年莫拉克風災是影響伊誕創作風格的另一個重要轉折,包括伊誕的部落在內,許多族人被迫遷離原有的家園,在陌生的土地上重新開始生活。「我感覺到那時人們面對強烈的不安和被剝奪感,需要被重建的不只是有形的物質建設,還有美學及傳統文化這些無形的東西。」

於是他從排灣族傳統的「vecik」(意為在器物、建築上所繪製刻劃的圖紋)以及「venecik」(意指書寫、雕刻、刺繡等動作)為靈感,創造了一種名為「紋砌刻畫」的嶄新藝術表現方式,「紋」來自於大自然萬物中所蘊含的線條,也包含器物中所含有的傳統圖騰;「砌」則是將紋路反覆疊砌,就像自然萬物也是由線條堆疊而成,藉此對紋路有更深層的理解;「刻」是Pulima們表達意念,帶有美學的書寫方式;最後再「畫」上屬於大自然的色彩。「我希望能夠從母語中找到重建的內涵。」伊誕說。

「紋砌刻畫」形式看似版畫,在創作過程中也運用版畫的套色技巧,但是和版畫最大的不同是成品並不像版畫可以重複印刷,而是直接在木板上繪製色彩,每件作品都獨一無二、無法複製。

(圖左上起順時針)
《山豬伕如》繪本插畫之二〈尋找容身的地方〉,紋砌刻畫,50×65cm,2013。
《山豬伕如》繪本插畫之三〈趕走那些鋼鐵巨獸〉,紋砌刻畫,50×65cm,2013。
影像作品《相遇》劇照,2014。
伊誕為原民音樂專輯《洄游》所繪製的插畫〈請為開門〉,紋砌刻畫,90×120cm,2015。

大自然賦予的省思

這次伊誕受邀於《闊時代藝術力》所展出的【山豬伕如】繪本系列插畫,故事描述帶領著山豬家族的伕如(Fuzu在鄒族語中即意為山豬),為了保護族群而勇敢抵抗外敵,然而人類的開發建設不斷威脅動物們的生存空間,牠們只得遁逃到更僻靜的深山之中⋯⋯。「這個故事提醒著我們,以人類觀點出發的價值思考,是否對於其他生命造成了損害?我們應該對大自然抱持更多敬畏、尊重和欣賞,就像是八八風災造成這麼嚴重的災害,正是警醒著人們:我們所做的事情已經超過了自然的容忍限度。」

在嚴肅的環境議題之外,【山豬伕如】也描述山豬家族在森林中快樂生活的片刻時光,「作為一本童書的插畫,我還是在作品中放入了些許趣味和純樸的氣息,希望呈現出山林的純粹、親切。」伊誕說在排灣族文化中,有能力獵捕山豬是做為一個勇士的證明,而獵得的山豬必定會分給所有族人,當中蘊含了分享、分擔責任,以及共同建立社會制度的意義。

一切藝術歸於內在

在平面創作之外,伊誕也試圖以影像記錄並傳遞部落的文化和生命故事,他拍攝近10部紀錄片作品,內容包括探討部落的變遷、社會現象觀察,以及即將失傳的耆老口述歷史。「除了保存、記錄的意義之外,我也希望透過影像呈現藝術的表達形式,當中包含了我的個人經驗、自我探索和觀點。」

從文字創作、平面到影像藝術,伊誕所追求的始終是內在心靈對於美學以及生命經驗的體悟,不僅止於原住民觀點的呈現,而是更具有普遍性的思考命題,反映在他的各式作品當中,在溫柔、富含詩意的色彩下,蘊藏著藝術家對於自身所處環境的思索,以及看待世界的角度。

早期作品之一〈公義之花〉,針筆,30×25cm,2007。

伊誕.巴瓦瓦隆

排灣族,出生於台灣屏東達瓦蘭部落,家族代代擔任藝匠(Pulima)職務,父親為國寶級鼻笛大師許坤仲,哥哥則是知名藝術家撒古流.巴瓦瓦隆,從小深受藝術氣息薰染。1996年起陸續於雜誌期刊發表〈排灣族宗教藝術—圖騰與崇拜〉〈美麗的彩衣—百步蛇的神話啟示〉〈讓笛音躍動心靈〉〈在大姆姆山下繼續呼吸〉等文字著作;出版有《土地與太陽的孩子》《山豬伕如》《百合花的祝福》等兒童故事繪本,並活躍於藝術創作與策展、原住民文學創作、影像紀錄等領域。

近年來伊誕以獨創的「紋砌刻畫」風格發表多數作品,如2010年於台北、台南、屏東巡迴展《靈鳥又風吹》、2013年原住民族文化園區展出《在另一個山腳下用力呼吸》、2014年北美館《山上的風很香》等展覽。

為南迴而唱

時代是藝術的原動力,文化與創造力在時間巨流中滾動交融,由宇宙自然之育成與傳統人文精神形成基礎,人類得以營造當下、想像未來。為延續闊實此一普世價值,達成此次展覽「滋養創作、關愛生命」的雙重公益目的,將透過跨界文化的合作與創作,以愛為名永續創意。本展之部分作品將義助台灣台東縣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由台灣新生代音樂創作者所發起之「4141─為南迴而唱」公益專輯計畫,由毛恩足製作,參與專輯之音樂人包含以莉‧高露、舒米恩、桑布伊、保卜等歷屆金曲獎得獎者,透過歌聲、樂音傳頌南迴偏鄉之人與土地的故事。

台灣南迴地區(台東縣達仁鄉至屏東縣楓港村)為長期缺乏醫療、老人照護、兒少教育資源的區域,希冀未來藉由公益專輯發行之義賣所得,提供南迴推動偏鄉醫療與社福需求。

拍攝「4141─為南迴而唱」公益音樂專輯募款宣傳影片中的音樂人、藝術家們群像。

 

延伸閱讀

4141─為南迴而唱 用歌聲蓋醫院的公益計畫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