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潮人物
Jun 26 , 2017
00:00

文字的煉成 劉梓潔

文/蔣德誼 攝影/高政全 圖片/皇冠 
  • 文字的煉成 劉梓潔
  • 文字的煉成 劉梓潔
  • 文字的煉成 劉梓潔

劉梓潔以路跑比喻自己的寫作情境:如果寫小說像是跑馬拉松,那麼散文就是在途中暫時放慢呼吸、調整步伐配速的頓點;小說需要從零開始建造一個結構,非虛構的散文則相對隨興一些,也像是對生活的重新觀察、整理。她笑說:「這本書大致收納了這段期間我在各種不同層面的生命狀態,可能也像是某種來自作者的近況報告吧。」

寫作如修行

從《此時此地》起,劉梓潔大致維持一年一書的穩定出版頻率,這或許要歸因於她堪稱紀律嚴明的寫作節奏。不同於許多小說家偏好深夜為最能閃現靈光的下筆時刻,劉梓潔講起她每日起居作息,簡直健康養生得過分:每日早晨6、7點即坐定桌前上工,大致寫到中午稍事休息,午後再處理瑣碎事項。「無論在腦中構思創作的過程如何瘋狂或逸脫常軌,產出時我必須在全然專注、整副身心皆投入的狀態下進行,有點像是被故事本身附體。」她喜愛登山、瑜伽,不只為物理性的鍛鍊,更多的是讓大腦適時降低轉速,思緒得以沉澱。

在文學創作之外,她也持續編劇這頭的工作,不同於小說或散文是作者往內心裡層的挖掘,劇本是編寫過程中必須和各環節溝通,最終化為影像作品的teamwork。寫劇本既是寫作技巧的另一種打磨,也使用了平時不常活動的思考肌肉。

「對我來說,寫作最快樂的時刻,莫過於完成了非藉自己的文字否則不可描述的某種語境,那種巨大的狂喜,是沒有任何事物可以比擬的感受。」眼前的小說家露出一抹微笑,在文字的殿堂裡,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