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特企
Oct 22 , 2015
17:29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上)

文/南美瑜、郭書吟、蔣德誼 圖/何經泰、高政全、誠美社會企業、伊誕.巴瓦瓦隆、Croter、鄭景文、何信旺、Seiko、Tissot、Oris
  •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上)
  •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上)
  •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上)
  •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上)
  •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上)
  •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上)
  •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上)
  •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上)
  •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上)
  •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上)
  •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上)
  •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上)
  •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上)
  •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上)
  •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上)
  •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上)
  • 闊時代藝術力 藝展中的社會設計精神(上)

「闊時代」一詞是由20世紀後期興起的跨界(crossover)思潮為基礎,在21世紀的今日以「闊」字擴充了橫向為主的跨界關係,加入時間/歷史的縱向意義與社會設計思維,預告著新世紀人類的文化視野。


此次展覽是由《明周》邀集原住民藝術家伊誕‧巴瓦瓦隆、台灣當代水墨藝術家何信旺、知名插畫家洪添賢、鄭景文,由鐘錶企業公司Seiko、Tissot、Oris、誠美社會企業股份有限公司支持。藉由不同的視覺藝術,呈現「職人工藝」、「自然與科技」等當代生活趨勢,而串聯其中的跨界論述,則在於不可忽視的新力量——社會設計。

社會設計,亦即以設計思維解決社會問題。2016年台北市即將成為世界設計之都,展現一個城市如何在社會設計的思維下,建構一個更能以人為本的現代生活。為了達到社會設計的目的,不同領域的設計師必須洞悉問題的多元成因,透過跨界協商並取得認知與統合,再以創意提出解決方案。如何保留瀕臨失傳的工藝並給予職人生存空間?如何在科技百變的發展中,與自然本源相輔相成?若能以社會設計思維面對,納入企業的生產規劃,並將其精神轉化為藝術形式、乃至商品研發,也是《闊時代藝術力》展覽可能延伸的思考。

闊時代的跨界意涵還包括以藝術思維表現製錶師與藝術家、瑞士與台灣、科技與心靈、抽象時間與具體生活、企業社會責任等面向,這也是身為跨界合作媒介之一的《明周》雜誌,對於闊時代所試圖展現的新媒體態度。

 

《闊時代藝術力》展覽

日期:2015/10/30 – 11/02

地點: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世貿一館)

 

日期:2015/11/03 – 11/15

地點:台北101購物中心4樓都會廣場

 

 

大冒險之心──Oris vs. Croter

船醫萊繆爾‧格列佛(Lemuel  Gulliver)回到祖國後,難忘遠行的念想,他第5次出航,又不小心落在一個「機械控」小人國手中……變成真男孩的皮諾丘,決定打造一架帥氣飛機,帶著爺爺翱翔天際。插畫家Croter為〈格列佛遊記〉和〈皮諾丘〉描繪番外篇,唯有冒險使人大無畏,呼應百年瑞士錶廠Oris的「Real Watches for Real People」製錶哲學。

〈格列佛〉,120X51cm,電腦繪圖。

〈皮諾丘〉,120X51cm,電腦繪圖。

創立於1904年的瑞士高級腕錶Oris,長年在F1賽車、潛水、飛行領域和眾多專業者合作,為車手、空軍、潛水員打造專業腕錶,最著名的故事是在二次大戰期間,Oris製錶師為美國空軍設計超大錶冠飛行腕錶,讓他們即使戴著手套,也能方便調校。此後,如何在相對極限的環境下維持時計的準度,成為Oris招牌強項。錶款橫跨陸海空之外,自1966年贊助倫敦爵士樂節開始,Oris更跨足藝術文化,發展出紀念爵士樂大師的錶款,品牌哲學「Real Watches for Real People」寓含以製錶工藝向專業者致敬的意義,賽車手、潛水員、飛行員、藝術家在性格上都具有冒險特質,唯有勇往直前,才能成就夢想。

插畫家Croter從「Real Watches for Real People」出發,攫住冒險軸線,為格列佛、皮諾丘兩個童話故事主角描繪番外篇。格列佛終究難忘航向遠方的念想,再次揚帆出走,誰知這回卻讓另一個小人國給擒獲了,Croter說:「格列佛這次來到一個對機械很有興趣的小人國,小小人虜獲格列佛的潛水錶,現下拆解。」小小人對格列佛沒多大興趣,倒是對他的潛水錶驚嘆弗如。他們開來戰車圍攻格列佛,將之五花大綁,出動大型機具、吊車拆卸腕錶,現場架立「Oris腕錶戰略圖」分析機芯結構。

這頭格列佛遇上機械控小小人,那頭皮諾丘則變成真男孩,和爺爺等工程人員組建「皮諾丘號」,要飛向青天。Croter解釋:「〈皮諾丘〉隱含造物者和被造者之間的矛盾,原本的故事只說到皮諾丘變成真人之後,和爺爺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我把它設定成Real Boy Project,說的是之後的故事。先前是爺爺乘船到海上尋找皮諾丘,現在則是皮諾丘帶著爺爺造飛機,完成飛行夢。」

Croter特意在畫中融入高度機械感的布局,如〈格列佛〉裡的坦克車造型挪借二戰以傾斜裝甲與幾何造型為特色的雙人坦克FCM36,「皮諾丘號」飛機則是從Oris Big Crown大錶冠系列〈Oris Swiss Hunter〉取材,該錶款是為紀念二戰期間第一架成功運行的Hawker Hunter噴射機及瑞士空軍Swiss Hunter Team。兩幅作品陽剛氣與童趣並重,仔細找找,Croter愛貓「巴黎」(也是作者自畫像)也悄悄隱藏在工程大隊中。

(左)Croter從Oris百年來的歷史商標取材。從上至下分別為1936年、1951年以及1931年嵌入商標的Oris人像。

(右)Oris飛行系列Big Crown X1機芯。

自動機芯,頂部配有Oris紅色自動盤(Red Rotor),在Croter〈皮諾丘〉作品裡轉化為飛機的驅動核心。

 

插畫家悄悄話

一天當中,我最喜歡清晨,因為我習慣早起工作。清晨時效率高,腦子也清晰很多。如果時間有顏色,我會用紅色去呈現它,因為它總是催趕著、提醒著我許多事情還沒完成。

 

Croter(克洛特)

本名洪添賢,1978年生。設計師與插畫工作者,2004年起投入獨立創作與設計,擅長使用多種插畫風格與設計結合,喜歡使用超現實變異手法繪製插畫,融合神話故事與諷刺性幽默,用天真爛漫的語氣緩緩傾訴人生與社會的現實。目前居住高雄,每天仍持續不斷在現實量尺與創作理想中持續用畫筆奮鬥著。

網址:www.behance.net/croter

 

 

光陰熟成術──Tissot vs.鄭景文

單車男孩騎上時光機回到過去,在齒輪搭構的群峰上,遇見Tissot天梭錶200多年的製錶風景;一雙長有機械內在的粗糙大手,捧著從小學徒到製錶師的累累光陰,那光陰不是老去,而是熟成之鑰。

 

〈The Watchmaker〉,112x79cm,電腦繪圖。

 

〈Time Machine〉,112x79cm,電腦繪圖。

首次參加《明周》展覽的鄭景文,在兩幅作品〈Time Machine〉和〈The Watchmaker〉皆以齒輪機芯布成群山意象,只是主角一個選擇單車,一個選擇步行;單車男孩回到過去,重拾歲月;另一幅畫的小學徒在抵達群峰之巔時,卻已是白髮三千。

擁有100多年歷史的天梭表,在1999年智慧型手機尚未問世的年代,便推出全世界首款提供輔助功能(指南針、氣壓計、溫度計)的觸碰感應腕錶【T-Touch】系列,以高科技之姿突破鐘錶業版圖。【T-Touch】面世以來,透過融入新功能和時尚動感的設計為錶迷所喜愛,2014年更推出首款使用太陽能供電運作的〈T-Touch Expert Solar〉太陽能腕錶。

「動感」除了體現在錶款設計,天梭表也長年贊助單車、電單車、賽車、籃球、冰上曲棍球等各種賽事,鄭景文的〈Time Machine〉便是以回溯歷史、科技先鋒為旨趣,畫中熱愛運動的單車男孩騎上時光機,在路途上遇見Tissot創辦人Charles-Félicien Tissot與Charles-Emile Tissot、選擇佩戴天梭表的南美歌手Carmen Miranda,到品牌發跡的Le Locle小鎮一遊,還和冰上曲棍球球員、賽車手相見歡。

再先進的腕錶,都少不了製錶師的細緻手作。〈The Watchmaker〉是向製錶師致敬之作,鄭景文說明:「製錶過程除了靠眼睛之外,還有手感,所以我畫了一雙年邁粗糙的大手,肢體內部用機械來表現,比喻製錶師的技藝。」從小學徒到銀髮製錶師,他們的學成就像登山一樣一步步上行、再上行,直至群山之巔,表現窮盡一生只為專精一藝的精神。

 

鄭景文〈Time Machine〉時光機單車,參考天梭表Tissot Chemin Des Tourelles Squelette繪製。

 

插畫家悄悄話

一天當中,我最喜歡睡覺時間,因為睡著就會作夢,夢境往往比現實有意思。另外,睡飽才會讓人心情愉快。如果時間有顏色,我想會是米黃色。隨著時間不斷逝去,記憶也不斷褪色,朦朧中又相當鮮明,像是泛黃書頁的舊照片就停在那裡了。

 

鄭景文

1985年生於彰化,大學主修工業設計,畢業後任職studio2動畫美術,現為自由接案插畫家。認為音樂是保持清醒不可或缺的元素,在喧囂的世界裡提著筆掙扎著,喜愛針對環境議題與社會觀察進行創作,以圖像吸引大眾對議題的重視。代表作品有科教館電影放映機系列、機械拉瓦節系列插畫、大溪木藝生態博物館地圖插畫、駁二亞洲新灣區地圖插畫等。

FB專頁:鄭景文具店(www.facebook.com/chinwen.che.works

 

 

精粹匠心──Seiko vs.何信旺

日本鐘錶集團精工(Seiko),旗下【Grand Seiko】高級製錶系列簡約洗鍊的外型反映了注重節制和精準的日本精神,低調細節中隱藏著高超工藝,並運用許多歷史悠長的傳統職人技法。兼具東西方美學觀點的現代水墨畫家何信旺,以古典中帶有當代趣味的筆觸,描繪他眼中所見的大和風韻,以及Seiko在典雅中富有挑戰野心的製錶精神。

 

〈五日記〉局部,水墨冊頁。

〈五日記〉局部,水墨卷軸。

1960年第一支Grand Seiko腕錶問世,即以手動上鏈機芯Cal. 3180,挑戰當時普遍認同的瑞士天文台腕錶規格,在一干瑞士製錶廠中脫穎而出,獲得機械錶精準度桂冠肯定。此後Grand Seiko系列一度因石英錶風潮席捲全球而一時沉寂,直到1988年再度推出超越瑞士天文台,標準日差達到+5秒至-3秒的9S系列機械機芯,成為新一代標準規格,其後並陸續研發Spring Drive機芯、高速3萬6千轉機芯等,不斷追求精準度的極致。

以獨立錶廠之姿傲然而立的Seiko,不只在機芯構造研發上下功夫,從超鏡面研磨錶殼,到五面切割指針、時標以及機芯部件的精湛研磨技藝,對於細微處的講究亦臻完美之境;其他包括使用岩手縣著名的南部純鐵製作防磁面盤、以古典「磬」音作為自鳴錶音響等,則讓日本的傳統技藝和諧地融入製錶業中。

由於此次與Seiko的合作邀請,何信旺走訪了京都、奈良以及東京的Seiko博物館,他運用長幅卷軸和冊頁兩種不同版型,以隨興的插畫手法記錄下旅程中的所見所聞。無論是古都的嫻雅情調、Seiko早期計時器的古趣和優雅線條,或是街頭擦身而過的人們,都成為繪卷裡的一角吉光片羽,「我刻意不過於完整的詮釋某一個情境,而是擷取各種片段凝聚而成。」兩件作品特地使用難以一次盡觀全貌的冊頁和卷軸也意在於此,希望透過多樣的觀看幅度,產生不同空間與時間的變化趣味。

「這趟旅行對我而言是很特別的經驗,很少在創作之前這樣深入觀察主題,Seiko的創立精神和製錶歷史也令人印象深刻。」何信旺說。

 

Grand Seiko系列錶款以卓越的研磨工藝呈現優美線條,與水墨的典雅氣質相互呼應。

 

插畫家悄悄話

一天當中我最喜歡的時間是早上8點半至11點半(顯然何信旺對於時間有非常精準的掌握),這時候剛起床,精神最好,可以開始準備著手一天的工作。如果時間有顏色,我覺得它是藍色的,因為時間就像是天空一樣,遼闊沒有邊際。

 

何信旺

1975年生於苗栗,國立藝術學院美術系油畫組、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創碩士油畫組畢業,2005年首度個展《繪畫的意識空間》(南北畫廊)、2006年《菩提釋代》個展(一票人票畫空間)、2008年北京長店基地駐村藝術家、2012年《尋找101:跨年袖珍藝術展》(伊通生活空間)聯展。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