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潮人物
Jun 26 , 2017
00:00

文字的煉成 劉梓潔

文/蔣德誼 攝影/高政全 圖片/皇冠 
  • 文字的煉成 劉梓潔
  • 文字的煉成 劉梓潔
  • 文字的煉成 劉梓潔

劉梓潔可能是我遇過最認真按表操課的小說家,她將寫作視為一種重量訓練,每日一千字與一萬步同時進行;說話時溫和謹慎地選擇用詞,一如她筆下文字,看似信手拈來的寫意,卻不留一絲贅褶。


儘管以《父後七日》一舉在文壇闖出名號,劉梓潔接觸寫作的起始,要比這更早了好些年。2003年她發表第一部短篇作品〈失明〉,獲得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但她並未就此走上專職寫作一途,而是陸續擔任刊物編輯、文案、副刊記者等工作,和文字保持著若即若離的曖昧關係。

在媒體出版業打滾過一回,劉梓潔非常清楚煮字為生絕非易事,「其實直到《父後七日》出來之前,一方面還沒有決心和自信足以真正去走寫作這條路,一方面也有些偷懶地覺得,自己的工作其實還算是有在寫東西,便沒有勇氣去跨過那條溝。我想或許是老天爺看不下去,就從後面推了我一把。」

從導演回歸小說家

隨著同名改編電影的上映,劉梓潔第一本集結散文成書的《父後七日》獲得各界極大迴響,幾乎成為社會現象等級的熱門話題,書和電影雙雙叫好叫座。她為籌拍電影辭去報社記者工作,在原作者身分之外還身兼編劇和導演,但寫作這回事,始終占據心中最重要的位置。

劉梓潔即將出版的新作《愛寫》,是她繼《此時此地》後睽違5年的散文隨筆集結。相較於彼時剛脫離《父後七日》的爆紅期,「還處於一種追尋下一階段方向的觀望狀態」,《愛寫》中所敘主題舉凡成長記憶、家族軼事,或關於飲食和旅行之雜記等等,同樣可見劉梓潔行文中特有的慧黠和凝練文字,如今姿態卻更顯自在而從容。3年前,她終於結束四處游牧租宿的日子,由北部郊區搬至台中定居,在一個天氣總是晴暖的都市,篤定地踏上屬於她的寫作之道。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