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特企
Jan 01 , 2016
20:06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文/藍漢傑、蔣德誼 圖/何經泰、高政全、城市修理站、綠點點點點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 重修舊好 城市裡的再生創意

《偶然是個魔法師》一書中,住在柏林的陶斯頓這麼說:「太多的消費廣告要我們買買買,製造氾濫,東西愈來愈便宜,棄物也愈來愈多,買新的很方便,修理不划算,結果不只是過度消耗資源,我們也因此學會輕易放棄,失去修補東西的能力,甚至影響了我們的感情和心靈,找新的情人比修補戀情容易,離婚比修補家庭容易,自殺比修補生命容易。天天和我相處的那些青少年,有點壞了,但是他們的父母已經沒有修補的能力,我們的教育也從沒教過我們這項技能。人也需要修補啊!身體和心靈天天都需要修補啊。」


近年,國際諸多城市確實警醒到物資浪費帶來的影響,並且發起各種創意活動。台北「城市修理站」的大雄也有同樣的感受,因此集結眾人之力,在Google Maps建立修理站點。「唐青古物商行」則從回收、修繕、販售進行公益,而在公益中,給予的不只是金錢,更要藉此協助偏鄉重拾文化信心。「綠點點點點」透過回收油製作手工肥皂等等的課程中,強化社區的人際關係。重新賦予棄物或舊物的生命力,不僅友善環境,更能重省人與人的連結,以及惜物所帶來的心靈變化,〈重修舊好〉是《明周》要獻給讀者2016年的新年禮物。

找回修復的能力──城市修理站

你曾有東西壞了不知道上哪去修的經驗嗎?由三個年輕人所成立的「城市修理站」,幾年來四處收集各地的修理店家/據點資訊,以Google Maps建立了一個便於查詢的「修理地圖」。然而他們所提出的問題不只是在哪裡可以修東西、如何修理,更在於促使人們思考:為什麼修理這件事情很重要?

「城市修理站」團隊成員:(左起)招弟、大雄、阿強。

「城市修理站」由大雄、招弟和阿強三位高中同窗好友共同成立,從事影像剪接工作的大雄,2012年時拍了一部短片《癡情漢》,片中探討人類社會中所產生的物質浪費問題,她的鏡頭下拍攝了負責處理人們所製造出巨量垃圾的處理場、焚化爐,也有讓物品重獲新生的修理師傅、二手市集等場景。影片經過一輪小規模的放映活動,獲得不少迴響,但大雄卻認為影片的生命和效應有限,她開始思考如何可以延續這樣的討論和行動。

「有一次我很喜歡的一把傘壞了,捨不得丟,想找地方修理,當我在網路上輸入『修傘』搜尋,發現有很多類似的發問和討論,表示其實還是有不少人東西壞了想修,只是不知道去哪裡找,於是我就想到,如果能夠整理出關於這些修理點的資訊,應該就能夠讓大家提高對於修理這件事的意願。」

探索城市修理地圖

由於團隊成員的生活圈湊巧都離內湖較近,因此內湖成為他們第一塊「地毯式搜索」的區域,他們一方面在網路上搜尋資訊,一邊實地查訪大街小巷,這才發現隱藏在巷弄之中的修理據點還挺不少。而為方便大家搜尋查找,他們決定建立線上地圖,將修理據點資訊放上雲端,也歡迎廣大網友補充貢獻自己所知的修理資訊。

在發掘修理點的過程中,成員們有不少有趣的新發現,譬如有人專修大同電鍋,有人專門修復紙張,也有修菜刀、修神明燈的。後來城市修理站也陸續舉辦修理市集、年終大搶救等活動,前者在市集活動中設立修理攤位,歡迎大家帶著物品前往;後者選在過年前大家紛紛出清家中舊物時來個「你丟我撿」,在回收堆裡挖寶。

「有一回我們遇到一件事,不知道該說是太巧還是不巧。有人拿了一隻日本的那種招財貓娃娃出來回收,狀態還很好,只是物主用不到所以就拿了出來,我們猶豫了一會,覺得實在沒有地方可以擺,最後還是讓垃圾車收去了,沒想到過了一會,剛才那招財貓原物主的一個朋友來了,隨口就說他想要找一隻招財貓娃娃,真的是失之交臂,很可惜。」阿強說,有時候或許看一件東西覺得是沒用的垃圾,卻可能是別人眼中的寶貝。

城市修理站透過建立修理地圖,發掘藏身街巷裡的修理據點。

情感的無形無價

自2012年成立城市修理站並開始建立修理地圖,如今在地圖上已經釘上了300多個圖釘,當訊息越來越詳盡之後,團隊成員轉而開始思考:如何讓大家樂於修理、重視修理?「當然從環保或是節約物資的角度來說,修理可以減少許多浪費的產生,但從我們接觸到的例子當中,許多人之所以尋求修理,是因為對物品有著深厚的情感,即使壞了也捨不得丟。」城市修理站曾經開設過幾次娃娃修理教室,許多人拿著從小抱著睡覺,毛被磨禿或缺耳朵掉尾巴的舊娃娃來求診,人們對物品的感情,絕非只從物品本身的實用性或價值評斷。

「我們開始覺得,在修理這件事情裡面,應該加入更多屬於『人』的部分,而不只是單純著眼在把東西修好而已。」大雄認為,建立修理地圖只能算是第一步,提供修理資訊只對眼前有需求的人而言會產生作用,人們並不真的參與、了解修理本身。

於是城市修理站開始邀請各路維修達人開設修理課程,邀請有興趣者參加,「我覺得一方面是得以學習到一些基本的修理技能,另一層面來說,有越多認識,就可以降低因為不了解而產生的不信任和陌生感。」阿強解釋道。

修理是一種美德

大雄感嘆地說,現代社會物質氾濫,「修理」於是成為一個不必要的選項。「物質的汰換過於快速,人們習慣東西壞了就丟,漸漸地許多物品被設計成不需要被修理,接著是不需要太耐用,因為舊了、壞了,再買一個全新的,比拿去修更划算,但我覺得這種物質關係是很不健康的。」

她另外觀察到的一個現象,是上一輩的人大多會一些簡單的縫紉、修理功夫,如今一般人卻很少會修東西。「因為當時修理是一件很普遍的事情,在物質條件沒那麼好的時候,物品的壽命是必須要夠長的,而現在多的是連燈泡壞掉都不會換的人。」

「但我們也感覺到,或許和大環境不景氣也有些關係,最明顯的是街頭巷尾,修鞋子、保養包包的店家變多了,大家漸漸會開始找哪裡可以修東西,我覺得也有部分是一種物極必反,一種大家對過於免洗的物質生活所產生的反思。」阿強補充。透過接觸、認識修理,城市修理站希望刺激人們思考,在由消費建構出的社會中,人和物質之間應該建立更良性的關係。

向修理達人們交流學習,讓成員們自己也收穫不少。

改變消費思維

在建立修理地圖和開設修理課程之後,城市修理站的下一步是在網站建立「DIY專欄」,邀請使用者主動提出關於修理的疑難雜症,或是分享關於修理的實用資訊。「這三件事有一種階段性,從最簡單的交給別人修理,到接觸如何修理,最後是自己發掘出如何修理,其中自主性是越來越高的。」大雄如此解釋。

除此之外,城市修理站更和各地的舊物、修理同好社團、二手友善商家或組織串聯合作,希望推展在社區營造發展中,加入惜物愛物的修復精神,也能夠彼此交流、互通有無,今年團隊並成立了「動手動腦~修理東西!」臉書社團,讓各路修理高手在此分享心得,解決各種關於修理的疑難雜症。

大雄也認為新科技不見得會淹沒舊傳統,例如過去物品送修,常常因為老零件停產而無法修理,如今3D列印技術日漸成熟,找不到的零件,或許可以用3D列印自己造一個,也有品牌標榜所有零件都可以自由替換,或是有完善的售後維修更新服務。「或許當人們越來越珍惜資源的時候,如何延續物件的壽命,就會融入在商品的設計思維當中。」

「一件物品的價值不能只用花了多少錢購買的『價格』計算,在生產過程中所耗費的資源,最後真正成為物品本身的,可能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而當它被丟棄的時候,這些附帶耗費的資源就全被拋棄掉了。修理的可貴之處正在於此,而我們都應該找回修復的能力。」大雄這麼說。

城市修理站

網址:nothingisgarbage.wordpress.com

修理資訊回報:nothingisgarbage@gmail.com

 

舊物的再生力──唐青古物商行

有個小女孩看見路邊的玫瑰花圖案小板凳,這種浪漫的圖案不是她生活經驗可以定義的,於是就帶回家了,這不是她第一次從路邊撿拾棄物,但父母不准,認為不雅,那是窮人才會做的事。那時的小女孩並不知道,將來有一天,這些被人丟棄的家具、舊物,竟然是她可以幫助別人的好東西,甚至豐富了與人的際遇。

唐青古物商行資源開發組組長吳必涵(左起)、理事長唐青、景觀設計師趙文愷、店小二。

家住台中的唐青,從小喜歡收留被人丟棄的東西,但受到爸媽的制止。大學畢業後來到台北租屋,沒了父母的禁止,她大可放心地收留許多流浪家具,重新粉刷或貼上磁磚,做些簡易的改造。

有一天,同住多年、猶如家人的二房東,因家變不得不遷居,經濟也陷入危機,唐青想出了辦法,與室友一起為二房東舉辦跳蚤市場,還借到了沒水沒電的空屋作為臨時場地,搬進家具、老東西,印DM宣傳,廣邀鄰居,銷售成效不錯,所得款項確實解決了二房東的困境。「雖然有點悲傷,但忙得不會沉溺在悲傷裡,拍賣過程其實挺開心的。」語調充滿活力的唐青說。

2002年,一段藏區英語營的旅程,唐青承諾藏族孩子會再回來,隔年她履行承諾,而且決心幫助因困境而輟學的孩童。為了募款,唐青舉辦跳蚤市場,也四處演唱,用自己創作的音樂來幫助孩童,成立了藏區獎助學金計畫。她四處演唱時,胸懷承載的是愛,她騎上小摩托車到處尋寶找舊貨時,整台摩托車乘載的是撿來的東西,前披後掛得像是一個流動的百貨行。2011年成立「台灣有福全人關懷協會」,並開設公益商店「唐青古物商行」,舊物因而有了展示的實體店面,實現了唐青長久的夢想。

惜物就是讓物件流通

一位女士走進唐青古物商行,帶來了一袋珍藏的瓷器,每一件都有清晰的記憶。她曾是花藝老師,搜集了許多器皿,因為年紀大,爬樓梯吃力,近期即將搬到有電梯的公寓,但未來的房子小,許多東西必須割捨,「可是我知道這裡在做公益,把東西捐到這裡,心中也就沒那麼不捨了,終究是要斷捨離的。」女士不疾不徐地說,「當然也希望這些東西能遇到會珍惜它們的人。」

唐青古物商行收留許多帶有情感故事的舊物,有些會遇到新主人,有些一直停留在這裡。透過社群網站的傳播,許多人願意捐出舊物,有的則是來自路邊的棄物,或是購自回收場。整個店內琳琅滿目,僅剩天花板可以留白,人們生活的物件穿越不同時光在此團聚,熱鬧地對話,受過傷的都在特約師傅的整修後,又能七嘴八舌地說起過往,他們都曾歷經生活歷練、見證時代。

擁有景觀設計背景的趙文愷,善於木工創作,因緣際會先是擔任唐青古物商行的志工,負責家具結構的修復,這兩年,唐青鑑於永續經營的想法,不再將銷售所得全數捐出,而挪出部分作為人事開銷,以及支付修復師傅的微薄工資。幾年的修復經驗,趙文愷對於惜物有了如此體悟,「惜物不一定要占有,有能力修復,讓物件流通,交給更需要的人,或是改變新樣貌都是一種惜物。」

地下室為修繕與繃布區。

團隊勝於個人

為公益而成立的唐青古物商行,吸引許多志工前來。唐青也受到志工、客人的挑戰,重思商行的使命問題:僅限於幫助貧窮與弱勢嗎?「確實有些志工是因為對環境現狀不滿而來到這裡,我從他們身上學習和被教育,思考回收的重要性。」唐青古物商行的官網上有這兩句話,「我們希望透過服務及創新,重新為舊家具賦予價值,讓無法回收的遺憾再少一些,並為它們找到新的歸屬。」「在人與物都面臨為單一價值判斷所左右的時代,我們選擇不隨主流起舞,而倡議友善環境的生活方式。」

唐青古物商行的理念吸引更多人的捐贈,愈來愈多的回收舊物,需要更確切而仔細的管理、改造、統計,如此一來便不能只靠志工。在估算盈餘後,唐青古物商行每年多聘僱一名正職人員,而一旦有了人事開銷,成本增加,有系統的管理流程便須建立,「數據可以幫助我們了解什麼樣的東西容易銷售,什麼樣的東西收了會很難賣出去,可是,也會把我的頭腦切成兩半,一半是數字,另一半是情感,明明是好東西,例如舊櫥櫃,卻沒人買。」此外,經過修復和融入創意的家具,售價反映成本,但來此的客人絕大多數還是希望找到便宜貨。唐青古物商行因而進入另一個階段,在現實與理想之間摸索平衡之道,以及轉型為社會企業的可能。

事情的難度,人的複雜,難免影響信念,身為基督徒的唐青說:「這時,我會需要和自己說話,回到上帝面前,打開自己。」然後她會感到自己是被愛夠的,是幸福的。「年紀稍長,我逐漸體會到,所有的事情不能只靠個人,而是需要團隊。我相信,人是可以做好自己,又能做慈善的。」

唐青古物商行

地址:台北市羅斯福路一段83巷17號

電話:(02)2341-8799

網址:aprilsgoodie.wix.com/aprilsgoodies

 

善意的循環與再生──綠點點點點

物品的再生不只是對於環境與社會的友善思考,更可能是建立人與人之間關係的橋梁。「綠點點點點」由社區營造的角度出發,在街區內建立一座鼓勵人們發揮惜物精神的多元基地,這裡鼓勵人們自己動手修理家電、用回收油製作手工皂,但背後更重要的精神,則是讓人們重新思考對於身邊物品以至於周遭環境的對待方式,修復的不只是物件,還有人情。

「綠點點點點」部分成員來自經營刊物編輯和專案企劃的「粉紅豹」公司,
「我們在做活動的時候,從過程到結束之後,
常常會產生多餘物資被浪費的狀況,久了覺得這樣其實很可惜。」
成員之一的唐園荷這麼說道。

在「綠點點點點」尚未正式成立之前,2012年粉紅豹以名為「雲和小客廳」的專案申請了台北市文化局的社區營造計畫,落腳師大商圈。那時正是「地下社會」和夜市攤販及當地居民面臨住商糾紛、關係緊張的時期,「雲和小客廳」先是舉辦了幾場座談會,邀請居民聊聊對於自己所在社區的各種想像,也安排社區走讀導覽等街廓活動,踏出充滿實驗性的第一步。

「雲和小客廳」專案告一段落後,粉紅豹在隔年繼續申請臺北世界設計之都的「設計攪動計畫」,企圖透過設計思考如何改造城市。這回據點從雲和里移至相隔不遠的古風里,與里長、區公所協調後,運用里內閒置空間成立基地,此處也被暱稱為「古風小白屋」。在這個階段當中,工作團隊所著墨的重點主要是在綠手指一類的項目,包括回收廚餘堆肥、在腳踏車後架裝上小盆栽的綠美化、盤點街區內綠色角落等等,「綠點點點點」的名字也是在這個時候取的。

分享讓工具不寂寞

「綠點點點點」所做的第一件事是「工具分享」,「我們在搬家的時候,發現手上有很多工具,可是平常卻不一定有很多機會可以使用,那麼不如把它們分享出來,讓更多人運用。」因此古風小白屋開放每周六上午的時間,讓大家帶著物品到此處,雖然有專業修理達人坐鎮提供諮詢,但來此處並非只是把東西丟給別人修理,而是必須嘗試自己動手做。

工具分享的精神是「免費維修、加倍奉還」,「綠點點點點」提供免費的維修工具和場地,但必須「自力救濟」,同時也要為這塊園地提供相對的回饋,可能是捐出自己的工具作為公共使用、維護環境,或是同樣地伸出援手幫助別人。

而提供工具分享的效用不只在於物件的維修,漸漸地有人會帶著材料到這裡做一些簡單的手藝活,於是在每周日上午也開闢「假日木工」的時段,讓喜愛製作木工者,可以有一個盡情揮灑的園地,但同樣的這裡不主動提供教學課程,從材料到使用過程一切自助,只分享工具和製作心得。

另外一項和工具有關的活動則是玻璃切割,源自於工具項目增加後大夥的創意發想,「因為我們的工具中增加了幾組鑽石刀,所以有人就想到可以將玻璃瓶經過切割整理之後,成為居家實用的花器、燭台等物品,另一方面來說,除了會固定回收酒瓶的餐廳,玻璃其實並不是一個很理想的回收物,它重量重、體積無法折疊,最後也大多是被銷毀成為玻璃渣之後才能再做運用,而若是能夠在現地直接再製,發揮創意之餘,也能減少運送碳足跡。」唐園荷說。

大家所製作的手工皂成品,會分享給店家作為回饋。

回收油的第二春

這天我們來到小白屋時,正是「回收油手工皂」的工作坊時段,「在雲和小客廳時期,我們認識了一些友善店家,其中就包括餐廳,後來毒油事件爆發,我們就想餐廳使用過的廢油,除了拿去回收之外,也可以拿來做清潔用的家事皂,一方面環保、天然,也鼓勵大家自己動手做。」

在製作初期,由於回收油的品質不是很穩定,團隊也曾經歷不少失敗和嘗試,後來逐漸掌握製作訣竅,做出來的成品才慢慢達到標準。和工具分享的精神相同,也有人會自己帶著想要的香氛等材料,做品質較好的手工皂,「我們都歡迎大家來這裡做自己想做的東西,小白屋免費提供一個空間和交流的平台,但會希望大家給予一部分的回饋,例如做好一批手工皂,就留下一兩塊給小白屋,我們的回收家事皂也會在完成之後,回送一部分給店家,除了建立友善關係,也讓他們實際看到回收油可以發揮這樣的用途。」

做皂完成到完全乾燥需要約一個月的時間,在大家做皂的同時,另一邊的架上正晾著先前製作的成品,在眾人的巧手之下,看似百無用處的回收油,便如此有了新的生命。

實踐綠生活精神

從社區營造開始,直到現在古風小白屋所進行的各項活動,唐園荷說:「在雲和小客廳之後,我們開始思考,覺得如果要從社區開始改變人們的生活態度,除了開座談會之外,應該要有一些更腳踏實地的事情。現代生活的種種快速、便利,反而讓人們的想像受到限縮,我們希望透過大家的雙手,實際發掘生活中其實有很多可以發揮更多用處的物資,愛物惜物的觀念,而不只是嘴上說說而已。」

小白屋的另一項特點,就是一律不涉及金錢交易,一方面由於場地所有權屬於公部門,不能有任何商業行為,但就另一層面來說,「綠點點點點」團隊也希望在修理、製作的過程中,不涉及對價關係。「我們不是一個讓大家付了錢,就把東西丟在這裡讓別人修理的地方,相反地,我們希望大家盡量嘗試自己動手,在這當中可能會有和別人的互動,和自己的思考、創意,我覺得比『回收』這件事更重要的是,讓物品的主人試著對它負起責任。」因此小白屋訂下兩個規則:一是不收明顯無法在這裡維修的東西,另一是如果超過一段時間沒辦法修好,必須要帶走,不能「遺棄」在小白屋裡。

「綠點點點點」近期開始推出的另一個專案計畫是「社區街角設計」,對於有意改造的社區角落/友善店家,會請店家、居民與設計師共同討論,達到兼具改善環境,也能讓公眾得到更好的空間使用效果,並使社區共識更為緊密。這個計畫不限於小白屋鄰近的地段,也是將小白屋從鄰里行動延伸出去的第一步。

「在古風小白屋剛開始運作的時候,其實大多是對類議題有興趣的外地人主動開始參與,是他們慢慢引導本地居民產生興趣進而加入,我們不會定義自己只為所在的社區服務,如今這裡的互動已經逐漸成熟,『綠點點點點』希望這樣的概念可以複製到更多不同的街區。」唐園荷說。

綠點點點點(古風小白屋)

地址:台北市雲和街72巷9號

電話:0963-928-391

網址:www.facebook.com/our.greenmap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