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特企
Dec 19 , 2015
00:44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文/郭書吟 圖/高政全、王有邦、好茶社區發展協會、WMF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 守護滋歌樂 古茶部安石板屋瀕危的啟示(上)

晨間8點的隘寮南溪河床,日頭正熾,李瑞珍再三盤點重達40公斤的裝備——雞肉、豬肉、麵粉、米、水、一大袋檳榔,「都是族人贊助的食物,一定要帶上去。」


八八風災後,通往古茶部安(Kochapongan,意為「雲豹的故鄉」,俗稱舊好茶村)的路,從徒步5小時變成8小時,還得是旱季才能經此水路,經2009年遭滅村的新好茶,銜接上山。看著李瑞珍的背影,持木杖、涉溪水,赫赫山岩,礫礫淺灘,8小時的山外山之路,她要回到600多年歷史的滋歌樂(註1)。

今年10月,就在古茶部安文史撰述者奧崴尼‧卡勒盛《消失的國度》出版不久,便傳來該處被世界建築文物保護基金會(World Monuments Fund,簡稱WMF)列入「2016世界文物守護名單」(World Monuments Watch)。然當時因媒體翻譯錯誤與誤傳,將該名單、組織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體系混淆,遂出現「石板屋獲世界文化資產」的謬誤。

新聞稿原文翻譯應是「2016世界文物守護名單新增50處位於36國的瀕危文化資產」,意即古茶部安魯凱族石板屋聚落雖是二級古蹟、文化景觀,仍被該組織評為「瀕危」。此次入選,原是由台灣歷史資源經理學會提報(註2)。消息一發布,文資局、屏東縣政府等紛紛積極回應,12月3日於台北召開記者會說明,不禁讓人聯想,莫非是「瀕危」才能引起效應?

古茶部安是西魯凱族發源地,1977年族人遷居新好茶,2009年新好茶滅村,安置於隘寮營區,2010年遷居禮納里。數次遷徙的好茶人,被稱作命運最多舛的部落。然而數十年來,仍有族人不斷疏通古道、重建石板屋,維護他們的滋歌樂。

是什麼樣的心態促使他們回鄉?入列瀕危守護名單之後,集殖民史、原住民遷徙、環境和文化資產議題於一身的古茶部安,給了我們什麼啟示?

註1:滋歌樂(chekele),魯凱語意指「部落」,眾多家族聚居成完整和諧的社會。

註2:原提報單位為台灣歷史資源經理學會,該單位由丘如華領軍,長年參與國內外文資議題,然11月16日之後對外解釋一切發言由文化部文資局主導,不再針對此次提報發言或受訪。

 

古茶部安大事記

1977年  古茶部安(俗稱舊好茶)村民遷居新好茶
1991年  古茶部安公告為二級古蹟
2007年  因聖帕颱風災情,居民被遷往隘寮營區安置
2009年  八八風災,新好茶滅村
2010年  好茶村民遷居禮納里部落
2011年  古茶部安石板屋聚落登錄為文化景觀
2015年10月  奧崴尼.卡勒盛《消失的國度》出版,古茶部安被WMF評為瀕危守護名單

 

記錄生命之源  王有邦

「回舊部落的路一年比一年難走,路的難走,是地理環境、也是文化和心理上的。」長年記錄好茶部落的攝影師王有邦,提及「回家的路」對於魯凱族的重要性,在於通過回家之路,把人對環境的感情重新找回來。

古茶部安尤大木的石板屋與夜空。
這是王有邦第一次獨自在此過夜。攝於1991年12月。

今年是王有邦記錄好茶部落的第25年,他是國內少數長年記錄一個族群生命影像的攝影師。他原先專攻高山攝影,1991年5月在魯凱族作家奧崴尼.卡勒盛的領路下,第一次走入古茶部安,並得知新好茶部落尚有兩位百歲人瑞、十幾位90幾歲的老人家,他們先後歷經自然災害、飢荒、遷村、政權更迭,卻仍堅毅地活出魯凱族的生命,激發王有邦記錄好茶部落的動力。

流動的風景

「我和奧崴尼同時開始記錄工作,也都是在舞鶴的鼓勵下嘗試寫作。1992年8月霧台國小魯凱族豐年祭,我們第一次發表記錄成果,現場裝置約100張影像,非常壯觀。」王有邦說,最初僅是因熱愛土地和興趣使然,持相機的人對生命流逝、歷史消失的急迫總是敏感於心,他雖在高雄工作,卻經常往好茶部落跑,20多年來詳實記錄災變後之地理環境、人物故事和族人回家重建石板屋的過程。

「我常在拍攝當中感受魯凱族生命之美,例如族人費力揹著大石板、獵人揹獵物歸來、兒子從遠地回鄉、老人家在田裡工作和織布的景象。我拍照就是在生活角落取材,他們做什麼,我拍什麼,這些情景是流動的。一張張的相片看似片段,但我很清楚這些是未來重要的歷史檔案。」

和祖居地連結起生命

王有邦令人印象深刻的【老人生命史】系列,部分影像為高雄市立美術館收藏外,也發表於高美館《藝術認證》的「南島記事」專欄,「假如當時沒那麼勤快,就沒有這些成果。這不只是西魯凱族群的記錄,也是台灣原住民部落的歷史縮影。」

今年3月、5月分別在台南海馬迴光畫館、順益台灣原住民博物館舉辦的《生命與靈魂,回家的路──王有邦個展》,以攝影結合裝置,將族人回舊部落的路線:舊好茶登山口、第一溪谷、第二溪谷、大峭壁、古戰場、紅櫸木、獨木橋、蒲葵樹依序塗繪牆上,象徵家遠路遙,也象徵王有邦的生命歷程。

「禮納里是好茶部落第三個遷村的地方。回舊部落的路一年比一年難走,但是路的難走,是地理環境、也是文化和心理上的。現實而言,它的確難行,但我們應該可以克服,因為前人也是這樣走過。通過回家之路,把人的生命潛能、對環境的感情重新找回來。」王有邦感性地說,古茶部安是西魯凱族群祖居地,而生命本於大地,它更是普天下心懷土地者的生命之源。「25年記錄下來,對比自然災害與遷村,舊部落依然完整,到底是前人有智慧,還是現代人聰明呢?石板屋是國寶級的文化,若提到魯凱族,一定要回到舊好茶,過去石板屋有室內葬習俗,透過回家和祖居地連結起生命。」

他是半個好茶人,奧崴尼還將兄長名字「藍豹」送給他,一個魯凱人與一個閩南人的兄弟情,無以言表。王有邦說一個人只有兩隻手、兩隻腳、一個太陽(頭腦),能將四分之一個人生獻給好茶的記錄工作,心願已足,「人生的好機緣只有一次啊!」他如不是在拍照,便是在整理筆記與相片,在自然變遷與族群遷徙中,試圖捕捉每一個時刻的永恆。

攝影師王有邦

老獵人李中華(巴樂芝)前往達督古魯獵區打獵,
揹回獵物,於舊好茶力大古石板屋前短暫休息後,
準備回新好茶的家。攝於1991年12月。

聽聽祖先的靈魂  奧崴尼‧卡勒盛

「石板最麻煩,你不給它動,它就不動。我駝背就是因為石板頑固得很,它一定要讓人家搬哪!但是它又很可愛,一蓋上去,一定讓人家撒嬌——燒不掉、地震不塌、風雨不壞。」奧崴尼‧卡勒盛(Auvinni Kadreseng)在1990年受力大古等老獵人的影響,返回古茶部安重建石板屋。他亦是部落史撰述者,是舊好茶文化保存運動為人景仰的耆老。

奧崴尼說:「石板很頑固,要先讓它變柔軟,順著它們的個性,一塊塊兒排。」

2000年9月,奧崴尼與兒子郎阿魯回到舊好茶重建石板屋(王有邦攝)。

奧崴尼被譽為舊好茶文化保存運動重要人物,他的言行與著作,影響諸多青年輩好茶人。其舅公喇巴郜‧嘟瑪啦啦德是古茶部安最後的史官,奧崴尼說因為他記憶力好,部落耆老便指定他作歷史口述者。而奧崴尼也繼承其職,著有《雲豹的傳人》《野百合之歌》《神秘的消失》等,巧合的是,其講述好茶族人從古茶部安、新好茶、隘寮營區、禮納里永久屋遷徙歷程的新作《消失的國度》(麥田)甫出版,便傳來古茶部安入選WMF守護名單的消息。

「這本書是為好茶人寫的,從日據時期寫到近代,2007年下筆至今,共寫了8年⋯⋯」《消失的國度》是一個原住民部落為適應政治、環境屢遭遷徙的寫實案例,奧崴尼行文如口述,讀起來真像是一位原住民耆老在耳邊說故事的親切感,然而故事去脈又字字血淚,深刻感受他為何執意在破碎大地上,重築回到古茶部安的原鄉路。「人不在,石板屋會難過。兒子35歲時,我帶他上去蓋石板屋,讓他認識石板的個性、認識靈魂的語言。其實石板屋就是祖先的語言,有沒有心回去才是關鍵。」

1998年7月,奧崴尼揹著超過身體高度的大石板,進行石板屋重建(王有邦攝)。

不要等待外面的「便當」  李瑞珍

奧崴尼的姪女李瑞珍(Vennan Alanzumu Padarmedarme),是近期參與古茶部安「重現部落文化地景」計畫的唯一女性,是有著焦糖色皮膚、開懷笑容的女中豪傑,我們看著她負重40公斤的背影上山。縱然山上也種了些糧食,但因少人居住,不足供應伙食,「猴子跟山豬幫我們採收得很快,牠們好像沒有不吃的。」

李瑞珍31歲(2001年)回到部落,長年跟在舅舅身邊,數次風災後通往古茶部安的古道探勘,都可見她與丈夫白浪的身影。「重現部落文化地景」是針對古茶部安制定維護方針與公約,由部落公民簽署、呈原民會核定,計畫旨在將紀念性地景如石碑、頭骨架等進行清整,9月24日開工,預計12月中完成。

奧崴尼的姪女李瑞珍

家裡的爐灶若無火

「回到部落,是因兩個弟弟都在外工作,身為長女,我要顧好弟弟的產業。老人家說家裡的爐灶如果沒有火,房子不興旺。原先我只想將父親的遺物安置好,但是一到古茶部安,看見爸爸的石板屋就離不開了。」

她提及魯凱族文化裡,所有男丁都是餵養部落的人,兒子、先生不是妳的,他們是部落的兒子和父親。「當他們出去狩獵,做母親和太太的就說:『他丟掉了。』她們在家裡釀酒,釀著等待他們回家的便當,心中與兒子、先生的靈魂對話。當他們平安回來,就說是撿來的生命。」以前蓋石板屋,需要花兩年時間在田裡耕作、堆滿一糧倉的食物,才能供給協助石板屋工程的族人吃飯。「如果是長子之外的兒子(長子繼承石板屋)獨自成家,部落的人會幫他蓋石板屋。女孩子出嫁,家裡會選出最好的種苗,南瓜、芋頭、小米、紅藜……這些種苗都是祖先代代相傳下來,比黃金還重要。」

想著後面的人

長年跟著舅舅,李瑞珍心裡嚮往舊部落的心自然深刻。「舅舅在我心靈上種的東西,是祖先的精神。」每年雨季一來,回家的路必定坍方,他們從未停止讓它疏通,也是抱持這種心態維護石板屋。「我們從中學習老人家的精神,他們說:『為何要等別人給你便當你才做?把路修好了,你安全,跟在後面的孩子、族人也安全。做事情不只是為自己,而是要想著後面的人。』」

對於古茶部安繼入列二級古蹟、文化景觀,至今被選入WMF守護名單,李瑞珍直言再多的「皇冠」都無濟於事,大多數人都只為多一頂皇冠開心跳舞,但是包括部落和政府在內,如何維護石板屋多年來並無共識。

「我想告訴孩子們,不要等到外面的便當(捐款或資源)進來才做。看著前面的哥哥姊姊,我們怎麼做、你就跟著做。外人重不重視古茶部安是別人的事,你本身要認同你的文化,懂得愛你的家和土地,如果本身不在乎,人家給你再多資源也做不了。如果連走山路的技能都沒有,你如何維護石板屋?」

古茶部安現存完整石板屋5戶、常住3戶,
絕大部分因沒人住,木梁受潮蛀蟲而崩壞,
川七、馬櫻丹、向日葵攀附裡外空間。
近期正進行「重現部落文化地景」清整計畫。

隘寮南溪河床遭土石掩埋的電線桿。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