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潮人物
Apr 29 , 2014
00:00

站上摩天樓看地球

文/藍漢傑 圖/eVolo
  • 站上摩天樓看地球
  • 站上摩天樓看地球
  • 站上摩天樓看地球
  • 站上摩天樓看地球
  • 站上摩天樓看地球

人類往天際攀高的建築,最早出現於教堂、廟宇,為了崇敬上帝、景仰天神,那是神權的時代。20世紀是人權政治的世紀,人類的宗教信仰不變, 但對萬物的敬畏轉弱,一個城市興建摩天樓,意在彰顯權威與財富。21世紀的今天,摩天樓似乎是因土地有限而往天際發展的選項, 因此不僅發展高度,更要把屬於地球的命題帶上高處, 從建築雜誌《eVolo》公布本屆摩天樓設計競賽的獲獎作品中,再次印證此一趨勢。


 

《eVolo》於2006年開始舉辦摩天樓建築設計競賽,以未來概念為主,因此參賽者多為新銳建築師或學生,他們發揮奇想,也提出現代生活與自然共生之間的尷尬處境。

今年邁入第9屆的競賽首獎頒給了韓裔美國籍Yong Ju Lee「Vernacular Versatility」(多元方言),他以傳統韓屋(Hanok)的木造結構為基本語彙,往高處延伸出這棟具有多重現代語言的大樓,其主要企圖在於如何將考量採光、風向的低矮建築,轉化成足以巨大通天的摩天樓,向傳統汲取智慧與美學,使該件作品獲得首獎。

 

生態與大樓

生態環境失調是現代生活最大議題,納入環境議題的建築,勢必運用最新技術與材質,因而形成特殊的建築風格。有趣的是本屆參賽者中,來自亞洲的團隊對此一議題著墨最多,例如中國團隊設計的「Sand  Babel: Solar-Powered  3D  Printed Tower」(巴別沙塔:太陽能3D列印高樓),盤根錯節的底部兼具交通網的功能,如枝幹攀升的主體則以沙漠常見的蕈罩收尾,鏤空的蕈罩可平衡建築體的結構張力並過濾沙塵,摩天樓之間還能互通聲息。另一中國團隊所設計的「Rainforest  Guardian Skyscraper」(雨林守護者),同樣選擇了建造摩天樓的非主流之地──雨林,該建築在雨季時可蒐集雨水,乾旱時提供雨水的甘美,更能在火災時成為雨林急救站。

法國建築師Thibaut Deprez為新加坡設計的「Bamboo Forest:Skyscrapers and Scaffoldings In Symbiosis 」(竹編森林:摩天樓與竹架共生),由竹架編織而成的外觀具有庇護與支撐的功能,但又能與外界溝通,突破身在建築體內、也意味被隔離的意涵,反映出人類回歸有機取材的建築理念與永續發展的可能。

 

永續生存與世界末日

由台灣與日本共同設計的「Climatology Tower」(氣候學塔),則不以多數摩天樓兼具居家、育樂、商業用途的訴求,而將功能鎖定對城市氣候的檢驗,打造出研究中心,其建築體本身便具有評估環境效益的功能,如果這棟摩天樓裡的生態失去生命,那麼該城的氣候環境也足以威脅人類生存。

英國團隊設計的「Launchspire」(起飛螺旋體)與紐西蘭建築師Eric Nakajima設計的「Liquefactower: The Sinking City」(液化樓:下陷城市),則是為重大自然災害所提出的建築概念,前者可如飛行船地飛離現場,後者遇到嚴重地震時可下降至水平線下,換言之,建築體本身就是個逃生載具,至於能逃到哪裡去?端看人類能否全面正視永續生存、予以改善地球體質的命題。

你可能也會喜歡
延伸閱讀
潮最新
潮影音
潮關注
明潮