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特企
Feb 02 , 2016
17:44

疼惜美人湯——台東百年溫泉物語 #2

文/郭書吟、蔣德誼 圖/高政全、Akai、胡邱樑
  • 疼惜美人湯——台東百年溫泉物語 #2
  • 疼惜美人湯——台東百年溫泉物語 #2
  • 疼惜美人湯——台東百年溫泉物語 #2
  • 疼惜美人湯——台東百年溫泉物語 #2
  • 疼惜美人湯——台東百年溫泉物語 #2
  • 疼惜美人湯——台東百年溫泉物語 #2

走一趟台東溫泉巡禮,蒸煙裊裊的背後,反映溫泉百年開發史。東部溫泉泉質大多屬於碳酸氫鈉泉,所含成分可去除角質,微量碳酸氣泡並有按摩肌膚的效果,因而又有「美人湯」的稱號。然而一場八八風災為東部溫泉鄉帶來遽變,知本、紅葉、金峰在風災過後都面臨土石淤積,早年在山澗與河床挖洞泡溫泉的野趣,皆已不復往昔,溫泉所伴隨的觀光商機,更與近年來東部所面臨的土地開發爭議休戚相關。


消失的紅葉谷——紅葉溫泉

位於台東縣延平鄉的紅葉村,60年代因誕生了一支揚名國際的少棒隊而聲名大噪,也讓紅葉從變成台東知名的觀光景點。在距離村外約5分鐘車程的鹿野溪紅葉谷地,原是許多遊客喜愛來此泡湯休憩的「紅葉溫泉」,直到莫拉克颱風將大半設施毀壞,只遺留一處地勢較高的建築孤立河岸邊。而不遠處幾台怪手正來來回回整地鏟土,隨著重建而來的開發計畫,對部落而言是商機,還是危機?

在課後社團練習棒球的新一代紅葉小將們

我們和紅葉部落青年會會長伊曼約在紅葉少棒紀念館前受訪,他的父親邱春光當年曾是紅葉少棒隊的一員,他自己也不例外。「那個時候小孩子通通都被叫去打棒球,大家練球後肌肉痠痛,到溪谷裡挖個洞泡野溪溫泉,就舒服多了。」伊曼如今在母校紅葉國小擔任教職,或許正因為從事教育工作,讓他對紅葉部落的開發計畫憂心忡忡。

紅葉部落青年會會長伊曼。

越蓋越高的堤防

紅葉溫泉設施成立於民國82年,由花東縱谷風景管理處將原有的野溪溫泉建置成為較具規模的溫泉休憩區,但在2009年莫拉克風災時,滾滾洪流讓設施幾乎全毀,如今仍是一片荒廢狀態,許多野溪泉源也被厚厚的泥沙覆蓋而消失。

我們來到溪谷旁,岸邊用水泥砌起了兩層堤防,幾處溪水隱約可見縷縷煙霧飄起,表示這裡就有溫泉泉源流出。「以前的河床位置要比現在看到的深得多了,小時候我們要去泡野溪溫泉,都要走上幾分鐘才能到溪谷底下,八八風災之後,河床至少被填高了10幾公尺,那兩層堤坊,就是先建了一層,後來發現水還是會淹過去,才又蓋另一道更高的。」伊曼說。

於莫拉克風災中被沖毀的紅葉溫泉度假村,
如今已是荒煙蔓草掩蓋的一片廢墟。

河流不會忘記走過的路

2013年5月,配合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專案,針對紅葉溫泉風景特定區計畫舉行第二次通盤檢討,卻赫然發現新的計畫案中出現了包含餐廳、旅館及娛樂設施的「原住民產業專區」,伊曼說紅葉部落地形大多是山坡地,開發區的範圍涵蓋了部落少數適合居住和耕作的平整地帶,「如果土地被拿去蓋飯店,那我們賴以為生的農業要怎麼辦?更不要說先前莫拉克風災所造成的重創還歷歷在目,在這樣的地方做開發,部落的生命財產安全誰來保障?」

「部落的老人家曾告訴我們,在紅葉溫泉蓋起來之前,那裡就曾經淹過水,河流是會有記憶的,曾經淹沒過一次的地方,就是河流固定的氾濫範圍,根本不適合做任何的人為建築或商業開發。」伊曼堅決地表示。

就在紅葉溫泉舊址旁,有怪手正在進行工程,
伊曼說,這是鄉公所準備要蓋停車場和簡易的足湯。

找尋永續發展之道

鄰近紅葉部落的鹿野高台,和卑南初鹿部落僅有一溪之隔。鹿野高台曾是卑南族獵場,日治時期日本人強行將布農族從中央山脈南端的內本鹿南遷,雙方經常發生爭奪地盤甚至互相出草的事端,為維持兩族間和平共處,初鹿部落頭目馬智禮對內說服族人讓出鹿野高台獵場,自己更親自前往紅葉部落與布農族頭目結為兄弟,這才化解了兩族近兩百年的世仇。

告訴我們這段故事的,是馬智禮的外孫馬來盛,他說:「近來許多原住民部落都陸續發生傳統領域或是開發案爭議,正代表部落的自主意識開始覺醒,這是很重要的轉型正義階段,因為若沒有文化,部落便不再存在,而部落文化,就和我們生存的土地息息相關。」

馬永盛長期研究卑南族文史調查,並致力於推廣原住民文化。

曾多次參與反核運動的他,更認為東部所蘊藏的豐富溫泉資源,擁有發展地熱發電的可能性,「我們應該找尋如何讓資源得以永續利用,而非短視的開發,無論是原住民部落或是台灣的任何一片土地,道理都是一樣的。」

 

延伸閱讀:疼惜美人湯——台東百年溫泉物語 #1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