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特企
Nov 06 , 2015
14:19

4141─為南迴而唱 用歌聲蓋醫院的公益計畫

文/南美瑜、藍漢傑、郭書吟、蔣德誼 圖/何經泰、高政全 其他/協力/鼎東客運(山線營運區)
  • 4141─為南迴而唱 用歌聲蓋醫院的公益計畫
  • 4141─為南迴而唱 用歌聲蓋醫院的公益計畫
  • 4141─為南迴而唱 用歌聲蓋醫院的公益計畫
  • 4141─為南迴而唱 用歌聲蓋醫院的公益計畫
  • 4141─為南迴而唱 用歌聲蓋醫院的公益計畫
  • 4141─為南迴而唱 用歌聲蓋醫院的公益計畫
  • 4141─為南迴而唱 用歌聲蓋醫院的公益計畫
  • 4141─為南迴而唱 用歌聲蓋醫院的公益計畫
  • 4141─為南迴而唱 用歌聲蓋醫院的公益計畫
  • 4141─為南迴而唱 用歌聲蓋醫院的公益計畫
  • 4141─為南迴而唱 用歌聲蓋醫院的公益計畫
  • 4141─為南迴而唱 用歌聲蓋醫院的公益計畫
  • 4141─為南迴而唱 用歌聲蓋醫院的公益計畫
  • 4141─為南迴而唱 用歌聲蓋醫院的公益計畫
  • 4141─為南迴而唱 用歌聲蓋醫院的公益計畫
  • 4141─為南迴而唱 用歌聲蓋醫院的公益計畫
  • 4141─為南迴而唱 用歌聲蓋醫院的公益計畫
  • 4141─為南迴而唱 用歌聲蓋醫院的公益計畫
  • 4141─為南迴而唱 用歌聲蓋醫院的公益計畫
  • 4141─為南迴而唱 用歌聲蓋醫院的公益計畫

南迴公路沿台灣東南部海岸,從台東達仁鄉到屏東楓港全長118公里,是徐超斌醫師每天往返守護病人之路,2006年因積勞成疾中風倒下的他,以半邊麻痺的身子重新站起後,決心為台灣最遙遠的偏鄉興建一座救人的醫院。這個故事開始得雖孤單,然而卻漸漸隨著太平洋的風化成溫柔、因愛傳送,也讓音樂人毛恩足在這條公路上聽見了「他」,繼而發起號召音樂人共同傳唱南迴的故事。


這張公益音樂合輯的名稱為《4141—為南迴而唱》,「4141」源自徐超斌的第一本書《守護4141個心跳》,代表他所曾照顧的偏鄉病患人數,也是臺東縣南迴健康促進服務關懷協會的電子發票愛心碼。製作人毛恩足說:我們就用這個鮮明俐落的數字出力放送吧。

原住民音樂人巴奈 ·庫穗、以莉·高露、舒米恩、桑布伊、保卜、張威龍、巴賴、阿修、原味醞釀與毛恩足,10首為南迴創作、吟唱之歌,踏著不同的曲風節拍合奏成一部有夢的大合唱,即將在flyingV群眾募資平台與藝術品義賣資助之下逐步完成。未來,這張合輯除了全數捐給南迴協會作為公益使用外,更重要的意義是要讓南迴的故事感動更多的人,藉由音樂、藝術、創作各式各樣的力量傳送。

在這張專輯的群眾募資計畫音樂影片中,一輛鼎東客運公車載著一隻隻象徵原動力的圖騰山豬(排灣族藝術家巴豪嵐‧吉嵐作品)與東海岸的歌手們,一站站往達仁鄉衛生所前進,迎接徐醫師朝更南的公路而去,讓這條寂寞之路開始有點兒不一樣。毛恩足說,他們希望這家醫院不是一棟冰冷的建築,而是能夠呼應徐醫師全人關懷的醫療精神,讓更多的人與創意共同來參與,在最偏遠貧乏的土地上,築起一座溫暖的身心靈療癒所。

我們都是徐超斌

曾經迷失了人生方向的毛恩足,獨自一人開車環島三圈,從排灣族母親的故鄉屏東往北,沿南迴公路來到台東,人親土親的溫暖、純淨的自然與捍衛土地正義的心,讓他找到自己重新出發的勇氣,開始以創作人的角色,關注發生在東海岸的種種議題,包括夢想蓋南迴醫院的徐超斌。

循著歌聲找回家的路

毛恩足從小在台北長大,儘管流著一半原住民的血液,但部落傳統文化對他而言幾乎是零,從小因為皮膚黑遭人訕笑,他只能強撐著另一半是外省人的驕傲,用滿口標準國語對抗。他的音樂養成也多來自搖滾、重金屬等西洋文化,儘管在藍調中聽得見靈魂裡的聲音,但仍然有個無法被填補的空洞,直到聽見胡德夫的演唱,他終於知道要找的路在哪裡。

「我被胡德夫的歌聲與歌中的故事震懾了,那聲音讓我真正地覺醒,那是藍調中找不到的、原住民這種與自然共振的聲響,我聽見了大武山、太平洋,這正是我所嚮往的音樂啊。」

他開始大量吸收原民音樂,但不諳母語的鴻溝仍然令他難以跨越,只有在圖騰樂團、胡德夫等混合著西方音樂與中文的歌曲中,能讓他漸漸靠近學習。他沒有放棄尋根,一路傾聽山海的聲響,才發現美麗的東海岸正是他心嚮往之的故鄉,然而這條藍色公路上的「傷痕」也流淌著讓人無法隱忍的哀傷:美麗灣飯店的不當開發、缺乏醫療資源的南迴種種故事,點燃了他想用音樂為土地發聲的狼煙。

南迴三部曲

兩年前在臉書上,毛恩足看見徐超斌創立南迴醫院基金會的募資在一夕間歸零,他鼓起勇氣寫給徐醫師私訊,一方面加油打氣,一方面提出他想實踐的三部曲:向TEDxTaipei推薦邀請徐醫師演講(這一步很快就達成,徐超斌的演講引起了相當大的迴響);鼓勵紀錄片導演友人拍攝南迴影片(獲得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補助拍攝,目前已在殺青階段);藉助音樂的力量傳唱南迴的故事。

2015年9月,毛恩足以製作人身分,集結了包括他個人的10組花東地區原民音樂創作者,共同創作《4141—為南迴而唱》公益音樂合輯。「我選擇找同輩的創作人一起來,因為我們這一輩三、四十歲的音樂人,正是可以承先啟後的一代。」「雖然南迴的需要是跨民族、種族的共同議題,但我想要先以原住民的力量踏出第一步,讓各族的朋友團結起來一同發聲。」

覺醒後的真實

參與的創作人從資歷最深的巴奈 ·庫穗,到年輕的原味醞釀樂團,毛恩足交給他們的題目沒有設限,「因為每個人關懷的角度是不同的,南迴要能延展出更大的意義,可以是談土地正義、環境保護,乃至人文傳統等不同的面向,但初衷必是由這片土地所萌發的愛,唱出你想對土地說的話。」「就像徐醫師對南迴的理念是以全人關懷的角度看待,不只是生病治病,而是要如何預防。追求生活上、靈性上的完整就是預防醫療。」毛恩足希望將這樣的概念傳達於合輯之中。

這10首歌曲目前已經陸續進入混音階段,曲風多元,或民謠或搖滾,或輕快或憂傷,毛恩足說每首歌、每位音樂人就像是美麗的珠珠,他只是一條皮繩把珠珠串聯起來,變成一條迷人的項鍊。毛恩足自己所創作的歌曲〈我的部落就是我自己〉,唱出自我覺醒後的豁然開朗,「我的音樂歷程都是一步步的自我覺醒,這首歌曲也是,所有事都是在覺醒後才是真實的。」「就像這張合輯,我一點都不擔心各種曲風集結一起的和諧度,因為當我們每個人自我覺醒後,所聚在一起的那份融洽,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只要大家參與的初衷一致,結果就必然是和諧的,就會是一張美麗的拼圖。」

「我希望這張專輯的10位歌手能化身成10個徐超斌,在他們所有面對的人群面前繼續說南迴的故事,讓這樣的理念一傳十、十傳百地散播,被越來越多人聽見,那麼終有一天,南迴醫院就不再是徐超斌一個人的夢了。」

不要妄想改變我些甚麼

你無法想像我的心裡想甚麼

不要以為你甚麼都懂

我不會穿上千篇一律的制服

如果你也討厭自己

現在就可以開始改變自己

不再逃避真實自己

換一種方式呼吸……

──〈我的部落就是我自己〉 毛恩足

 

原鄉之念

家的原點 張威龍

來自台東土坂部落的張威龍,如同許多部落青年,一度離開家鄉到大城市工作,由於從小耳濡目染國寶級大師父親朱財寶的木雕藝術,2011年決心回到部落繼承父業,並在父親意外過世後接續了「Sapari撒巴里文化藝術工作室」,發揚排灣族傳統工藝之美。

張威龍曾接觸燈光音響工作,從事木雕藝術之餘,也十分喜愛音樂創作。家住達仁鄉的他,對於南迴的醫療困境深有體會,也教授南迴協會方舟教室的孩子們音樂和藝術,「自己的家鄉就在這裡,大家都很能感受到沒有醫院的不方便,當然要一起支持徐醫師的這個行動。」

在《4141-為南迴而唱》專輯中,收錄了張威龍曾入圍103年臺灣原創流行音樂大獎的〈原點〉一曲,隱含了他對父親的思念,以及在土坂部落的口傳歷史中,族人從屏東古樓社遠途遷徙而來,落腳於台東的典故。他說:「〈原點〉這首歌講的是很多祖先傳承給我們的東西,在現代慢慢消失、回不去了,但還是希望人們不要忘記那些最單純、原始的初衷。就像醫療其實是每個生命都必須有的,最基本的需求,可是在南迴這裡,卻一直是缺乏的狀況。」專輯中收錄的是張威龍邀請土坂部落方舟教室的孩子們演唱的版本,童稚純真的嗓音,呼應著歌詞裡不要忘記曾經擁有的家園。

Kasitzuwaiyn laj kemasi kadu kadu wan

Izuawa tja qinaljan

Izuawa ti kama,ti kina,ti kaka

Semenaysenay ta tja milimilingan

在很久以前,遙遠的山頭裡曾是我們的家園

先祖的故事與傳說依然迴盪在山谷間─

─〈Ka si bantjezan原點〉 張威龍

 

驕傲地出發 桑布伊

桑布伊來自台東卑南族古老部落「卡地布」喀達德伴氏瑪法琉家族,為古調傳唱者,他年輕的軀殼裡住著一個老靈魂,其野性悠揚的音色中,帶上菸嗓的嘶啞與豪邁。〈Dalan路〉一曲出自2012年同名專輯《Sangpuy桑布伊》(第24屆金曲獎最佳原住民專輯),是他在數年前赴挪威參加世界音樂節,於永晝夏日的北歐薩米原住民族城鎮寫就。全曲從低迴吟唱,至末尾轉為高亢,口白「我們出發吧!讓我們前往高處。我們要到一個地方,是一個美麗的地方。這絕對不會是錯的,我們要用樂觀的態度去面對。」描寫自身追尋身分認同與祖先之路。

至於選擇〈Dalan路〉參與南迴專輯的原因,桑布伊說:「三年前我跟徐超斌醫生一起參加TED演講,便知道他一直在做這件事情,我也常想著如果有機會的話,也能盡量幫忙。徐超斌投入南迴醫療那麼多年,和〈Dalan路〉所描寫的情境非常相像:走在自己認為對的路上不要害怕,要很驕傲地去這條路,並朝理想走去。也希望藉由〈Dalan路〉和南迴專輯,和大家一起來投入這件事情。」

桑布伊提及姊姊、嫂嫂都於太麻里診所擔任醫護人員,然而大醫院都集中在台東市,偏遠地區僅有衛生所,他與家人皆深切感受到南迴醫療資源缺乏,「如果談到醫療正義,南迴的人也繳交相同的健保費,但是城鄉資源差距太遠,他們應該享有同等醫療照護。」

值得一提的是,在拍攝此次南迴專輯影片之前,桑布伊特地到知本部落南邊山麓的Ruvuwaan(華源村)、卑南祖先發祥地祭拜、祈禱一番,承襲先人習慣,他把這件公益參與稟告祖靈知曉,既是尊崇之舉,也祈求祖靈庇蔭賜福。

 

點起狼煙 保卜

擁有獨特的「Fingerstyle」吉他指技和隨興奔放的音樂風格,並曾與A-mei張惠妹、五月天瑪莎等知名藝人合作的吉他創作者保卜,來自排灣族土坂部落,去年他發行第一張專輯《我愛台坂》,樂曲靈感大多來自周遭發生的故事,以及對家鄉、家人的豐沛情感。

談到此次參與南迴公益專輯計畫的緣由,保卜回憶自己兒時曾發生過的真實經驗,「小時候我爸爸曾經出了一次很嚴重的車禍,我們先從部落送到台東市區,發現沒有辦法處理,又轉送到高雄的醫院,來回花了好幾個小時。路上家人都一直在哭,很怕會來不及。沒有醫院的南迴,真的很需要更完善的醫療照顧,所以我非常支持徐超斌醫師的行動。」

保卜選擇以2014年曾入圍金曲獎最佳作曲人的〈狼煙〉收錄於《4141-為南迴而唱》專輯,這首歌的創作靈感來自於在八八風災之後,他趕回部落探視時,認識了公民志工團體「狼煙行動聯盟」,有感於他們的無私公義精神而作。「〈狼煙〉當中很多人也是受災戶,卻還是挺身而出幫助有需要的人,就像徐醫師儘管自己的身體不便,卻還是全心奉獻給南迴,他的精神讓我很感動。」保卜希望這首歌能夠像點起狼煙一般,呼喚更多有志者一同加入南迴公益行動的行列。

 

母親的歌唱

詠嘆一碗湯的美好 以莉.高露

2010年與音樂製作人丈夫陳冠宇搬遷到南澳居住的以莉·高露(Ilid Kaolo),開啟一手種稻、一手寫歌的日子,繼而在2011年發行《輕快的生活》(第23屆金曲獎最佳原住民專輯)、2015年以群眾募資計畫發行《美好時刻》,她時而呢喃吟唱、時而野性高亢的嗓音,唱出結廬田野的無憂和珍惜山海自然的情懷。

這首可愛的〈aciah〉又名「綜合湯歌」,早在四年前便創作完成,卻一直沒有收錄在專輯裡,「當時創作〈aciah〉主要是想寫幾首給小朋友聽的童謠,然而後來專輯發行是走向較為成熟的風格,所以才沒有收錄在內。aciah和watah是阿美族語裡的讚嘆詞,意思就是真好啊!好棒啊!太美好了!」

歌迷除了在YouTube和演唱會才能聽到這首可愛的童謠之外,有時候在部落裡,以莉也會唱這首歌,因為這些感嘆詞是懂母語的人最能了解的趣味。〈aciah〉歌詞簡易,說白了就是一碗湯裡的美味,而一碗好喝的野菜綜合湯,是阿美族飲食文化裡,孩子們難忘的美食——每當吃到一口好喝的湯、或經歷了一件美好的事,就會發出aciah和watah衷心讚嘆。〈aciah〉的吟唱重點就在於唱到「aciah」的時候,必須呼出豪邁的氣音「ciah」,以展現舌尖與心頭感受到的美味。

數年前,以莉便參與南迴醫院計畫募款的演唱活動。「早在學生時代,徐超斌就是學長姐經常提起的風雲人物,我們都稱他大學長!那時雖從沒見過徐醫生,但是從學長姐口中,都聽過這個東海岸的奇人,說他不僅幽默而且很熱心。」以莉說明,南迴路段的醫療議題已是長年累積,當地確實有這種需求。〈aciah〉將一碗湯的美味放大成對未來的希望,「我以這首歌參與南迴音樂專輯的製作,意思就是南迴醫院的計畫是一件『好棒啊!真好啊!』的計畫,希望大家一起來參與。」

 

祈雨的婦人 舒米恩

第一次聽Suming唱〈祈雨的婦人〉是2010年發行全母語專輯《Suming》(第22屆金曲獎最佳原住民專輯)的誠品音樂分享會裡。當時印象中這首曲子的鋼琴前奏特別長,Suming全神貫注地彈奏,如水的琴音傾洩而出,曲調幽麗而傷。〈祈雨的婦人〉全曲以吟唱襯詞來詮釋,襯詞原無實質意思,而是即興而唱,難度在於阿美族傳統吟唱的反覆律動邏輯,和吟唱者的虔敬悲憫口氣,以表達祈雨婦人的心緒。

「在阿美族的傳說裡,天神會疼惜可憐的人。因此每次在祈雨的祭祀中,都會找來部落裡最偉大的寡婦,因為阿美族人視無依無靠的老寡婦為世界上最可憐的4人。」當偉大的老寡婦開口祈求,天空便會感動落雨。

Suming來自都蘭部落阿美族,他已成為近年積極返鄉的原住民青年代表,和部落青年共同帶動豐年祭前的Pakalunay巴卡路耐訓練營(巴卡路耐在阿美族年齡階層中,為步入青年的預備階)和諸多音樂、小旅行計畫,使都蘭成為青年回流率極高的部落。

Suming提及東海岸醫療資源少,他小時候也是給蒙古大夫看病,因為沒得選擇。部落裡最多的就是老人與小孩,南迴醫院計畫正符合這樣的需求。「我的音樂都是寫身邊的故事,〈祈雨的婦人〉描寫偉大寡婦的祈求,也希望把大家的偉大號召起來、慢慢累積,一起來支持這張南迴專輯。」

 

怎能昧著良心對你說,沒關係 巴奈.庫穗

巴奈的歌是眾多七年級生對社會運動的啟蒙,她和夫婿那布(Nabu Husungan Istanda)長年參與反核、非核家園、美麗灣事件等社會議題,她的嗓音低沉而厚實,聽巴奈唱歌像在讀詩,又似吟唱,緩慢而漂泊,字裡行間又多見對社會現實的關懷。

在許多反核運動的場合裡,巴奈經常演唱〈沒關係〉。「2008年八八風災之後,南迴受到很大的影響。當時,我一直想著寫這條歌,但思索著要怎麼寫。後來,日本福島核災之後,我想通了,我想寫的是跟災難有關的歌。雖然歌詞裡看起來沒有海嘯的實況,也沒針對八八風災有太明顯的著墨,但我想說的是:災難是很近的,如果大人不對環境盡到我們應盡的責任,那麼該怎麼面對孩子呢?」

〈沒關係〉是巴奈寫給孩子的第一首歌,前半段如搖籃曲般清婉,後段情境急轉,「可是山垮了/海灘被買賣了/從古老的以前來的風被污染了/人的心也被污染了」,直指當代社會的寫實與殘暴。

「我一直知道徐超斌在執行南迴醫院的計畫。」巴奈笑稱,她跟徐超斌還是復健科的病友,一個治療椎間盤突出,一個復健中風後的手,三不五時就要見一見。「南迴地段距離台東市較近的醫院,得開上一兩個小時的車。選擇這首歌參與南迴音樂專輯,是因為當人面對天然災變,人們和土地是很需要被照顧的,一如八八風災之後的南迴。而醫院,正是一個提供照顧的地方。」

 

親愛的孩子

Don't cry my baby

擦乾你的淚水 沒關係

可是山垮了

海灘被買賣了

從古老的以前來的風被污染了

人的心也被污染了

被利益收買了

我怎麼能對你說

理所當然對你說

昧著良心對你說 沒關係

─〈沒關係〉 巴奈‧庫穗

 

聽土地的聲音

山海有靈 原味醞釀

由主唱Hanbo彥翰、貝斯手KF光復、吉他手Sakinu阿輝(羅智輝)、鼓手Kang康康四位卑南、排灣青年所組成的「原味醞釀」樂團,彼此是從學生時代就認識的玩團夥伴,2005年正式成軍之後,不僅橫掃各樂團創作比賽獲獎無數,也是大小音樂祭的演出常客,團風以民謠為基底,融合放克、藍調搖滾、嘻哈雷鬼等多樣元素。「原味醞釀」這個名字有兩層涵義,「原味」代表著天生所擁有的原住民血液和傳統,「醞釀」則意為在年輕世代的手中,無論是音樂或文化都有了新的展現和詮釋。

負責樂團內主要創作及編曲工作的Sakinu說,這次應毛恩足的邀請,能夠和許多音樂界前輩一起合作這樣一張別具意義的專輯,感到非常榮幸。過去原味醞釀也屢次透過音樂創作為文化、土地議題發聲,這次參與專輯內所收錄的〈山海在〉就是一首獻給故鄉台東的歌,讚頌東海岸美麗的好山好水之餘,並帶有守護部落與傳承文化的決心。「只要是家住在東部的人,對這裡長期以來醫療資源的不足都有深刻體會。我們身為音樂工作者,最直接能做的就是以自己的音樂創作,為家園盡一份心力。」

 

一起守護家園 阿修

「Nawan」在卑南族語中是「飛鼠」的意思,曾擔任MATZKA樂團貝斯手的阿修,來自知本卡大地布部落,參與不少樂團的合作經驗後,如今以個人身分做音樂創作演出,風格豐富多變,從搖滾到放克、民謠、傳統吟唱皆有。阿修早先就曾聽過徐醫師的故事,以及南迴協會持續推動改善南迴醫療環境的努力,「所以當我知道有這個公益專輯的計畫後,當然是很樂意參加,希望能夠透過音樂的力量,為這片土地貢獻一些心力。」

阿修特地為專輯全新創作了這首〈南迴吹來的風〉,簡單的吉他和鼓聲伴奏,搭配著他溫暖中帶有厚度的嗓音,歌詞先是呼喚許多遠在家鄉之外的人們,「只有我們會想到自己的部落/只有我們應該追尋到自己的傳統/放下手中的忙碌工作/去找尋自己的民族傳統」,串聯排灣以及卡大地布古調,娓娓訴說南迴居民們因醫療資源缺乏所面臨的苦處。

「我希望這首歌可以喚起更多人關心南迴所面臨的問題,而這要從部落的人們自己開始做起,我們身為年輕一代,應該要對自己的家園有更多關心,而族人之間不僅只是分享,也要分擔,才能更凝聚、團結。」阿修說。

 

愛的力量 巴賴

巴賴是在高雄出生長大的都市排灣族原住民,天生對音樂的喜愛卻很早就在他的血液裡流動,介於部落與現代社會中的成長經驗,讓他對於不同音樂與文化類型間的融合更為得心應手。他以〈勇士〉一曲獲得101年臺灣原創流行音樂大獎原住民組首獎以及最佳現場演出,並曾至香港、廣州、日本、首爾等地巡演,今年則如火如荼地錄製他的第一張個人專輯。

這幾年移居台東的巴賴,對於東部醫療資源捉襟見肘的困境頗有感觸,「有時候我家前面會有救護車呼嘯而過的聲音,我就會忍不住想,那救護車究竟要開多久才到得了醫院,萬一有一天是我在車上怎麼辦?」

過去巴賴有不少關於社會、環境議題的創作,這次他獻給《4141-為南迴而唱》專輯的〈Ayi〉,主題則在談論關於「愛」這件事,以不插電的清新曲風,粗獷中帶著溫柔的嗓音,娓娓道來在音樂以及人生路上的種種感觸。「〈Ayi〉在排灣族語中是表示感嘆的語氣詞,和中文的『愛』恰好是諧音,歌詞圍繞著愛與堅強,就像徐醫師一路走來,他的堅持感動了許多人願意幫助,甚至加入他的行列。我希望這張專輯也能夠成為一個引子,或許這些歌也可以感動某個人,讓他有所思考,在同一塊土地上,其實有很多遠在我們想像之外的事物正在發生。」巴賴如此說道。

慢慢的走來 才知道

這路上走的跌跌撞撞

悲傷多於快樂

才會長大

才能學會著堅強

才能學會著堅強

Ayi 學著堅強

受過的傷 在熱血沸昂

Ayi 學著堅強

即使流淚 這就是愛

即使流淚 這就是愛

─〈Ayi〉 巴賴

 

照向南迴醫院的曙光

夜裡的南迴公路一片幽暗,路燈不亮,因為地處偏鄉,提供電力也省了,不難想像醫療資源分配到了這裡又會是如何。要在南迴蓋一座平民醫院是如此艱難漫長,過程一如暗夜裡的南迴公路,徐超斌醫師為此奔走多年後,這條路終於在今年盼到動人的曙光,醫療財團法人南迴基金會的籌備有了突破,可望於明年立案。

徐超斌生於台東縣達仁鄉,童年時見到父親在來不及送醫而病逝的妹妹墳前痛哭,立誓成為醫生。醫生可以救人,若沒有醫院為基礎,同樣得眼睜睜看著需要急救的病患離世,在南迴公路上,多少人在送往台東門諾醫院的漫長路途中就斷了氣。

返鄉服務的徐超斌決定在南迴興建醫院,卻礙於政府法規,一所醫院若沒有足夠的病人帶來收支平衡便難以經營,因此無法通過立案申請。醫療資源與人口密度成正比,如此的價值觀無法說服徐超斌醫師,「醫療不是一種消費行為!愛,才是醫學真正的意涵。」他如此感悟,更如此疾呼。

位於人口稠密地區、交通便利的醫院,一般而言是先有醫院實體之後,再從中挪出經費成立基金會,因此經營者多具備雄厚財力,人口稀少的偏鄉永遠只能遙望醫院,貧窮的病患甚至放棄就醫。徐超斌看了痛心,決定反其道而行,「南迴醫院要顛覆思維,先從結合庶民大眾的力量成立基金會,再由基金會募集醫院的興建及營運費用,因此打從編織南迴大夢的開始,我就知道最大的弱點和障礙是既沒錢也沒人,要如何把腦中的藍圖化為實際可行的計畫,去說服衛福部設立南迴醫院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而所創造的社會價值遠超過金錢數字上的成本效益?」

徐超斌以愛和熱情為南迴醫院呼籲,感動了許多人,募款在今年達到成立基金會的門檻3千萬元,這印證了他始終相信的信念——愛,他不只是為籌建醫院募資,更重要的是募集愛。如果南迴醫院終能興建並能經營,也意味著破除了以金錢效益為考量的價值觀,而成為這座島嶼的社會關懷指標。

衛福部縱使理解徐超斌的動機,也感受到了民間力量,但白紙黑字的法規任誰也無法抹去,無法通過基金會的文件審核。募款有了突破,基金會的成立勢在必行,徐超斌知道人才之必要,苦尋之際,今年年中曾任台北市衛生局長和陽明醫學院院長的邱文祥主動與他聯絡,伸出援手,同時採訪過徐超斌的電台記者潘美緣,也加入基金會的籌備工作,「兩位關鍵人物的出現,讓我與台東衛生局洽談將來和大武救護中心的結合,以及和衛福部溝通立案計畫書的修改調整都有極大的助力。」

具有十六分之一排灣族血統的潘美緣,出生於台東大武鄉,她長期關懷社會,所製播的電台節目曾獲金鐘獎等諸多獎項,目前擔任基金會籌備處執行秘書,媒體歷練與行政能力有利於她與衛福部溝通法規問題,她解釋:「財團法人醫療基金會只能執行醫療相關工作,不能有其他項目,現擬的基金會計畫書中,最困難的部分是營運計畫,這也是過去一直未能突破的關卡。不過,成立多年並成效顯著的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則可另外發展出近似社會企業的做法,透過社區營造以聚集人才,發展可獲利的經濟效益,再將獲利轉為南迴醫院永續經營之需,這是目前正著力逐條修訂營運計畫的關鍵部分,可望在明年通過並立案。」

 

人性化醫療的方向

近年全面關照當地居民身心健康的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累積了豐富經驗,除了已有的服務項目如提升孩童學習能力與自信心的方舟教室,針對獨居老人與身障者的居家照護,集結銀髮族一起運動、上工藝課進而透過歡聚提升快樂指數、促進健康的老人關懷據點,吸引青年返鄉的多元就業計畫之外,今年更增設獎助學金,以及推動曙光農場計畫。

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總幹事施麗君表示,目前進行諸多社會福利計畫的同時,也希望另外建立工作坊以增加營收,例如曙光農場計畫,與部落農民共同規劃有機種植,尤其是小米與樹豆等在地食材,不僅可供給方舟教室與老人關照據點,而預計明年落成的達仁鄉日照中心,也將於假日對外開放,販售有機餐。曙光農場計畫從養地、整地、耕作到餐飲,不僅可增加就業機會,目前也與台東地檢署長期合作,藉由「易服社會勞動社區關懷」之專案,讓輕罪的社會勞動人參與其中,修補其社會損失與人際關係,且因未入監服刑而保有工作與生活。

南迴醫院的建立並非是吸引更多病患,相反地,更大的目標在於透過愛與關懷,落實在農耕、食材、教育與心靈照護等層面,建立身心靈相輔相成的健康觀念,誠如徐超斌所言,「人需要的是健康,不是醫療。」因此在南迴醫院籌建的漫長過程中,此一計畫逐漸引起更多人的關注,反思醫療體制以及金錢價值觀,各界菁英人士也為此動容,以其領導地位與專業角度參與南迴醫院基金會董事一職。藝術家與音樂人同來共襄盛舉,透過創作為南迴醫院背後的愛與關懷發聲,「面對紛至沓來的支持,內心真的充滿無限感動,我甚至覺得南迴醫院似乎不再只是我個人的夢想或偏鄉的需要,而是庶民大眾共同的盼望。」把自己視為橋梁的徐超斌說:「南迴醫院絕不是終點而是起點,若它真能成功生存,其經營模式以及人與人之間的關懷互動,就能複製到各個偏鄉角落,不但能大幅縮短醫療資源的城鄉差距,改善日益惡化的醫病關係,更能提供後代子孫一個追求人性化醫療的方向。」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