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潮人物
Mar 14 , 2013
00:00

沉默與光-路易斯.康 羅斯福四大自由紀念公園

文/郭書吟 圖/Paul Warchol、www.aniaga.com、Franklin D. Roosevelt Four Freedoms Park、Franklin D. Roosevelt Presidential Library and Museum、Louis I. Kahn Collection,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and the Pennsylvania Historical and Museum Commission
  • 沉默與光-路易斯.康 羅斯福四大自由紀念公園
  • 沉默與光-路易斯.康 羅斯福四大自由紀念公園
  • 沉默與光-路易斯.康 羅斯福四大自由紀念公園
  • 沉默與光-路易斯.康 羅斯福四大自由紀念公園
  • 沉默與光-路易斯.康 羅斯福四大自由紀念公園
  • 沉默與光-路易斯.康 羅斯福四大自由紀念公園
  • 沉默與光-路易斯.康 羅斯福四大自由紀念公園
  • 沉默與光-路易斯.康 羅斯福四大自由紀念公園
  • 沉默與光-路易斯.康 羅斯福四大自由紀念公園
  • 沉默與光-路易斯.康 羅斯福四大自由紀念公園

這座紀念公園的故事,得從四十年前說起:一個因心臟病發、倒臥車站的建築師皮箱裡的手稿、一部非婚生獨子的紀錄片、一次財政危機、一個矢志將羅斯福總統「四大自由」銘刻石上的前聯合國大使......聽完這麼一齣,方能明瞭那昂立青銅像、素雅花崗岩地,以及一百二十棵小葉椴樹,原來帶了幾分傳奇,幾分感傷。


 
 
羅斯福4大自由紀念公園是為紀念小羅斯福總統1941年「人權之4大自由」演說而造:「世界上每個地方都應有所謂4大自由:言論及表達自由、信仰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公園座落於東河(EastRiver)上一個連接曼哈頓和皇后區的小島,小島末端狀如船,公園位於船首,對岸是群起高樓天際線,克萊斯勒大廈鱗片般的金色尖塔,就在右方不遠處。
 
一只手提箱裡的草圖
 
紀念公園一案起於1970年,現任Four Freedoms Foundation主席、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William vanden Heuvel是這段歷史見證者,他回憶1973年9月24日的一場發布會,紐約市長JohnV. Lindsay宣布選址Welfare Island(後於1974年更名為羅斯福島)南端作為公園預定地,前方正對聯合國總部,周邊視野同水流延伸入海,寓意航向大西洋,並委任路易斯.康(Louis I. Kahn)擔綱設計——然而,這位被譽為1960年代以降與柯比意、密斯凡德羅、萊特齊名的建築巨匠,沒等到開工破土,1974年3月17日從孟加拉考察完建築基地,隻身回到紐約的他,因心臟病發,倒臥紐約賓州火車站,享年73歲。護照上地址不知為何被他給塗掉了,當時還被誤當作無名屍處理,4天後才由家屬領回。而他的遺物公事包裡,是紀念公園的定案草圖。
 
「羅斯福紀念公園」成為路易斯.康未完工的遺作,此公園確實命運多舛,在康逝世後,財政危機席捲紐約,原由基金會、紐約市共同擔負6百萬美元造價費,因財政吃緊,全案胎死腹中。
 
2003年,一部紀錄片《My Architect: A Son's Journey》再度喚起眾人對他的記憶,裝在手提箱裡的草圖,終有付諸實現的曙光。
 
一位父親的「神祕」建築哲思
 
William vanden Heuvel說,他從來都認為自己對於紀念公園的建造,抱有責任感,這部紀錄片出現時間正巧合,喚醒紐約人對此案的興趣。2005年,建築師Gina Pollara蒐羅路易斯.康關於紀念公園的文件舉辦回顧展,該案正式起死回生,其後7年,Heuvel籌足5,300萬美元建造款,3,400萬元來自私人捐助,其餘則由紐約市和州府支付,2010年3月正式動工。
 
《M y   A r c h i t e c t :   A   S o n ' s Journey》導演是路易斯.康的非婚生獨子Nathaniel Kahn,父親過世時他才11歲。路易斯.康除了元配妻子Esther和女兒Sue Ann,還有另外兩個家庭。Nathaniel在片中自嘲「The Truth About the Bastard」的野種身分,帶著對父親遙遠卻鮮明的記憶,行腳父親遺世名作沙克生物研究中心、金貝爾美術館、孟加拉達卡國會大廈等,訪談曾與父親工作的同事、父親第一位外遇情人、兩個同父異母的姊姊??一個兒子的追尋,卻也揭開康向來「神祕」的建築哲思,以及纏繞於情感和建築間的人性。
 
Nathaniel生母Harriet Pattison在32歲與時年60歲的康相戀,直至康去世之前,Nathaniel母子仍與他來往密切。Pattison是景觀設計師,康的後期作品她多有參與,唯獨落成時,她選擇從不露面。她提到康對於紀念公園的再三修改,都是為了讓它更素雅、簡潔、直至永恆(timeless)。 
 
光與影  難以言喻的神性
 
公園總面積約14英畝,前開闊、後窄縮的三角形基地,呼應狀如船首的小島,參觀者懷著大氣胸襟循步入內,而後在末端進入冥想。站在入口,兩側120棵小葉椴樹左右相稱,隱約能見底端路易斯.康名之為The Room的白色花崗岩空間。它是整座公園的精神指標,由高12英尺的花崗岩打造出3面牆體,豎立羅斯福總統青銅像以及4大自由演說銘文,每塊岩石間還留下1英寸的開口「光之隙」,日光會因時序的不同滲入,在岩地灑下光之表情。
 
「沉默」與「光」是形容路易斯.康作品的最佳關鍵字,其1950年後作品多融入簡練幾何線條,呈現素雅的古典氛圍和難以形容的「神性」。他並非是早慧的建築師,近50歲才二度成立事務所,在一次遊歷羅馬、埃及等古建築行旅後,才領悟出自己的建築哲學——永恆與紀念性,即是在當代建築植入古建築廢墟的精神和情感。「光與影」便是他表現神性的介質,曾說若不是日光打上建築形成側影,它永遠不知道自己有多美麗。康在光影的運用,確實美得令人難以言喻,如藝術家般,讓走入空間的人,不知不覺便會寧靜下來。
 
供人懷想的The Room不見巍峨碑牆,而是以極簡單的軸線、空無一物的中庭,謙遜寧靜地與周遭水景相連。唯一「具象物」是美國雕塑家Jo Davidson雕鑿的羅斯福銅雕像,與300碼外聯合國總部遙遙相望。
 
天堂裡長長的影子
 
紀念公園於去年10月底對外開放,開幕當天,前總統柯林頓、紐約市長、州長全到場,名流雲集。曾有人說,若路易斯.康不是建築師,而是文學創作者,他筆下定是簡練大雅的詩篇。「我的父親只有5.6英尺高(約170公分),卻在天堂留下那麼長的影子。」《My Architect》片中,Nathaniel如此描述父親,其友人甚至形容康個兒小、長得又醜、聲音難聽,20世紀建築史卻留給他這麼大一個位子。紀念公園是路易斯.康第一座於紐約完工的作品,如今對照泛黃草圖,已恍如隔世,然而他寄託於建築的「神性」,卻已超越時空向度,凝住永恆。

訂閱明潮M’INT電子報,即刻輸入您的E-MAIL信箱成功訂閱!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